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宋代文士有关材料二  

2016-11-30 16:5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杜衍(978年—1057年3月17日[1]  ),字世昌。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北宋名臣。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杜衍登进士第,补扬州观察推官,历知乾、扬、天雄、永兴、并等州军,以善辨狱闻。宋仁宗特召为御史中丞,兼判吏部流内铨,后改知审官院。宝元二年(1039年),复知永兴军。
庆历三年(1043年),任枢密使。庆历四年(1044年),拜同平章事,支持“庆历新政”,为相百日而罢,出知兖州。庆历七年(1047年),以太子少师致仕,累加至太子太师,封祁国公,寓居南都共十年。
嘉祐二年(1057年),杜衍去世,年八十。追赠司徒兼侍中,谥号“正献”。
杜衍善诗,工书法,正、行、草书皆有法,为世所重。《两宋名贤小集》收有《杜祁公摭稿》一卷,《全宋诗》录有其诗。
    《睢阳五老图》
本    名 杜衍 别    称 杜祁公、杜正献 字    号 字世昌,宋人(汉族) 出生时间 978年 去世时间 1057年3月17日 主要作品 《杜祁公摭稿》 主要成就 历职地方,以善辨狱闻;支持“庆历新政” 籍    贯 越州山阴 官    职太子太师 封    爵 祁国公 追    赠司徒兼侍中 谥    号 正献
目录
1 人物生平
2 人物评价
3 艺术造诣
? 文学
? 书法
4 逸闻趣事
5 家族成员
6 史料记载
7 相关遗迹
? 宅第
? 墓葬
人物生平编辑
杜衍版刻像
杜衍版刻像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杜衍出生,年幼时母亲改嫁钱氏。
淳化四年(993年),十五岁的杜衍遭两位兄长虐待,用剑砍他。后来他到母亲那里,继父不肯收留,只好在孟洛等地流浪。一富户相里氏看杜衍仪表不凡,将女儿嫁给他。杜衍束发苦志厉操,尤其酷爱读书。[4] 
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杜衍中进士甲科。进士及第后,杜衍补任扬州观察推官,改任秘书省著作佐郎、知平遥县。之后受朝廷使者举荐,担任晋州通判。[5] 
朝廷下诏令推举品质优良的官吏,杜衍名列其中,升任乾州知州。陈尧咨安抚陕西时,朝廷诏令藩府才能赐宴,陈尧咨到乾州,由于杜衍有才能,特地赐宴,将他调为凤翔府知府。到杜衍罢官回乡时,二州的百姓将他阻拦在州境上,说:“为什么要调走我们贤太守?”[6] 
杜衍后以太常博士之职提点河东路刑狱,升任尚书祠部员外郎。他巡视潞州时,澄清冤案,知州王曙因此写了《辨狱记》。高继升任石州知州,有人诬陷他勾结外族策划变乱,将其逮捕捉拿。此案久不判决,杜衍辨明这一冤案,将诬告者治罪。宁化军守将将人审讯定为死罪,案情不实,杜衍反复核实加以改正。守将不伏罪,上诉朝廷,朝廷诏令刑狱复审,果然那人罪不当死。杜衍又移任京西路,并调为扬州知州。有司上奏杜衍辨别冤狱,依法当受赏赐,升职刑部。刘太后(章献明肃皇后)派使者安抚淮南,使者回京,还没有说其他话,太后就问杜衍是否安康。使者将杜衍的治绩向太后汇报,太后感叹说:“我知道很久了。”[7] 
后担任河东转运副使、陕西转运使。其后奉召任三司户部副使,升任天章阁待制、知江陵府。未到任,恰遇河北军费缺乏,杜衍被调为河北都转运使,升为工部侍郎。他不向老百姓征收赋税而使军费充足。回京后,杜衍任枢密直学士,他请求外出任职,便以右谏议大夫出知天雄军。[8] 
杜衍为政严谨细密,不用严刑来督责官吏,但官民也畏惧他的清廉严整。仁宗召他为御史中丞,兼摄吏部。杜衍上奏认为应常召见中书、枢密的官员,多听取其建议。他针对当时豪商大贾贱收贵卖、囤积居奇困扰民生的情况,提出“年有丰凶,谷有贵贱,官以法平之,则农有余利”的常平之法。[9] 
杜衍兼判吏部流内铨时,根据因选补条律繁多冗长,使得官吏大多受贿、钻法律的空子的现状,立即颁发给属吏《函铨法》。杜衍尽力阅览,将本末典折全部了解清楚。次日,他命令其他官吏不要升堂,各自在本署听取行文书,选举之事全部由自己决定,使官吏不能谋取奸利。数日后,杜衍声震京师。后改知审官院,任内按在吏部时的办法裁决取断。再升任尚书工部侍郎、知永兴军。当地有位百姓白天失去了他的妻子,杜衍用计捕获了罪犯,将被埋的尸体发掘出来,还发现被罪犯杀死的其他两位妇人的尸体。秦地人大为震惊。后调知并州。[10] 
宝元元年(1038年),李元昊叛宋建立西夏。朝廷因并州的太原为战略要地,加杜衍为龙图阁学士。[11] 
宝元二年(1039年),升为刑部侍郎,再次知永兴军。当时宋夏战争兴起,百姓苦于征发兵役,官吏因此为奸。杜衍分别计划,根据道路的远近,给予充裕的集合时间,让老百姓依次服役,比其他各州节省了一半的费用。他回京后,代任开封府知府,附近的人久闻杜衍的名声,都不敢私自请托。
后升任同知枢密院事,改任枢密副使。宰相打算采用夏竦奏陈的攻守之策,杜衍说:“偶然成功,不是万全之计。”双方争论,杜衍自请罢免未获允许,仁宗亲自赐诏勉励他。之后任河东宣抚使,授吏部侍郎、枢密使。每次逢到仁宗亲自降旨,杜衍大都不执行,共积累至十多封诏书,便献纳在仁宗面前。谏官欧阳修入朝进对,仁宗说:“外人都知道杜衍封还内降吗?凡是有求于朕的人,每次都以杜衍不同意而告知于请求者从而停止,比杜衍所封还的诏书要多得多。”[12] 
