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晁补之资料(二)  

2016-12-21 16:50:02|  分类: 课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仲游  

 【与晁学士二首】夏序初热,伏惟起居万福。
某比到汶上,以守宪皆阙,兼领之。
又偶有过往,纷纷已甚,故虽怀仰道义,日欲奉状请候,而应办目前,遂成稽缓,既悚且愧,不易尽言也。
即日推遣职事幸免,末由晤集,伏冀上为朝倚,精加保卫,以成大用。
区区之祷,不宣。
  某到官守未几,递中伏辱教笔累幅,存抚之厚,见于词旨,玩味感戢,虽寝饭不忘!继睹进奏院报状,恭审有实录检讨之命,继又闻有史院编修之除,二者虽未知的,然良史才难一7遂属笔于无咎,有识之士所共喜也!久抑而奋,此特其阶尔。
俟闻不次之拜,别修贺于左右,伏惟谅察!(《西昼集》卷十

 

挽晁端友著作二首其子补之来求】

  好学五车富,轻财四壁贫。
风流汉家令,文物晋诗人。
门户青毡旧,穷途白发新。
招魂谁解意,惭愧屈灵均。
试问生何事,清诗七百余。
父兄无旧产,妻子有遣书。
散诞谋生懒,高情与世疎。
苍天高莫问,长短竞何如?

  《同上卷十九》其形,自有林下风味,无一点尘埃气,不为凡笔也。

  其乌帽黄道服,捉笔而书者,为束坡先生。
仙桃巾紫裘而坐观者,为王晋卿。
幅巾青衣,据方几而凝竚者,为丹阳蔡天启。
捉椅而视者,为李端叔。
后有女奴一I鬟翠饰,倚立自然,富贵风韵,乃晋卿之家姬也。
孤松盘郁,上有凌霄缠络,红绿相间。
下有大石案,陈设古器、瑶琴,芭蕉围绕。
坐于石盘旁,道帽紫衣,右手倚石,左手执卷而观书者,为苏子由。
团巾茧衣,手秉蕉篷而熟视者,为黄鲁直。
幅巾野褐,据横卷画渊明归去来者,为李伯时。
披巾青眼,抚肩而立者,为晁无咎。
跪而捉石观画者,为张文潜。
道巾素衣,按膝而俯视者,为郑靖老。
后有童子,执灵寿杖而立二人。
坐于盘根古桧下,幅巾青衣,袖手侧听者,为秦少游。
琴尾冠,紫道服摘阮者,为陈碧虚。
唐巾深衣,昂首而题石者,为为元章。
幅巾袖手而仰观者,为王仲至。
前有?头顽童,捧古研而立,后有锦石桥,竹径缭绕,于清溪深处、翠阴茂密中,有袈裟坐蒲团而说无生论者,为圆通大师。
旁有幅巾褐衣而谛听者,为刘巨济。
二人并坐于怪石之上,下有激湍深流于大溪之中,水石潺湲,风竹相吞,炉烟方袅,草木自馨,人间清旷之乐,不过于此。
嗟乎!汹涌于名利之域而不知退者.易得此耶?自东坡而下,凡十有六人,以文章议论、博学辨识、英辞妙墨、好古多闻、雄豪绝俗之资,高僧羽流之杰,卓然高致,名动四夷。
后之揽者,不独图画之可观,亦足彷佛其人耳!(《宝晋英光集,补遣》)

