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宋、金、元东平府学名士补(一)  

2016-11-16 17:37:42|  分类: 课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巩庭芝(1099—1163),字德秀,号山堂,山东须城人。南宋建炎初年迁至武义。少时,受业于名儒刘安世。迁武义后,在明招寺办学(明招书院。朱熹、叶适、吕祖谦、黄干、陈亮等名流,先后莅临讲学。求学者纷至沓来,有弟子数百人。武义从此文风兴盛,文人学士辈出。

   绍兴八年(1138)进士。初任建德县尉时,寇盗会聚劫掠,远近忧惧。乃设伏兵,擒其首斩之,众遂吓散。绍兴二十八年,卸任太平州录事参军,与长子湘在信州论文作诗,商议民情国事。晚年,由诸暨知县提任左承议郎、太中大夫,主管台州崇道观。政务与讲学之余,专事著作。以病乞归医疗,未及一月卒。

    因病便医学还武义,未及一月竟卒。葬太平乡福圣院西山(即为现熟溪街道,周宅村福圣寺)。

著有《山堂类稿》六十卷;皆诗赋、书疏序赞、表启论记之作,又有《易图春秋》、《耳目志》、《群经说林》,又合一百四十余卷,著作之富,被陆游誉为“经为人师,行为世范”。明代宋濂赞曰:武义人士知尚义理之学自庭芝始。庭芝及三子三孙一门七人中进士。

    巩庭芝于绍兴八年(1138年)中进士,在山东时就是一位颇有名气的儒者。南迁武义之后,巩庭芝就在明招寺传道、授业、解惑,其弟子有数百人,并著有《山堂类稿》等)。他的讲学活动,在武义的历史上写下了“武义人士知义理之学自庭芝始”一笔,武义的知县汪正泽概括为“前席开朱吕,贤声属祖孙”,是明招理学文化的先声。

   明代宋濂撰的《巩丰传》记载:“武义有巩氏,自庭芝始。初庭芝登元城刘安世之门,以道学为东平倡弟子,受业者恒数百人。南迁武义后,以所学化导如东平,故武义人士知尚义理之学自庭芝始,至其孙巩丰、巩嵘又从东莱吕祖谦游,于是中原文献,丽泽渊源,萃于一门。”

    刘安世(1048-1125),字器之,号元城、读易老人。魏(今河北馆陶刘齐固村)人。北宋后期大臣,以直谏闻名,被时人称之为"殿上虎"。熙宁六年(1073年),登进士第,不就选。从学于司马光,司马光拜相,荐刘安世为秘书省正字,又以吕公著荐,任右正言,累迁左谏议大夫,进枢密都承旨,章惇掌权,贬英州安置,徙梅州,徽宗立得赦,历知衡、鼎、郓州及镇定府。在蔡京为相后,连谪至峡州羁管。卒于宣和七年(1125年),后赐谥忠定。有《尽言集》。

   在旧《广东通志》中被称为广东古八贤之一,与东晋程旼、唐代韩愈、张九龄,北宋狄青,南宋文天祥、蔡蒙吉及明末抗清名将陈子壮齐名。

    刘安世:北宋最后一位直言谏官

    北宋重臣刘元城谪居梅州,在州城中创建了第一所书院--梅城书院(后世称之为元城书院),创梅州办书院之先河。

  刘安世言:“郓州学教授周穜上书,乞以故相王安石配享神宗庙庭。穜以疏远微贱之臣,怀奸邪观望之志,陵蔑公议,妄论典礼,伏望重行窜殛,以明好恶。”苏轼言:“臣忝备侍从,谬于知人,至引穜以污学校,谨自劾待罪。”甲午,罢穜教授,归吏部。

    此周教授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建议将王安石配享神宗庙庭。立马遭到大臣的弹劾,可见王安石结怨朝廷,真是官怨鼎沸。苏轼肯定也是一个,他为自己的荐人失察而后悔,并自劾待罪,这表明,他对王安石所作所为是相当不满的。


                                          书室揭刘元城陈了斋像以自厉

  宋朝 高斯得

我昔天台游,偶得陈公像。

以公谪是邦,祠堂悬真相。

寻执宪于衡,复得划元城。

以公子孙寓,家传遗写真。

揭之书室内,朝夕得晤对。

焉能为之役,妄意他年配。

刘公色贞坚,疾惇固宜然。

陈公甚和易,排京乃敢言。

惇京为腐草,二公长不老。

汝其择于斯,庶以传不朽。


读刘元城言行录

宋代   真山民 

一扫权奸九十章,七州不惮历炎荒。

黄粱富贵百年短,青史是非千载长。

丞相虽存心已死,先生既葬骨犹香。

向令铁汉常留在,天下何缘有靖康。


     吕祖谦在明招山、武义南乡也写了一些诗词。《明招山居杂诗》、《题绿映亭》诸诗,为淳熙二年所写。《江南序·游水帘亭》和《归途咏》约在乾道三年时所作。此外还有哀悼巩庭芝妻钱氏的《巩采若府推母钱夫人挽章》五律两首。