辽夏交战后,参知政事范仲淹宣抚河东,想亲自率兵出战。杜衍说:“两国正在交战,军势正盛,不可轻易出兵。”范仲淹在仁宗面前与杜衍争议,并诋毁杜衍,言辞十分尖刻急迫。范仲淹曾以父礼服侍杜衍,杜衍并未因此而忌恨他。辽朝驸马刘三嘏叛逃归宋,辅臣建议厚待刘三嘏,以获取辽朝的军事机密。欧阳修也请求留住刘三嘏。仁宗向杜衍征求意见,杜衍说:“我国提倡忠信,如果自己违背誓约,接纳叛逃之人,那么我们就不理直气壮了。而且刘三嘏是契丹的近亲,却逃跑前来归顺,这样谋身,还能与他计谋国事吗?接纳他有什么益处,还不如将他归还契丹。”仁宗便将刘三嘏归还辽朝。[13] 
庆历四年(1044年),拜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兼枢密使。杜衍喜欢推荐贤士,抑制佞幸之徒,因而多得罪于人。杜衍的女婿、词人苏舜钦因在文章中的言辞冒犯权贵,监进奏院时,按照旧例,祭祠神庙时要用伎乐来取乐宾客。集贤校理王益柔被杜衍推荐,有人说王益柔曾经戏作《傲歌》,御史便将杜衍与王益柔一一上奏弹劾,想以此陷害杜衍。谏官孙甫说:“丁度趁奏对时请求被任用,请将此事交给执法官吏处理。”丁度知道孙甫上奏有误,极力请求置对。杜衍由于孙甫刚奉诏出使契丹,扣留了孙甫的上奏,丁度因此对杜衍十分怀恨。等到杜衍被罢职时,丁度草诏指责杜衍结纳朋党。当时,范仲淹、富弼因主持“庆历新政”,遭到攻讦。仁宗打算罢免二人,杜衍独自为其辩白,反被认为是结纳朋党。最终罢相,以尚书左丞职离京知兖州。[14] 
杜衍画像
杜衍画像
庆历七年(1047年),杜衍刚刚七十岁,上奏请求致仕,当时的宰相贾昌朝不喜杜衍,便不按常例,使杜衍一旦上章,就得以太子少师(“三少”之一)致仕。[15] 
皇祐元年(1049年),特授太子太保,奉召陪祀明堂,诏令应天府敦促派遣杜衍上道,都亭驿站设置帐具几仗等待他,杜衍声称有病极力辞谢。任太子太傅,赐予他的儿子同进士出身,又任太子太师。知制诰王洙拜谒告归应天府,朝廷下诏抚问杜衍,封他为祁国公。[16] 
嘉祐二年(1057年),杜衍病重,仁宗派宦官赐药,带着太医前去看望,还没有来得及赶上,杜衍便于二月五日(3月17日)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家中去世,享年八十岁。获赠司徒兼侍中,谥号“正献”。十月十八日,杜衍之子杜䜣将其葬于应天府宋城县的仁孝原。[17-18] 
人物评价
欧阳修:①公自曾、高以来,以恭俭孝谨称乡里,至公为人尤洁廉自克。其为大臣,事其上以不欺为忠,推于人以行己取信。故其动静纤悉,谨而有法。至考其大节,伟如也。[20]  ②翼翼祁公,率履自躬。一其初终,惟德之恭。公在子位,士知贪廉。退老于家,四方之瞻。岂惟士夫,天子曰咨。尔曲尔直,绳之墨之。正尔方圆,有矩有规。人莫之逾,公无尔欺。予左予右,惟公是毗。公虽告休,受宠不已。宫臣国公,即命于第。奕奕明堂,万邦从祀。岂无臣工,为予执法。何以召之?惟公旧德。公不能来,予其往锡。君子恺悌,民之父母。公虽百龄,人以为少。不俾黄耇,丧予元老。宠禄之隆,则有止期。惟其不已,既去而思。铭昭于远,万世之诒。[20] 
王称:事有矫拂於人之情,而吾独不愧於中者,公而已。衍相仁宗,抑侥幸,修纪纲,而囿以至,公一时怨府有所不(阙)也。昔姚、宋罢斜封官而开元之盛实归之,衍亦多封环内降,而仁宗赖以绝滥进之阶,庆历之光明俊伟,衍与有力焉,呜乎,衍之贤,其知为治之体者,与其得为相之道与。[21] 
王十朋:我太祖太宗,肇造我宋之家法者也。真宗仁宗至于列圣,守我宋之家法者也。先正大臣,若范质、赵普之徒,相与造我宋之家法者也。在真宗时,有若李沆、王旦、寇凖。在仁宗时,有若王曾、李迪、杜衍、韩琦、范仲淹、富弼之徒,相与守我宋之家法者也。[22] 
周葵:愿陛下以仁祖为法,大臣以杜衍为法。[23] 
吕中:①以庆历、元祐之盛,而杜衍之任怨,吕大防之尽忠,且欲汰吏而不可得,况若士、若民、若兵、若官乎?是虚文之习难革故也。[24]  ②杜、富、欧、余以邸狱而尽去,始者所行之人虽尽废黜,而陈执中既罢之后,诸贤复召,而或异之钧衡,或列于论思,气类相感,竟不至伤吾保泰之和,诸贤何憾哉?[25] 
脱脱:李迪、王曾、张知白、杜衍,皆贤相也。四人风烈,往往相似。方仁宗初立,章献临朝,颇挟其才,将有专制之患。迪、曾正色危言,能使宦官近习,不敢窥觎;而仁宗君德日就,章献亦全令名,古人所谓社稷臣,于斯见之。知白、衍劲正清约,皆能靳惜名器,裁抑侥幸,凛然有大臣之概焉。宋之贤相,莫盛于真、仁之世,汉魏相,唐宋璟、杨绾,岂得专美哉![26] 
邹智:宋之英主,无出仁宗。夏辣怀奸挟诈,孤负任使则罢之;吕夷简痛改前非,力图后效则包容之;杜衍、韩琦、范仲淹、富弼,抱才气有重望,则不次摺之。故能北御契丹,西臣元昊,而庆历、嘉佑之治号为太平,未闻一任一疑可以成天下之事也。
张居正:杜衍封还内降,最为忠直。[27] 
王夫之:夫君子乐则行,方行而忧,忧即违也;忧则违,方违而乐,乐又可行也。内审诸己,而道足以居,才足以胜,然后任之也无所辞。外度诸人,而贤以汇升,奸以夙退,然后受之也无所让。以此求之张齐贤、寇凖、王曾、文彦博、富弼、杜衍诸贤,能超然高出于升沈兴废之闲者,皆有憾也。[28] 
蔡东藩:若夫韩琦、范仲淹二人,亦不过一文治才耳。主战主守,彼此异议,主战者有好水川之败,虽咎由任福之违制,然所任非人,琦究不得辞责。主守者遭元昊之谩侮,微杜衍,仲淹几不免杀身。[29] 
艺术造诣编辑
文学
杜衍善诗,影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两宋名贤小集》收有《杜祁公摭稿》一卷,《事文类聚·前集》、《苕溪渔隐丛话》、《式古堂书画汇考》等书也有收录。《全宋诗》录有其诗。
书法
杜衍《题怀素自叙帖后》
杜衍《题怀素自叙帖后》
杜衍工书法,正、行、草书皆有法[31]  ,为世所重。苏轼说他:“正献公晚乃学草书,遂乃一代之绝,清闲妙丽,得晋人风气。”