陈师道  【晁无咎张文潜见过】白社双林去,高轩二妙来。
排门冲鸟雀,挥壁带尘埃。
不惮除堂费,深愁载酒回。
  功名付公等,归路在蓬莱。
《《后山居士文集》  【寄文潜无咎少游三学士】北来消息不真传,南度相忘更记年。
湖海一舟须此老,蓬瀛方丈自飞仙。
数临黄卷聊遮眼,稳上青云小着鞭。
李杜齐名吾岂敢,晚风无树不鸣蝉。
同占【次韵寄答晁无咎】西湖欲雨厨烟满,风叶倒囊云覆盌。
望湖楼上白头人,独倚栏干谁肯伴。
独有诗人记病身,清风千里寄行尘。
豪华信有回天力,惊开桃李闲新春。
往事不回如过雨,醉梦恍然忘恶语。
  前在澶州,有读晁无咎文编诗因以戏之.无咎今以为言。
人生如幻此何尤,未信黄金贵于土。
爱子千篇顷刻成,备将胸腹诧吴人。
吟哦怪有芳鲜气,却被河山识姓名。
苏子瞻诗云:游遍钱塘湖上境.归来文字带芳芳鲜」文章废退知难强,身外虚华本无望。
何曾临水惜芒鞋,却解逢人拈拄杖。
眼根清净尘不留,登伽过尽不回头。
来诗云.不应越女三年留真」家在中原归未得,江淮断道无行舟。
两山相逢翻手疾,欲谋一笑宁无日。
却惭怀朴似周人,祇可闻名不须识。
(同上叁:【杨夫人挽词晁无咎旦初说南奔道路长,湖边丹旎已飞扬。
百年积庆锺连璧,十念收功到净方。
绛幔未经观宋母,绿衣犹记识黄裳。
欲图不朽须诠载,7代谁堪着石章。
(同上卷B)  【晁无咎画山水扇】前身阮始乎,今代王摩诘。
偃屈盖代气,万里入方尺。
朽老诗作妙,险绝天与力。



立春日小集呈李端叔
     苏轼  
白发已十载,青春无一堪。
不惊新岁换,聊与故人谈。
牛健民声喜,鸦娇雪意酣。
霏微不到地,和暖要宜蚕。
岁月斜川似,风流曲水惭。
行吟老燕代,坐睡梦江潭。
丞掾颇哀援,歌呼谁怕参。
衰怀久灰槁,习气尚馋贪。
白啖本河朔,红消真剑南。
辛盘得青韭,腊酒是黄柑。
归卧灯残帐,醒闻叶打庵。
须烦李居士,重说后三三。

 

宋辽书法家:
 
徐铉 王著 李建中 林俌 陈尧佐 李宗谔 宋绶 周越 欧阳修 蔡襄 蔡京 石延年 唐询 苏舜元 苏舜钦 艾彦博 韩琦 刘敝 苏轼 黄伯思 黄庭坚 米芾 赵构 沈辽 钱勰 蔡卞 薛绍彭 赵佶 宋长文 黄伯思 沈括 章敦 晁补之 陈师道 李之仪 吴说 刘焘 王升 米友仁 朱敦儒 陈与义 秦桧 赵明诚 董逌 陆游 范成大 朱熹 张孝祥 虞允文 吴琚 姜夒 洪适 陈槱 白玉蟾 张即之 赵孟坚 陈容 文天祥 岳珂 陈思 董史 辽圣宗 辽道宗 天祚帝 宇文虚中 王竞 蔡松年 吴激 高士谈 任询 党怀英 赵渢 王庭筠 王万庆 张天锡 赵秉文

 

 

