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中华故事会三  

2016-12-30 16:43:13|  分类: 中华故事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宋官场笔记之五(约束)
  

                                                      段钱龙北宋官场十宗最之一
(2013-10-10 06:40:25)

标签:
秋雨轩读书
大宋最官场
文化
分类: 大宋最官场系列


                  

   01、最香的男人
  
  梅询号称是北宋最香的男人。有种人相传体有异香,比如汉之赵合德,清之香香公主,不过,多数人却没有这种天赋。先天不足,后天补之。梅询就是这么一个逐香之夫。梅询在出名很早,在宋真宗时期就享有大名,在宋仁宗庆历年间更担任翰林学士,经常陪王伴驾。宋代官员工资待遇高,皇帝有多有赏赐,梅询有了钱就去买各种熏香。每天早上出门之前,梅询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焚两炉香,把官袍展开,覆盖在香炉上。然后把长袖聚拢起来,不让香气散去。等到了办公室坐下,梅询把袖子展开,整个办公室都充满着好闻的香味。梅询的熏香经常变幻,宋真宗和宋仁宗非常喜欢,两位皇帝有时候还专门为了闻闻梅询的新香,传唤梅询。于是,梅询就更热爱熏香了。看来这个梅询看似风雅,骨子里却很俗气。
  
  和梅询对应的,有个叫做窦元宾的人号称北宋最臭的男人。这个窦元宾也担任翰林学士,可做人不拘小节,经常几个月不洗澡,衣服也邋邋遢遢。当时的人们把窦元宾、梅询并称,戏称二位为“梅香窦臭”。只是大家都说“臭男人”,臭男人窦元宾的名气自然远不如香男人梅询了。
  
  02、最怪诞的王爷
  
  华原郡王赵允良行为怪诞,最特殊的地方就是日夜颠倒。每天大清早的时候,赵允良开始睡觉,一直到黄昏时分才醒来,洗漱穿戴,点上蜡烛开始工作。手下人从全国搜罗了许多擅长歌舞的美女,最优秀的乐师,最俏皮的杂耍艺人,赵王爷端坐其上,一边喝酒,一边欣赏。等到快天亮的时候,赵王爷宣布散会,大家各自回去,整个华原郡王府又恢复了平静。
  
  赵允良的姐夫还曾经告诉欧阳修一个秘密,这个赵允良不但是喜欢白天睡觉晚上宴饮,还特别喜欢坐在马桶上,一旦坐上就不喜欢下来。也不是赵王爷便秘,人家就是喜欢坐在马桶上的感觉,吃饭也好,听曲也好,不喜欢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偏偏喜欢坐在马桶上。欧阳修听了,笑了半天。
  
  那赵允良为何如此怪诞呢?原来,赵允良的父亲是宋太宗第八个儿子燕王赵元俨,在宋仁宗即位之初,是最有权势的一个王爷。为了平衡朝局,更为了以防万一(宋仁宗婚后一直没有子嗣),皇太后刘娥曾经把年幼的赵允良接入宫中抚养。几年之后,赵允良十二岁了,按照皇家的规定必须出宫,皇太后刘娥依然不舍得不愿意,还是宰相吕夷简力谏,说再不送赵允良出宫,恐怕就会影响刘太后和宋仁宗的母子感情。刘太后无奈,才将赵允良礼送出宫。不久,刘太后去世,赵允良就开始装疯卖傻,过起了日夜颠倒的生活。
  
  03、最有油水的部门
  
  在北宋各大衙门中,有两个衙门油水很多。
  
  一个是三班院,三班院主要负责接待辽国、西夏以及他国使臣,从地方到朝廷,大大小小一共有八千多个职员,常在京城办公的就有几百人,堪称北宋最大的一个部门了。除去正常的俸禄,三班院的职员还可以领导一份优厚的奖金。每年的传统节日,加上太后皇上皇后的生日,朝廷都会举行大型的祭祀祈祷活动,会下拨一大笔款项招待僧道,购买香火。宋仁宗一生节俭,可在祭祀方面却挥金如土,在正常的支出后,还能剩下一大笔钱,领导们不敢贪污,就发给大伙做加餐的费用。
  