   逸闻趣事
杜衍《仲冬严寒帖》,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杜衍为政清廉,平时从不营殖私产,以至于致仕后,连几间像样的房子都没有,只好寄居在南京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市)的回车院。宋代各地都建有回车院,有的作为官员卸任后等待接任者到来的临时住所,有的作为驿站,相当于官员招待所。杜衍在回车院一住就是十年,吃住简陋,却从无抱怨。杜衍不好酒,即便有客造访,也不过“粟饭一盂,杂以饼饵,他品不过两种”(宋代郑景望《蒙斋笔谈》),简简单单,丝毫没有玉食笙歌的做派。[33] 
杜衍一向为人低调,退休后的他,更是朴实如田夫野老,有人劝他着居士服,他却说:“老而退休,哪能以高士自居呀!”[34]  他或出游,或读书,或吟诗,还开始练习草书,追求精神的丰富,不追求物质的奢华,过着清贫自乐的生活。去世时,戒其子努力忠孝,以一枕一席装殓,用小的墓穴低矮的坟冢来安葬。他曾自作遗疏:“不要因为长久平安而忽略边防,不要因为已经富裕就轻视财产的节用,应当尽早确立太子,来安定人心。”言语中并未谈及私事。[35] 
然而,低调做人的他,在退休的日子里却发生了两件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据宋代朱彧《萍洲可谈》记载,一次河南府(今河南洛阳市)举行宴会,杜衍应邀出席。酒席筵前,杜衍戴着居家便帽,穿着深色便装,端坐一隅,不作声响。
当时,有位本路的“运勾”到。大家纷纷向他打招呼。运勾少年得志,见只有一位老头既不打躬又不作揖,像钉子一样钉在凳子上不动,不禁火冒三丈,厉声问:“足下前任甚处?”杜衍头也不抬,轻声回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年轻的官员顿时面红耳赤,呆若木鸡。