左中散大夫守少府监吕公墓志铭
公讳希道,字景纯。其先自太原副留守始,为河东人。由文穆公而下,三相五尹遂家开封,世族冠天下。曾祖?亨大理寺丞,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魏国公。祖夷简守太尉致仕,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秦国公,諡文靖公,配飨仁宗庙庭。考公绰翰林侍读学士,赠司徒。曾祖妣李氏、祖妣马氏、妣上官氏封魏、秦、英三国太夫人。
公为儿童时已端愿,不妄言动。文靖公参国政奏授守校书郎,遇郊礼将复奏迁官公方,七嵗固辞,请及族人之未仕者,文靖公由是竒之。庆厯六年献所为文二十巻,召试学士院,赐进士出身,司徒出镇永兴、秦凤,皆以书写机密侍行入判登闻鼓院。宗室女之子例得官无嫡庶,辨公上疏请杀庶子官爵,至今以为定法。通判扬州,大姓汤氏讼閲十二年不决,部刺史檄责州,将患之。公曰:“世岂有不可穷竟事实耶?请不问洗,先治吏。”果得情鞫吏受财数百千,黥吏,止讼三司。
使邵必以解池嵗课久负慎择,守奏公知州事陜西转运使,张靖言薛向盐法非是,诏委近臣同三司考究。漫生盐嵗约增二十馀万緍,靖以为非实,移公案验,公曰;“漫生盐岁实若以为钞即溢,钞分布诸路,害盐法如此,虽无漫生可也。”议者以公言为然。始,解人不知向学,公毁淫祠及寺无旧额者百馀处,取其材广学宫,士得居处讲习即学,为公立生祠。知和州,郡境有麻湖濒江二十里,环湖田数千顷,无畜泄之备,雨久则田皆陷泽中,为一方患甚钜。公疏河通江介湖中为沟港,雨暴注则泻诸江,因沟港通运舟逹城中,数千顷皆为良田,岁収三百馀万斛,朝廷优赏其功。
熈宁六年,初行免役法,有司欲过取羡钱。公召诸邑令使量民力为入,额一定无所増损,使者谓公措置不当,奏劾以他事,竟释罪。而朝廷以公所定役法推之一路为式,神宗方讲修马政置河南北监牧二使,枢宻使陈公升之荐公权领其事,朝廷素知公,遂任为河南监牧使。公建议川茶色帛蕃部资以为急用,卭蜀茶岁出不胜计,积久贱即弃之,内帑缣帛新压故,不时泄且坏,请以西川上供银易茶帛渍损者,变绯緑转致塞下以易蕃马。诏即行之,并废原武淇水两监,嵗省钱二万緍。民佃牧地四千五百馀,顷得租六万斛,以助买马。朝廷方委公马政,而献言者以冗占牧地民兵请一切废监。公言:“兵马钱谷国之要务,兵阙可招,钱榖可敛,马废不可旦夕得。唐初因隋马三千匹,命张万嵗领牧事,麟徳中孳数至七万六千,置八使领监,跨兰渭秦原四州之地,犹为狭隘。国马之盛独称有唐,而缓急有备。今两监牧地止二万顷,比唐十不及一。臣承乏领使国马大事,不敢避万死尽言。”书上,建议者惭沮不敢辨。乃捃公以报孳息不实,卒废监,公亦还朝,神宗察公言直释其罪。
公初以奏课对神宗谕以言者欲于沙苑牧羊计。纲入京,公言此细务臣不敢烦天聴,上曰有唐故事。公曰唐都雍去沙苑近,今京师非比也。条其利害凡费緍钱数万,神宗释然,纳之为开封府推官。民有相詈激语近讪上无悖慢情,尹及同僚皆欲以指斥抵法,公力争,请上闻。神宗果笑曰;“小人无知,灼非本情,释之。”府中皆叹伏。廨火延烧比屋,坐左迁监南京粮料院。
