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诗人玉为骨——元好问与李桢  

2018-06-15 17:06:02|  分类: 市井人物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人玉为骨——元好问与李桢
颜建国
    李桢(祯)曾为元朝东平府学教师的直接证据,今已难寻。在元朝文士苏天爵所编輯的《元朝名臣事略》一书《参政商文定公》一篇中,在介绍“东平学派”主将商挺有关事迹之时,对李桢其人略有提及:
东平严武惠公统齐、鲁、魏五十四城,号行省,招徕名士,以礼聘公,俾教诸子经学。武惠卒,嫡先死,遗命以子忠济嗣,时朝命未下。公教忠济为丧主哀而中礼,吊者敬悦,辅之见大臣,奏其克嗣,制可。忠济辟公为经历官,凡五年。出倅曹州,未几归东平,日与鲁诸贤为琴咏。会复官经历,赞忠济大兴学校,聘康晔说《书》,李昶说《春秋》,李祯说《大学》,学生百余人,养之优厚,督于课试,后皆通显。东州多士,公实作之。①
由此可知,李桢和康晔、李昶一样,当为东平府学的第二代教师群体。商挺到严实行台的时间,要早于李桢和康晔等人,他是以严实家庭教师的身份来到东平的,任务是教授严忠济兄弟,此年商挺24岁,推测在公元1233年左右。严实去世后,严忠济继任万户侯,继续重士兴教,他的新府学于公元1255年建成,这样看来李桢在府学任职讲《大学》的时间也应该在此期间。《大学》是一篇论述儒家修身治国平天下思想的散文,相传为曾子所作,和《中庸》、《论语》、《孟子》并称“四书”,是儒家经典作品之一,李桢在人才济济的东平府学讲授《大学》,可以佐证其人不俗的修为和超凡的人格。
东平府学的精神领袖元好问在其《东平府新学记》虽然没有提到李桢的名字,只提到了核心人物“教官梁栋” “ 教官王磐”“儒林祭酒康晔”“府参议宋子贞”“衍圣公元措”等人,但不代表李桢其时不在府学之中,因为元好问在文中有“学之师生”一语,表明人数众多,可知其时府学中的教师不仅仅是以上点到名字的五人,而学生已达“百余人”,在同期官办府学中是规模最大的,是以后“东平学派”发扬光大的基石。
元好问虽然在《东平府新学记》省略了李桢的名字,并不代表他们关系疏远,其实,看《元好问全集》中的诗文,元好问有多处写到李桢,足以证明他们二人关系密切,情同手足。
关于李桢的详细生平,史书没有确切记载。在《元史》中,有一篇《李桢传》,一看开头,写有“李桢,字干臣。其先,西夏国族子也。……”③ 便知此西夏皇族的李桢和东平府学的李桢仅仅同名而已,元太宗十年即窝阔台继承汗位的公元1238年,西夏皇族的李桢“奏寻访天下儒士,令所在优赡之。”④ 可见其人对蒙古国上层重视儒士起到过推介作用。两位李桢的出生年龄,也大体相当,因为在金朝末年,西夏皇族的李桢已经成为皇室近侍,东平府学李桢也已经长大成人,学业有成,堪称学界俊秀。
   在东平府学中,李桢虽然没有显赫身份,但其名师位置,不可撼动。看元好问诗文,可知他字周卿名桢,用“才拙庵”命名自己的书房,实为一位大智若愚的文士。
周卿才拙庵
元好问
诗笔看君有悟门,春风过水略无痕。
庵名未便遮藏得,拙里元来大巧存。⑤
   元好问此诗,对李桢的诗情德怀大加赞赏,既然称李桢为君,他们的关系当在师友之间,以“春风过水”形容李桢的好诗,可知其诗是婉约派。道家说“大巧若拙”,通过李桢的书房名“才拙庵”,可知其人研究的方面不仅仅是儒学。
   元好问在东平居住时期,因事多次游走于山东、河北、山西的部分城镇,每次离开之时,众多的文士都和他依依惜别,写诗相送,元好问也作诗为答,比如他写给李桢的辞别诗,就有数首之多:
别李周卿名桢三首
元好问
其一
行路涩于棘,单车望千山。
 歌君《归云曲》,清涕留余潸。
六年河朔州,动辄得谤讪。
惟君笃高义,日来款柴关。
古交松柏心,今交桃李颜。
古人去不返,古道挽不还。
相思一樽酒,幽恨寄山间。
其二
 《风》《雅》久不作,日觉元气死。
诗中柱天手,功自断鳌始。
《古诗十九首》,建安六七子;
中间陶与谢,下逮韦、柳止。
诗人玉为骨,往往堕尘滓。
衣冠语俳优,正可作婢使。
望君清庙瑟,一洗筝笛耳。
其三
城居日蛙黾,局促复局促。
去作山中客,放浪谁检束?