杜衍全身像
还有一次,一位新科进士被朝廷安排到边关出任副职,路经应天府,知府王举正得知他才华出众,年少登科,估计前途无量,便把府里那些“牙兵宝辔旌钺”全部安排出来,为这位新贵禁卫开路。应天府的街道上顿时热闹了起来,只见彩旗飘飘,鼓声阵阵,场面盛大,引得老百姓侧目围观,纷纷猜测这是哪位朝廷要员来视察。
正好杜衍出门归来,与新贵的队伍狭路相逢,无路可避,杜衍便拉下帽檐,竖起衣领,放慢马步,靠边让路。两个仆人也拉住马,停于路旁。然而,新贵却因杜衍一行没有下马而十分恼怒,没好气地问身边的随从,这是谁呀?随从回答,这是已致仕的宰相杜太师。[37] 
家族成员
九世祖:杜佑,唐宰相、岐国公。“杜赫为秦将军,后三世,御史大夫周及其子建平侯延年仍显于汉。又 九世,当阳侯预显于晋。又十有四世,岐国公佑显于唐。又九世而至于祁公。”
曾祖:太子少保讳某,赠太师;
祖:鸿胪卿讳叔詹,追封吴国公;
父:尚书度支员外郎讳遂良,追封韩国公,皆赠太师、中书令兼尚书令。[38] 
妻:相里氏,封晋国夫人。
  
   子:
诜,大理评事;
?,太常博士;
讷,将作监主簿;三子 早卒。
诒,秘书省正字。
女婿:长适集贤校理苏舜钦,次适秘阁校理李綖,次适单州团练推官张遵道。
(家族成员参考资料)
史料记载
《太子太师致仕杜祁公墓志铭》[20] 
《隆平集·卷五》[39] 
《东都事略·卷五十六》
《宋史·卷三百一十·列传第六十九》[26] 
相关遗迹编辑
宅第
据《河南通志》记载:杜衍宅,在南京(商丘)驿舍。[40] 
墓葬
据欧阳修所撰《太子太师致仕杜祁公墓志铭》[20]  记载:杜衍墓位于应天府宋城县(今河南省商丘市)仁孝原。[