数月,朝廷察其非辜,迁知滁州,又知汝州,权发遣三司都勾院,除知澶州。辞日上谕公以河徙欲镇安百姓,执政进拟从官,朕选用卿公。至澶以治绩称,秩满再任。河朔保甲白昼持梃公为盗,教队廵检和徳挟提举司势因縁枉法,掠聚货贿监司隠忍不敢诘。公一日发其赃状,僚属皆惶恐,公即独奏其事,捕徳下狱。提举官闻之,驰驿至澶取保甲囚尽释之。公曰:“山可移,狱不可变。”既穷治,取其首领于刼掠处斩之,馀皆配。澶人感泣,朝廷亦命他路监司审其狱,皆实,重贬徳。自是与提举司益不协,保甲有犯法者,诸邑稍加惩治,则必反中以他事。公檄诸邑保甲犯法有疑必送州,至则悉论如法。提举官怒,欲劾公,其同僚以公词直不敢书乃已。元丰五年夏,河东注灵平埽,一夕溃岸几决。公曰:“此正前日之曹村也,事不可再。”即驰至河上,自督役,河得无虞。先是,河决小吴南直灵平下埽,甚急,当嵗有水患,乃请开大吴口导河循西山北流。论者以为得禹之旧迹,自是曹村无水患矣。
转运判官张适上河朔盐利以助边计,诏推行之。公曰:“祖宗手诏,在北门地多斥卤,民所衣食,故通盐不禁,河朔之人可安不可扰。”适深恨怒。初澶河未徙,南北城相望,河贯其内。故并河为禁地,河既徙而北流,人往来退滩未有禁。有盗十馀人刼掠他州县,夜道退滩。适因奏强贼由城中过,法当案责守臣,遂罢还朝。今上即位,朝廷亦悟公无罪,除知湖州。吴兴六邑出役钱七万七百馀緍,而募直止四万二千其馀。为羡公首请蠲除,书上,适与详定,所议合即施行之。徙知亳州,淮南饥,仍嵗大雪,民冻饿濵于沟壑。公至即请出常平仓粟赈救民,有坏屋以?,公不俟闻发官刍贱鬻之。公上言朝廷,以孤幼财産尽録以寄官,俟长而给之,此仁圣惠?之至也。今之诸路监司不能上体朝廷意,往往假贷藉以为他用,民有终身垂白不能得者。请立法母辄贷用。入为少府监。
元佑六年三月乙丑,寝疾,终于京师兴宁坊之第,享年六十七。公性寛厚,平居沈静端黙。虽子弟不见其喜愠。熈宁元丰中士,急于进取。公雍容其间,安分随所适而乐,遇事有不可必力争。及元佑之初,吏治寛平,公雅量自如,亦不改其故常。为十郡皆有惠政,去而人思之。有文集二十巻,其官自秘书省校书郎,五迁为太常博士,又七迁至太常少卿,易朝议大夫中散大夫左中散大夫。娶虞部郎中王珣瑜之女,累封华原郡君。先公五年亡,子男九人,之问朝奉郎,延问宣徳郎,君问通直郎,昭问宣徳郎,荣问河南府左军廵判官,徽问真州六合县主簿,舜问泗州司理参军,刍问假承务郎,次不及名。延问先亡,女四人,长次皆适宣义郎张埴,次适通直郎王博古,次适宣义郎张卿佐。孙男十人,时中早亡,有中、守中、刚中并假承务郎,和中、敦中并亡,民中、适中馀未名。孙女十人。
其年六月壬寅。诸孤奉公之丧葬郑州管城县怀忠乡神崧里司徒公墓之右,华原夫人合祔前,葬以太学博士许君之彦状来谒铭。谨诺而铭曰:“温温吕公,敦徳有容。奕世不显,公奋自躬。有惠于州,有劳于使。惟帝知之,乃命以事。屡进屡已,不见色词。如川之渟,人莫挠之。谓公不逹,公事四世。开国中都,正卿是位。谓公不夀,亦既耆老。公多孙子,福禄是保。懐忠之原,神崧之宅。呜呼,吕公兹谓不没。