  相比三班院,待遇更好的是群牧司。宋代为了对抗辽夏,在各地都建立了一些机构,负责购买蓄养战马。古代养一匹马那绝对比现在养一辆车花费要多,可打仗又不能没有马。不过,朝廷养马的这笔经费并不宽裕,群牧司上下发财靠的是另一条门路——卖马粪。朝廷花钱开辟草场,雇人养马,唯独没有规定说如何处理马粪。每年群牧司职员分到的卖马粪的奖金远远超过他们的工资收入。于是,京城的其他部门的官员愤愤不平,给三班院和群牧司编了两句民谣:“三班吃香,群牧吃粪”,以示嘲讽。
  
  04、最勤奋的读书人
  
  钱惟演在为官品德上颇让时人嘲讽,为了上位,经常把自家的女人做筹码,但是在读书方面,钱惟演确实是一个奇人。在洛阳为官时,钱惟演曾经告诉欧阳修等属官:“平生最爱读书。坐的时候经史,卧的时候读小说,上厕所的时候看小词,手中一刻也没有放下书卷呢。”钱惟演的话说的很好,读书不仅仅要勤奋,对待不同门类的书还需要不同的态度。经史乃是先贤所言,是经过治世的大道,只有端坐才能静心阅读,才能体现对先贤的尊敬。小说诗词则可以随意一些,躺着读也可以,上厕所读也可以。一个人若仅仅为了工作,为了升职加薪而读书,未免乏味,失去了读书的乐趣。
  
  欧阳修很欣赏钱惟演的读书观,多年之后,欧阳修也成了文章大家,文坛领袖。当人们问起欧阳修成功的秘诀,欧阳修说:“我一生所写的文章,大都在‘三上’。所谓马上、枕上、车上啊。”白天要上班,要处理公务,自然没有时间考虑写文章写诗词,只有利用一点点滴的时间。宋代入朝多骑马,于是马上构思。睡觉前回顾下一天所得,也可以构思。上厕所时反正也不能处理公务,写诗作文,正是充分利用。可以说,欧阳修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利用一切时间读书,堪称北宋最勤奋的读书人。
  
                                       本文选自拙作《大宋最官场·北宋十宗最》


 


  1、焚身为报
  
  江南有个和尚来到皇城,叩请宋太宗拨款修建浙江天台县国清寺。工部官员拒绝接受。这个和尚当众发誓,若是寺庙修成,自己愿意焚身为报。工部官员看和尚如此说话,不敢隐瞒,禀告宋太宗。宋太宗亲自接见了这个和尚。在大殿上,和尚再次赌咒发誓,承诺只要太宗皇帝拨款,那就愿意献身佛祖,为太宗祈福。宋太宗当场答应拨款,但命令宦官卫绍钦跟随和尚前往督查。宋太宗交代:“一切了解之后再回来。”
  卫绍钦带着皇命来到国清寺。有着皇帝诏令,有着钦差监督,各种款项按期到账。不出半年,整个国清寺翻修一新。竣工典礼当天,卫绍钦让官兵在庭院中放了一堆干柴,让和尚兑现当初的承诺。那个和尚当初或许是真心愿意献身礼佛,或许不过是搞个噱头换取布施,总之,到了今天,和尚不想死了。和尚跪下百般哀求,并且表态,希望能够让他再次前往汴京,向太宗皇帝谢恩之后再自焚。卫绍钦大怒,这不是明摆着糊弄人吗?卫绍钦一声令下,众官兵挺着长戟,把和尚逼入火堆。和尚在烈火当中哀号许久,才凄惨死去。
  卫绍钦回到汴京皇城,告诉宋太宗:“臣事已了。”宋太宗也不多问,点头而已。对于太宗来说,维护皇帝的威权,维护君臣的信义,远比一个和尚的小命来得重要。
  