溪光淡于冰,山骨净如玉。
怀我同心人,团茅住深竹。
垂纶鲜可食,种秫酒亦足。
石坛三万丈,醉眼天一粟。
安得万里风?相从两黄鹄。
(周卿学有渊源,东州诗人未见其比。与予约西游,如诗中所说。)⑥
   对照元好问有关诗文,可知写此诗时当为蒙古太宗七年即公元1235年,元好问居于冠氏县(今山东冠县冠城镇),和行台严实的下属赵天锡交游,结识了东平行台的部分文士,而李桢,当是元好问见到的旧友。看史料,严实于公元1232年被蒙古朝廷授予东平路行军万户,至此以后,始兴教重士,由此诗可知,至少在公元1235年间,李桢已经成为严实的幕属。元好问在河朔即冠氏县居住后,生活际遇很差,只有李桢雪中送炭,给予元好问多方照顾,时常光顾元好问居住的荒僻宅院,谈诗论文,饮酒寄兴。在诗的其二中,元好问以“建安七子”来类比李桢;在其三中,以“安得万里风?相从两黄鹄”作结,把自己和李桢看作诗坛并飞的两只黄鹄。元好问为文坛泰斗,自视甚高,能如此赞美李桢,足见其人之高逸。诗的后注点明李桢是一个受过名师指点的文士,在东平行台诗才可称第一,和全诗互为补充,比较全面介绍了李桢的文学修为。至于他们二人相约出行的地点,尚不能因诗而断,究竟以冠氏县作为位置参照,他们“西行”可以到达的名山有许多,李桢所写的《归云曲》,今又不存,只好留待以后如果能有新的发现予以确解。
   蒙古太宗八年(1236)三月,元好问在冠氏县令赵天锡帮助下迁住新居,这也是断定他所做《别李周卿名桢三首》是在公元1235年的原因,元好问在数首诗文中,点明迁住新居是在公元1236年。这年春天,严实约赵天锡在泰安相见,元好问随行,他们一起登上了泰山,遍览了泰安城内的古迹名胜,元好问作《东游略记》一篇,详细记述了此次泰安之行的全程,也为他以后到严实、严忠济父子的东平行台任职做好了铺陈。元好问于公元1237首次到达东平,开启了他晚年12年中先后八次寓居东平的生涯。
     元好问在东平居住时期,因事多次回太原秀容老家,生逢乱世,际遇难测,东平的文友诗酒惜别,元好问则回诗为赠:
别周卿弟
元好问
晚岁论诗辱见收,相从许久重相留。
苦心亦有孟东野,真赏谁如高蜀州?