《南都思杜祁公》是宋代诗人蔡襄所作诗词之一。
祁公清德老,在昔相先帝。
  青云吐论高,白璧持身锐。
  待俗无町畦,取人兼揭厉。
  甘贫安车后,直道洪钧际。
  每闻天下士,行业若材艺。
  未见比调饥,况乃挹襟袂。
  早尝登公门,顾睐叨末契。
  谓有金石姿,良工心磨砺。
  仰瞻通德衢,独立耆英第。
  评书草圣优,煮荈云腴细。
  遗墨秘巾箧,感激君子惠。
  悲风吹白杨,佳城兹久闭。
  声名与濉浼,东流无已岁。

   陆友仁(1290~1338)元书法家、藏书家。字友仁,一字辅之,号研北生。吴郡人。(中国人名大辞典以为恐即陆友。按陆友字友仁,一字宅之,亦吴人。今姑作为一人)父为布商,他却刻苦钻研学问,曾被邻里所窃笑说:世为贾,今安为博士耶?他仍旧博览诸书。工汉隶八分,尤长五言诗。精鉴赏,能辨三代汉魏以来钟鼎铭刻,于晋唐法书、名画,皆有精识。虞集、柯九思识其才,荐于朝中,未及用而南归。年四十八,以疾卒。友仁自号研北生,曾作《题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七言古诗,可作研究《水浒》故事演变资料。藏书丰富,所藏自经史传记、权谋数术、汜胜虞初及百家众技之书,皆鳞次栉比。有藏书楼曰“志雅斋”,又编次藏书,条分类别,撰为《陆氏藏书目录》,由黄溍作序。藏书印有“陆友私印”、“陆友仁印”、“燕处超然”等。著有《研史》、《墨史》、《印史》、《杞菊轩稿》、《研北杂志》、《吴中旧事》(一作吴中杂记)等。
                                《读书佐酒》
                                  陆友仁
    苏子美⑴好⑼饮酒。在外舅⑵杜祁公家,每夕读书,以⒀一斗为率⑶。公深以为疑,使子弟⑷密觇⑸之。闻⑽子美读《汉书·张良传》,至“良与客狙击秦皇帝,误中副车⑹,遽⑺抚⑾掌曰:“惜乎,击之不中!”遂满饮一大白。又读,至“良曰‘始臣起下邳,与上会于留⑧,此天以授⑿陛下’”,又抚案曰:“君臣相遇,其难如此!”复举一大白。公闻之,大笑曰:“有如此下酒物,一斗不为多也。” (选自元·陆友仁《研北杂志》)

《次韵谢杜祁公借观五老图》
    宋代      司马光

   脱遗轩冕就安闲,笑傲丘园纵倒冠。
  白发忧民虽种种,丹心许国尚桓桓。
  鸿冥得路高难慕,松老无风韵自寒。
  闻说优游多唱和,新篇何惜画图看。

    家法,是指调整家族或者家庭内部成员人身以及财产关系的一种规范。从现代法的意义上理解,家法不是法律。但从规范层次即道德、宗教、法律、风俗、艺术等的综合体意义上讲,家法作为一种家族自治的规范,其产生与法律是同源的。二者都是源于原始社会习惯规范,直到后来“大家”即国家出现后,二者才开始逐渐分离,各自发展。在人类社会的发展历程中,家庭的形态经历了一个不断演化的过程。从严格意义上讲,现在意义上的家庭同新中国成立之前的家庭有很大区别,或者说将历史上的家庭称为家族更确切。不可否认,中国古代存在着小家庭,但是这种小家庭是依附于宗族或者家族的。因此,本文在论述近代之前的家法时,指的是宗族法或者家族法;在论述现在家庭的家法时指的是现在社会个体家庭内部的规范"。
   宋 欧阳修 《太子太师致仕杜祁公墓志铭》:“自 唐 灭,士丧其旧礼,而一切苟简,独 杜 氏守其家法。”