  2、晚节不保
  
  宰相王旦一生节俭,衣服一穿多年;同僚妻妾成群,可王旦依然是老妻一个。宋真宗大搞封禅,担心王旦反对,于是想从生活上笼络王旦。宋真宗找来王旦的两个儿子,命令二人限期给自己老爹找几个小妾。王旦的儿子很尴尬,可是有什么法子呢?这可是皇帝亲口下达的政治任务呢。当儿子把三五妙龄女子带到王旦眼前,王旦哭笑不得,可又不能对抗皇命,只能让小妾们留下。
  太宗朝宰相沈伦去世,家道中落,子孙不得已变卖家产。那些都是昔日吴越国王赠送给沈伦的奢华用品。宋真宗让人以远低于市价的标准卖给王旦。王旦皱着眉头接受,还说:“我家里怎么用得上这个呢?”可是,几个小妾来了没几天,王旦的防线就陷落了。给这个小妾添个梳妆台,给那个小妾加个屏风。没几天,王旦家就大变样,变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了。王旦还找来两个儿子,询问:“当初那些沈家的东西,现在哪里还能买到呢?”没过一年,王旦就因女色掏空了身子,一病不起,去世了。
  最初王旦不过是碍于宋真宗情面,不得不接受小妾和奢华用品,可一旦过上了“性福生活”,稍有放纵的王旦就逐步迷失。一生严谨的王旦,也难免被后人嘲笑晚节不保。
  
  3、门庭清静
  
  王曾在宋真宗末年、宋仁宗初年拜相。王曾为相公平严正,律己极严。其他宰执家中经常门庭若市,可王曾家却常常门庭冷落。宋真宗去世之后,因为王曾反对章献太后刘娥过多干预朝政,被刘太后嫉恨。可是,刘太后一方面厌恶王曾,另一方面却又敬重王曾。当鲁宗道和吕夷简刚刚成为副相,参与大政的时候,两人的妻子入宫拜谢刘太后。刘太后就特意交代两位夫人:“你们回家各自告诉自己夫君,王相公在政府多年,始终如一,先帝因此看重王相公。希望你们两家要以之为楷模。”
  仁宗亲政后,王曾去世。别家宰相去世,子女入宫谢恩时大都会抱怨人情冷漠、世态炎凉,以此索要官职。可是,王曾的妻儿入宫,却一个要求也没提。宋仁宗不禁感叹:“王相公家中并不觉得冷清呢。只因王相公当国的时候,门庭也清净肃穆。”仅就律己一点,王曾就值得后人尊重。

 

石林诗话

[宋] 叶梦得着

    外祖晁君诚善诗,苏子瞻为集序,所谓「温厚静深如其为人」者也。黄鲁直常诵其「小雨愔愔人不寐,卧听羸马龁残蔬」,爱赏不已。他日得句云:「马龁枯萁喧午梦,误惊风雨浪翻江。」自以为工,以语舅氏无咎曰;「我诗实发于乃翁前联。」余始闻舅氏言此,不解风雨翻江之意。一日,憩于逆旅,闻旁舍有澎湃鼞鞳之声,如风浪之历船者,起视之,乃马食于槽,水与草龃龊于槽间,而为此声,方悟鲁直之好奇。然此亦非可以意索,适相遇而得之也。

  元丰间,苏子瞻系大理狱。神宗本无意深罪子瞻,时相进呈,忽言苏轼

 

晁端友(1029—1075)宋代诗人。一作端有,字君成,一作君诚,济州钜野(今山东巨野)人。仁宗皇佑五年(1053)进士,知上虞。熙宁中为新城(今富阳新登)县令,有善政。端友工诗词,在新城时,邑中胜迹,多有题咏。与苏轼友善。轼曾为所著《新城集》题签,谓其诗清厚静深,一如其人。端友为人淳朴耿介,见官府有不便民之处,辄上书论列,措词激烈,因此,不为上官所喜。按事不挠于法,同僚亦多忌之,以故为官不达,从仕二十三年,改著作佐郎以没。卒年四十七。他的遗集共收录三百六十首诗,现在已经散失了。晁端友的儿子晁补之为“苏门四学士”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