 

   李之仪,字端叔,号姑溪居士,苏轼门人之一,著有《姑溪居士前集》五址卷、《后集》二十卷,凡七十卷。《四库全书总目·姑溪词提要》云:"之仪以尺牍擅名,而其词亦工,小令尤清婉峭蒨,殆不减秦观。"但论秦观词的文章很多,而《姑溪词》却很少有人问津。《宋史·李之仪传》仅一百一十二字,又无行状、墓志传世,有关他的小传既言之不详,又错误时出,故本文想对他的生平事迹、词论、词作略作论述,以就教于方家。

 

和郭功甫贈陳待制致仕二首




 

十年朝馬望前程晚作琳宮物外人徹骨清風真有韻醉心常徳本來淳新栽松菊開三徑舊檢方書備六陳不是詩翁形美頌丹青難寫自由身



 

南北紛紛不覺塵鴛鴦湖水解留人乳浮香焙誰同試螘泛家篘分外淳禪寂久因師粲可婚姻便可繼朱陳莫從舊路尋歸夢占取東籬採菊身

郭功甫妻孫夫人挽詞



率已名無媿成家徳可尊蘋蘩招婿婦翰墨見兒孫孰不承慈訓俱來哭寢門詩人難再得彤管負詳論
                       杨姝与李之仪:七十朝郎洗杖疮

    姑溪的河水缓缓流淌,发出低鸣,似乎是一位佳人在弹奏丝桐,飘散着一阵阵幽雅的琴声……

    也许是姑溪的熏陶,太平州(今安徽当涂)出了一个歌妓名叫杨姝,长得美丽动人,只有十三岁,弹琴技艺就很高超、造诣深厚,往往让听琴之人感动不已。1101年,苏门四学士之一的词人黄庭坚来太平州任太守,听杨姝弹琴,写了一首词《好事近·太平州小妓杨姝弹琴送酒》就是专门赞扬杨姝的琴艺:
      一弄醒心弦,情在两山斜叠。弹到古人愁处,有真珠承睫。

        使君来去本无心,休泪界红颊。自恨老来憎酒,负十分金叶。
  此词写杨姝咏琴声深情劝酒,而黄庭坚深因为“老来憎酒”,辜负了杨姝的美意。黄庭坚还写了一首七绝赠给杨姝:

       千古人心指下传,杨姝烟月过年年。

       不知心向谁边切,弹尽松风欲断弦。

    就是这个杨姝,后来与下放当涂的李之仪结成了连理。

    身为枢密院编修的李之仪因为为前任宰相范纯仁(范仲淹的儿子)写传记,得罪了当朝宰相蔡京,遭罢官后,“倦卧终朝不卷帘,独展《离骚》吊逐臣”,一时心情茫然。宋崇宁年间(1102年),被流放到太平州,接受地方监管。开始日子过得不好,家徒四壁,“萧然环堵,人不堪之,一妻一女,子与其妇,一孙,并身而六,相继哭之”。又说:“灶不烟者屡矣,衣不时则常然”,“姑随地苟生,聊复尔耳。”

    古语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他在《与祝提举无党》书中说:来到太平州的第二年,他的儿媳死了;第二年自己又生病,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第三年与他相与以沫的结发妻子胡文柔和唯一的儿子李尧行又不幸去世;第四年初,他自己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去死地间不容发”。前后几年间,子女相继死去。在《与吴禹功主簿》书中,又说他流落累年,家私窘蹙,哭泣未间,而疾病随之,治死营生,穷于一力,其劳弊抢攘,殊不堪命,非笔下所可形容,惟见者知焉。他只得“日与田夫樵老,相与低回”,说他是“超然世外人,鸡黍随低昂”,只好听天由命了。

    在“丧偶无嗣,老益无聊”的情况下,李之仪时常徘徊于姑溪河畔,得与当涂绝色歌女杨姝邂逅相遇。正当青春年华的杨姝为之弹唱古曲《履霜操》。《履霜操》的本意是伯奇无罪却被父亲放逐。韩愈的《履霜操》,写成了比喻忠良被小人谗害而被贬。他触“曲”生情,想起黄庭坚也和他一样因政见不同被贬到当涂,就激动地以黄庭坚赠给杨姝的《好事近》韵脚了和了一首词:
        相见两无言,愁恨又还千叠。别有恼人深处,在懵腾双睫。   

        七弦虽妙不须弹,惟愿醉颊香。只愁近来情绪,似风前秋叶。
    一曲罢了,李之仪又以《清平乐·听杨姝琴》词相赠:

        殷勤仙友,劝我干杯酒。一曲《履霜》谁与奏?邂逅麻姑妙手。

        坐来休叹尘劳,相逢难似今朝。不待亲移玉指,自然痒处都消。 

    自此以后,杨姝钦慕李之仪的才情,李之仪欣赏杨姝的琴艺。李之仪与杨姝时相往还,“以诗文自娱”。当涂县城南三里,有座秀丽的凌云山屹立姑溪河边。山南临河处有一块巨石仄卧于河滨,石上可坐数十人,人称钓鱼台。李之仪经常与杨姝相伴来到这里闲情垂钓,“一编一壶,放怀诗酒,觞咏终日”。一来二往,两颗心贴得更紧了,终于结为百年之好。杨姝柔情似水,知冷知暖,给了李之仪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照顾。这对老夫少妻相依为伴,形影不离,感情日深,生活充满了快意和乐趣,他欣然吟咏:

        落得清闲与物疏,扃门终日似山居。

        案头新有归天赋,架上无留纬世书。

    春去秋来,草枯草长,快活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甜美的爱情就像一服上乘的良药慢慢医愈了李之仪心上的伤口,他的心情逐渐好转,开始静下心来,读书著作。田园优美、山清水秀的姑溪美景激发了李之仪的灵感和情思,他自称“姑溪居士”,亦称“姑溪老农”,写下了许多歌颂爱情和景物的诗词歌赋。他还带着杨姝步出家门,游历名山大川,寻亲访友,相互唱和,好不惬意。

    这年秋天,李之仪和杨姝游玩来到长江岸边,只见长江之水滚滚东流,日夜川流不息,他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一气呵成写下了《卜算子·相思》,没想到竟成了千古绝唱: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借他人之语,发己肺腑之声,李之仪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对爱情的坚贞不渝。李之仪的重情重义,令杨姝倍受感动,她感到了莫大的幸福和满足。

    大观元年(1107年),杨姝为七十岁的李之仪生下一男,取名李尧光,李之仪老来得子,欣喜若狂,“视若至珍”,对妻子疼爱有加。李之仪读书填词,杨姝相夫教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据李之仪的好友王銍(字性之)的儿子王明清著的《挥麈后录》记载他居住在当涂,以填词为文消遣,诗人郭功甫也在当地寓居,由于文人相轻的缘故,两人遂成仇敌。李之仪为朋友罗某作墓志铭,写道:“姑孰之溪,其流有二,一清一浊。”清者指死者罗某,浊者自然就是影射郭功甫,郭衔恨切骨。李之仪晚年丧偶无子后,与杨姝同居,生了一子,因逢朝廷恩典,这个儿子也得到了荫封。这时,蔡京再度复出为相,郭功甫知道蔡京记恨李之仪替范纯仁写遗表的事,趁机唆使当地一个姓吉的土豪起诉李之仪,说杨姝所生的儿子是他的,李之仪拿别人的儿子冒充亲生,领受朝廷恩典。这个诬告迎合了蔡京的心理,居然告准,使李之仪在不明不白中被勒令除名,杨姝也受到杖决的非刑,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发炎,终日高烧。据说郭功甫为之幸灾乐祸,写了一首打油诗嘲弄这对可怜的人:
        七十余岁老朝郎,曾向元祐说文章。
        如今白首归田后,却与杨姝洗杖疮。
    而李之仪对此并未在意,对杨姝依然是一往情深的,他从不因为被除名而后悔,相反却在《浣溪沙·为杨姝作》中再次声明:
        玉室金堂不动尘。林梢绿遍已无春。清和佳思一番新。
        道骨仙风云外侣,烟鬟雾鬓月边人。何妨沉醉到黄昏。