万叠寒云度归雁,孤洲春水澹沙鸥。
荒城后日思君处,风色萧萧人白头。⑥
  元好问此诗写在“晚岁”,大体是在他50岁之后,这一次又是李桢收留了元好问,估计是公元1240年严实去世后,其子严忠济继任,是李桢等东平文士力荐,严忠济再次聘任元好问前来东平任职。诗中以孟东野(孟郊)、高蜀州(高适)来类比李桢,可知其人确实有过人之处。
   元好问不仅在诗篇中赞美李桢,还在部分散文中写到李桢其人:
寒食灵泉宴集序
元好问
出天平北门三十里而近,是为凤山之东麓。有寺曰灵泉,……五言古诗任用韵,共九首,以《寒食灵泉宴集》命篇,而某为之序。诸公可共和之。德华、周卿、德昭、英孺、文伯、元某;期而不至者:圣与、子忠;不期而至者:德谦、梦符。⑦
《寒食灵泉宴集序》写于公元1253年春天,自壬子冬(1252)十月应严忠济之聘元好问来到东平,到第二年(1253)三月“寒食节”离开东平之时,东平行台及府学师生组织的一次雅集活动,地点在须城(天平)北三十里的凤山灵泉寺,此地风光秀美,面水靠山,为风水宝地,自唐至宋、金多有文士来此观览。此次前来为元好问送行者,多人成为以后的文人名士:德华即韩德华,此年三月元好问离开东平后,他的好友杨奂告老还乡,到东平重游,受到行台接待,参与者就有监修官卢龙韩文献徳华,可知此时韩徳华是行台官员,为汝州(河南省西部汝州市)通判,之后韩徳华曾于中统元年(1260)六月应皇帝忽必烈之命和张昉一起到上都开平(今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觐见,表明韩徳华是一位有影响的谋士;周卿即李桢,他位列韩徳华之后,表明他不是元好问的弟子一辈,关系当在师友之间;德昭即靖文炜,是金朝名士靖达卿(靖南湖)之子,其时在东平府学学习,应为元好问弟子;英孺即勾龙瀛,东光(今河北省东光县)人,和元好问也为师友关系;文伯为高诩,益津(今属河北省雄县)人,是金朝进士,其时为府学教师,其兄弟高翿此时在行台为掌书记。约定好因事没有来的,是张圣与,他的书斋叫新轩,看元好问《云岩(并序)》《新轩乐府引》《东平送张圣与北行》等,可知其人为定居东平的名人大家之后;还有一个因事没来的叫刘诩,字子中,上谷(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人,其时也为东平行台属官。没有约定但也前来参加的人,是孙德谦和张梦符,他们都是元好问在东平府学的弟子,奉严忠济之命来为元好问送行,看史料,孙德谦年纪很轻就去世了,而张梦符(张孔孙)则活了75岁,位居翰林学士承旨(从一品),他不仅为文有成,而且善琴、工画山水竹石、精骑射,成为“东平学派”中能文能武的全才。
李桢在东平府学的文名,不仅仅体现在他讲授《大学》和在文士雅集的靠前排序上,在元好问为张昉的父亲所写的《御史张君墓表》一文中,更表明其人的德高望重:
御史张君墓表
元好问
东平幕府从事张昉,持文士李周卿所撰先御史君行事之状,请于仆言:‘先御史在兴定、元光间,于州县为良民吏,于台阁为材大夫,朝誉蔼然,吾子所知。……⑧ 
此文是元好问在公元1255年所写,距张昉的父亲去世已经5年,可知张昉请李桢为其父张汝明写行状已有数年。张昉虽然在元好问面前是晚辈,但是,他的身份已经是“幕府从事”,对照张昉史料,可知此时其人为“东平万户府经历官、遥领同知单州防御使事” ⑨,官位在正五品,在东平行台已经算核心成员了,能够让李桢为做过御史的亡父撰行状,可知其人文名在东平行台的影响与位置。元好问在此文中没有介绍李桢的籍贯,只以“文士”称之,就很大程度上告诉读者:李桢是东平人,不用多此一举了。岂不知他的省略,为后人研究李桢的籍贯出了个大大的难题。
李桢和元好问的老友杜仁杰亦见于史料,如他在《中秋夜宿普照喜周卿至》一诗中,就描写了到公元1264年东平行台被朝廷削弱后,隐居老家的杜仁杰在泰山普照寺见到李桢的高兴之情:
中秋夜宿普照喜周卿至
杜仁杰
久客厌孤寂,跫然闻子来。
夜凉风缩瑟,云破月徘徊。
旧事休重说,新诗且细裁。
几年无此夕,独欠两三杯。⑩
     通过此诗,可知杜仁杰和李桢离开东平行台后就不再过问政事,以游玩写诗为乐,他们已经有几年没有见面了,于是,诗写了一首又一首,酒饮了一杯又一杯,真是他乡遇故知的幸事啊。由此可知,在元好问去世近10年后,李桢还健在人世,过着悠闲的文士生活,在湖光山色中,“细裁”着一首首新诗与好诗。
  
参考资料:
①元 苏天爵 《元朝名臣事略》[m] 中华书局  1962
②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③明  宋濂等   《元史》   [m]  中华书局  1976
④明  宋濂等   《元史》   [m]  中华书局  1976
⑤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⑥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⑦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⑧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⑨金 元好问《元好问全集》[m] 山西古籍出版社 2006
 ⑩金 杜仁杰 《杜仁杰诗文选》[m]  济南出版社  2009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