   

    刘元城有言: 子弟宁可终岁不读书,不可一日近小人。 此言极有味。

    北宋宰相司马光推荐刘元城到集贤院供职。有一天,司马光向刘元城说:“你知道我为什么推荐你吗?”刘元城说:“是因为我和先生往来已久罢!”原来,刘元城中了进士后,没有马上进入仕途,而是跟着司马光学习了一段时间。司马光说:“不对。是因为我赋闲在家的时候,每到时令节日,你都会来信或者亲自来看我,问候不断。可是我当宰相以后,你却没有一封书信来问候我,这才是我推荐你的缘故。”

  这就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君子之交,源于互相宽容和理解。在这理解中,互相不苛求,不强迫,不嫉妒,不黏人。所以在常人看来,就像白水一样的淡。

  道理谁都懂,但是有多少人能做到呢?你有没有更偏心身边那些不送礼、不吃请、不拉帮结伙、不阿谀奉承,只埋头工作的朋友、同事或下属呢?因为很少有人能意识到只有这样的人,才是发自内心地在支持你并且无所图。可惜的是,利益蒙住双眼,人们往往就看不到平平淡淡的那份真情了。


        铁汉刘安世:因讲真话遭人追杀,历经九死一生依然本性不改

                  文   晏建怀

   刘安世虽然人称“殿上虎”,除了他自己刚直不阿之外,还有一个环境问题。说直话要有说直话的环境,能说直话时,说直话者是“直臣”,不能说直话时,说直话者就是“佞臣”,成了被排挤、收拾、打击的对象。

    元祐八年(1093),高太后去世,宋哲宗亲政。此时,宋哲宗已经十八岁,风华正茂。他从小佩服父亲宋神宗的胆识和气魄,亲政第二年便改元为“绍圣”, 意思是继承先皇宋神宗的遗志,以推进改革大业为己任。于是,他起用章惇为宰相,把司马光时代外贬的改革派召回重用,那些与司马光政见相同的人士,纷纷罢官免职,刘安世自然不能置身事外。

   但在刘安世问题的处理上,着力最多的却是章惇那双幕后推手。章惇是有恨必雪、有仇必报的人,他当年因为变法,被司马光贬官,他上台后,司马光本已去世,入土为安了,但他不仅请示宋哲宗削夺了司马光的封号,甚至还要掘墓鞭尸,其复仇心态,可见一斑。

   刘安世在谏官任上,曾多次弹劾章惇,因此,章惇收拾起刘安世来,简直是往死里整。章惇任相后,把刘安世贬官至岭南英州,后来又贬往梅州。职务越贬越小,人也越贬越远。章惇欲置刘安世于死地的目的非常明显,欲杀之而后快。他见刘安世在心理和生活的双重折磨下,依然顽强不屈,竟然利用手中的权力影响,从背后捅刀子。一次,一位宫里使者领命去朱崖处置一位罪臣,临行之前,章惇向宫使面授机宜,交待他去一趟梅州,想方设法胁迫刘安世自杀,但最终没有做到,刘安世不吃这一套。

   章惇一计不行,又生一计。他破格录用一位土豪为转运判官,条件是要求他诛杀刘安世。土豪得官后,快马加鞭飞赴梅州,梅州太守颇有恻隐之心,他知道此事后,特意安排人到刘安世住所,劝说他躲避一下。刘安世却面不改色心不跳,与前来劝说的客人饮酒谈笑,从容自如,随后写了一封遗书交给仆人说:“万一我死了,你按书上的安排去做。”然后继续与客人饮酒。事也凑巧,判官太性急,一路狂奔,竟于离梅州二十里的地方吐血而死,所谓“天不灭刘”。

   后来,宋哲宗的第一任皇后孟氏因故被废,宋哲宗扶正宠妃刘氏为皇后,章惇又状告刘安世当年攻击征聘奶妈之事,针对的就是现在的刘皇后。他说动宋哲宗下旨,命令人用槛车押解刘安世入京受审。当槛车还在路上,宋哲宗却去世了,他的弟弟宋徽宗继位,大赦天下,刘安世又侥幸躲过一劫。

   宋徵宗前期,曾重新任命刘安世为集贤殿修撰,郓州知州等职务,命运看似有所改变。然而,到后来蔡京出任宰相,他也像章惇一样,把刘安世往死里整,连续七次把刘安世流放蛮荒之地,最后发至峡州拘禁监管,而这时,刘安世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后来,政治气候稍有放松,才为他复职为承议郎,不久,便去世了,终年七十八岁。

   刘安世一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贬谪的路途上度过的,而且大多数地方都是穷山恶水,据说当时有个“八州恶地”的说法,即“春、循、梅、新,与死为邻;高、窦、雷、化,说着也怕”,就是说贬官到这八个州的人,必然九死一生,不死也得脱几层皮,而这“八州恶地”,刘安世因贬官流放去过其中七州,最后安然无恙,被士大夫们惊叹为奇迹,赞称为“铁汉”!