    数年后,由李之仪的外甥林彦政和门人吴可思,代讼其冤,得以昭雪,尽还李之仪的官职。李之仪随即被调往唐州,后又任河东提举常平,阶至朝议大夫,八十岁时病卒,与心上人阴阳两隔。杨姝和儿子遵其遗愿,将他安葬在当涂藏云山麓致雨峰下,圆了他“一廛尚冀容此老,与君(李白)朽骨分东西”的愿望。

    岁月千载,青山依旧,杨姝与李之仪忘年恋的爱情故事却令后人永世难忘。(风华)


 

汪梦斗流传于世的作品颇多,主要代表作品《摸鱼儿(过东平有感)》《踏莎行(贺宗人熙甫赴任)》等。

摸鱼儿(过东平有感)
忆旧时、东方□郡,东原尽是佳处。梁都破了寿南渡,几遍狐号鳝舞。君试觑。环一抹荒城,草色今如许。芳华旧地。曾一上飞云,歌台酒馆,落日乱鸦度。
吟情苦。滴尽英雄老泪。凄酸非是儿女。西湖似我西湖否。只怕不如西子。秋欲暮。要一看秋波,又自催归计。休□浪语。待过江说与,高车驷马,今是朝天路。

汪梦斗在宋朝灭亡的时候就辞了官去教书。

汪梦斗,字以南,号杏山,绩溪(今属安徽)人。理宗景定二年(一二六一)魁江东漕试,授江东制置司干官。度宗咸淳间为史馆编校,以事弃官归。宋亡,元世祖特召赴京,于至正十六年(一二七九)成行,时年近五十,卒不受宫放还。《北游集》即为此行往返途中所作诗词集。后从事讲学以终。事见本集自序,明弘治《徽州府志》卷七有传。
汪梦斗诗,以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北游集》为底本,校以明隆庆三年汪廷佐刊《北游诗集》(简称明刊本)。新辑集外诗附于卷末。

钱塘遗事

【元】刘一清 撰

 

 

梦吴越王取故地 
    高宗建炎渡江,至德丙子通一百五十年。绍兴八年二月癸亥,上发建康,戊寅至临安府,遂定议建都,自此不复移跸。淳熙十四年冬十一月丙寅,宰执奏事延和殿,宿直官洪迈同对,因论高宗谥号,孝宗云:“太上时有老中官云太上临生之际,徽宗梦吴越钱王引御衣云,我好来朝,便留住我。终须还我山河,待教第三子来。”迈又记其父皓在北买一妾,东平人,偕其母来,曾在明节皇后阁中,言显仁皇后初生高宗时,梦金甲神人自称钱武肃王(即Α也),年八十一,高宗亦年八十一,卜都于钱塘,似不偶然。孝宗所谓“钱王”,指ㄈ。ㄈ第三子惟演也,终团练使。  

 

孙复(992-1057年),字明复,号富春,晋州平阳(今山西临汾市)人,北宋理学家、教育家。孙复幼年家贫,父早亡,但力学不辍,饱读六经,贯穿义理。但四举开封府

 

王禹偁(chēng,954年-1001年):北宋白体诗人散文家。字元之,济州钜野(今山东省巨野县)人。太平兴国八年进士,历任右拾遗、左司谏、知制诰、翰林学士。敢于直言讽谏,因此屡受贬谪。宋真宗即位,召还,复知制诰。后贬至黄州,故世称王黄州,后又迁蕲州病死。

王禹偁为北宋诗文革新运动的先驱,文学韩愈、柳宗元,诗崇杜甫、白居易,多反映社会现实,风格清新平易。词仅存一首,反映了作者积极用世的政治抱负,格调清新旷远。著有《小畜集》。

梁灏,阎氏,山东东平地方大族,梁灏(963~1004)字太素,北宋郓州须城(今东平州城)人,出身宦家。少年丧父,由其叔父抚育成人。曾从学于王禹恬,初考进士,未中。留居京城,曾进谏宋太宗,...