    唐末农民战争彻底的推毁了士族制度,重出身的士族门阀成为历史。唐宋之际,大规模的家族转变为中小规模的家族,同时平民之家自主性不断增强。士族制度被消灭以后,以往的愚孝之道不再被效法。为了约束家族子弟,从宋朝以后家庭礼治不断加强,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家法。此一时期的家法出现分化,有权贵之家的家族法,也有平民家庭的家法。前者强调以家庭礼治为核心约束卑幼之辈,后者在很多方面借鉴了前者但内容更为实际。权贵之家的家族法的代表是司马光的《家范》。《家范》在社会上层仕宦之家广为流传,南宋宰相赵鼎,令其子孙各录一本以为永远之法。朱熹在司马光《家范》的基础上制订了一套繁琐的家庭礼制和礼仪规范,即《家礼》。《家礼》在内容上与平民之家的生活和劳作的规律基本一致,并且各种规矩、礼仪都十分详备,所以逐渐成为平民之家的家教之法。但最典型的平民家法是朱用纯的《朱子家训》。下文将分别介绍《家范》和《朱子家训》。
司马光,字君实,北宋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人,历经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一般人只知道司马光有一部治国的书叫《资治通鉴》,而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部齐家的书叫《家范》。司马光在谈到治国与齐家的关系时引用了《大学》里的话说,“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家范》为以后历代推崇为家教的范本,共十卷十九篇,系统地阐述了封建家庭的伦理关系、治家原则,以及修身养性和为人处世之道。书中引用了许多儒家经典中的治家、修身格言,收集了历朝历代大量关于治家的实例和典范,为后人树立楷模。具体内容如下:家范卷一、治家,家范卷二、祖,家范卷三、父母/ 父/ 母,家范卷四、子上,家范卷五、子下,家范卷六、女/孙/伯叔父/侄,家范卷七、兄/弟/姑姊妹/夫,家范卷八、妻上,家范卷九、妻下,家范卷十、舅甥/舅姑/妇妾/乳母。司马光认为治家“莫如礼”, “父父,子子,兄兄,弟弟,夫夫,妇妇,而家道正。”齐家的规范应是:为人祖者,要“以义训其子,以礼法齐其家”;为人父者,要“爱子教之以义”;为人母者,“不患不慈,患于知爱而不知教也”;为人子者,则应以孝为天经地义,为行动之准则;为人夫者,“若妻实犯礼而出之,乃义也”;为人妻者不仅要具备“六德”,“又当辅助君子,成其令名”。
  朱用纯,明遗民,字致一,号柏庐,江苏昆山县人,一生教授乡里,作《治家格言》世称《朱子家训》。作为平民家法的典范,《朱子家训》的内容贴近平民生活,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内容。其一、关于勤俭节约,如“黎明即起,洒扫庭除,要内外整洁”,“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其二、关于祭祀,如“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其三、关于家庭伦理,如“薄父母,不成人子”,“长幼内外,宜法肃辞严”。其四、关于品德修养,如“人有喜庆,不可生妨忌心;人有祸患,不可生喜幸心”。其五、关于报国、如“读书志在圣贤,非徒科第;为官心存君国,岂计身家”。

      王铿<默记>中的滕元发也是一个相骨高手,杜祁公为相时,曾夜召滕元发撰文稿,元发夜人,观其形貌,感慨地说:“此人骨相穷寒,岂宰相之状也厂杜公命左右秉烛,手展书卷而观之。元发在旁,见社公眼有黑光径射纸上,方悟杖公之贵在眼有黑光。这就是明眼人得天独厚的便利了,滕元发虽然善相骨,一见杜祁公即知其无富贵之相。然而,杜公骨相不贵,却贵在眼有黑光,盲目人若相杜公,必然失算。王侄这段记载显然是为祁国公社衍的显贵寻找依据,实际上是否如此,今人就不得而知。

   杜祁公做宰相,在家吃饭依然是饭食面条。生性喜欢清淡俭省,在官却不点官烛,仅用一盏小油灯,灯光如豆,闪烁不定,与客人相对而坐,闲聊而已。因此,年过八十.

    范仲淹的儿子范纯仁,官当得比他父亲还大,做到宰相,更节俭,他每天从衙署下班回家吃饭,先换上粗糙的短衣服,将官服方好。他从小就不怎么吃肉,不是不爱吃,是有所节制,吃简素的饭菜,不论当小官当大官,生活一直是这样。不让嘴上滋生腐败。人问他为什么这么节省,他说:“唯俭可以助德,唯恕可以成德”——你见过嘴上腐败,喜欢吃喝而为人很廉洁的吗?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