吴冲卿直舍阎士安画墨竹歌

    宋·司马光
 
      阎生画竹旧所闻,望中一见遥可分。伊予不甚少佳画,犹爱气骨高出群。

狂枝怒叶凌绢素,势若飞动争纷纭。蟠根数节出地底,上有积年苍藓纹。

森然直干忽孤耸,意恐出屋排浮云。秋风飒飒生左右,耳目洒落遗尘氛。

乃知良工自神解,昧者仿习徒艰勤。子猷昔者得收玩,不患终朝无此君。


 

吴充,字冲卿,建州浦城人。未冠举进士,入为国子监直讲、吴王宫教授。等辈多与宗室狎,充齿最少,独以严见惮,相率设席受经。  
选人胡宗尧者,翰林学士宿之子,坐小累,不得改京官。判铨欧阳修为之请,仇家谮修以为党宿,诏出修同州。充言:“修忠直,不宜用谗逐。若以为私,则臣愿与修同贬。”于是修复留,而充改知太常礼院。张贵妃薨,治丧越式,判寺王洙命吏以印纸行文书,不令同僚知。充移开封治吏罪,忤执政意,出知高邮军。神宗谕以任用意,知谏院。  
王安石参知政事,充子安持,其婿也,引嫌解谏职,为翰林学士。三年,拜枢密副使。王韶取洮州,蕃酋木征遁去,充请招还故地,縻以爵秩,使自领所部,永为外臣,无庸复列置郡县,殚财屈力。时方以开拓付韶,充言不用。
  八年,进枢密使。充不善安石所为,数为帝言政事不便。帝察其中立无与,欲相之。安石去,遂代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监修国史。充欲有所变革,乞召还司马光数十人。光亦以充可告语,与之书曰:“自新法之行,中外汹汹。民困于烦苛,日夜引领,冀朝廷觉悟,一变敝法。”充深思之,终不能用。
  王珪与充并相,忌充,阴掣其肘。而充素恶蔡确,确治相州狱,捕安持及亲戚、官属考治,欲钩致充语,帝独明其亡他。及确之预政,充与议变法于前,数为所诎。安南师出无功,而知谏院张璪又谓充与郭逵书,止其进兵,复置狱,充既数遭同列困毁,积忧畏,疾益侵。元丰三年,罢为观文殿大学士。卒,年六十。
  充内行修饬,事兄甚谨。为相务安静,性沉密,对家人语,未尝及国家事,所言于上,人莫知者。将终,戒妻子勿以私事干朝廷,帝益悲之。世谓充心正而力不足,讥其知不可而弗能勇退也。
(节选自《宋史》列传第七十一)

 

高似孙(1158~1231),字续古,号疏寮,今嵊县中爱乡高家村人。宋孝宗淳熙十一年(1184)进士,历任校书郎,出知徽州,迁守处州。宁宗嘉定七年(1214),著 《剡录》 ,为嵊县第一部县志。所著尚有 《子略》 、 《纬略》 、 《疏寮小集》 等。

蟹图
  《唐画断》曰:韩滉画妙于螃蟹。【凤麟按:《蟹谱》:“唐韩晋公滉,善画,以张僧繇为之师,善状人物、异兽、水牛等,尤妙于螃蠏。”】《本朝名画评》曰:阎士安,宛丘人,善画棊蟹于架中。有易元吉《蟹圗》,郭忠恕《蟹圗》,又有金门羽客李徳柔《郭索钩辀圗》,刘贡父《画蟹》诗:后蚓智不足,捕鼠功岂具。一为丹青録,能使万目顾。气凌龟龙蛰,势经沧海渡。微物亦有动,将非逢学误。强至《墨蟹》诗:琐琐江湖中,忽在幽人壁。短螯利双钺,长跪生六戟。骨眼惊自然,熟视审精墨。初疑蟺穴束,犹带浮泥墨。横行竟何从,躁心固已息。终朝墙壁间,颇有肥霜色。我来空持杯,左手莫汝食。谁夺造化功,生成归笔力。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