   北宋到达宋哲宗、宋徽宗时代,自“熙宁变法”以来的“新旧党争”,到这个时候已经呈惨烈残酷之势了,斗争的程度,已经由开始的政治分歧、当场辩论,演变成了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斗争,有人因党争一步登天,有人因党争一夜成囚,北宋前期宽容的政治氛围、光明坦荡的朝风士气,已经被斗争秋风扫落叶一样扫除殆尽,而北宋也正是在这种外有强敌、里有内耗的情况下走向了衰亡。而刘安世作为一名谏官,坚持讲真话、讲直话,为此受尽了新党人士的残酷迫害,多次面临生命危险,但他不改初衷,坚强不屈,就这一点来说,他称得上北宋最后一位铁骨铮铮的谏官。

   《韩魏公祠堂绘画遗事记》碑,详细记述了北宋名臣韩琦在定州为官三十年后,定州民众相约在韩魏公祠堂两庑绘韩公在定州为官的事迹。

   韩琦是北宋著名的政治家,历任仁宗、英宗、神宗三朝,治军、施政功绩卓著,对北宋政局产生了具大影响。在定州石刻馆院内西侧竖立着一通《韩魏公祠堂绘画遗事记》碑,该碑记述了北宋名臣韩琦在定州为官三十年后,定州民众相约在韩魏公祠堂两庑绘韩公在定州为官的事迹。

  该碑立于宋元祐五年(1090年),高262厘米,宽100厘米,厚23厘米,青石质,圆首,碑额篆书“宋韩魏公祠堂绘画记”,碑阳阴刻楷书,全文34行,满行25字,约一千余字.现兹录于下(“□”用以替代无法辨认之字):

  左朝奉郎充龙图阁待制权知开封府兼畿内颧农使飞骑尉赐紫金鱼袋严叟撰

  左通直郎充集贤殿修撰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赐绯鱼袋刘安世书

 

    元城学派是北宋刘安世所创立的学派。刘安世,大名(今属河北)人,字器之,学者称"元城先生",因称所创学派为"元城学派"。幼以其父仲通与司马光为同年至交,即前往拜师学道。熙宁初年,进士及第,但不就选,仍回到司马光身边,从学儒家经典。问及"尽心行己之要,可以终身行之者",司马光答之以"诚",并说求"诚"须自不妄语开始。安世自此力行七年,多有所得,又与颜歧、石子植、韩撝则、陈瓘等往来甚密,多受教益,因创以笃信力行为特点的儒家学派。

    刘安世从学弟子甚多,著名者有:吕本中、李光、孙伟、马大年、刘勉之、曾恬、曾几、李孟博、曹粹中、潘畴、孙蒙正、刘芮等。

   元城学派学问,他们自称只有一个"诚"字,安世曾说,"某之学初无多言,旧所学于老先生者,只云由"诚"入,某平生所受用处,但是不欺耳。今便有千百人来问某,只此一句。"认为"诚是天道,思诚是人道,无人无两个道理。"要做到"诚",必须"不妄语",必须"笃信力行",他们曾说:"为学惟在力行,古人云,说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说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故以行为贵"。要作到守道力行,"只一勤",如有间断,"便不可谓勤。"

   元城学派还主张兼学诸子百家及佛道等,认为"若象数可废,则无《易》矣;若不说义理,又非通论,两者兼之始得。"又认为"儒释道神,其心皆一",学者可以兼学,并有所弃取。他们还主张,"居家,惟是尽一孝字;居官,惟是尽一廉字……立朝事君,惟是尽一忠字。但守得此一字,一生受用不尽。"(《宋元学案》卷二十《元城学案》)

  元城学派代表著作有:刘安世《元城语录》、《元城谈录》、《元城道护录》、《尽言集》、孙伟《奏议》等。

   元城学派在社会上有一些影响,曾几曾说,"刘器之(安世)之学问门户,自与伊川(程颐)不同,伊川说话极精微,刘丈只理会笃信力行,亦自有省要处。"

   全祖望亦指出,"涑水(司马光)弟子不传者多,其著者刘忠定公(安世)得其刚健,范正献公(范祖禹)得其纯粹,景迂(晁说之)得其数学,而刘、范尤为眉目。"(《宋元学案》卷二十《元城学案》)其弟子吕本中在此基础上创"紫微学派",刘勉之等创"刘胡诸儒学派",张栻创"南轩学派"等。

     忠肃集二十巻,宋刘挚撰。挚,字萃老,东光人。家于东平登嘉佑四年甲科神宗朝累迁礼部侍郎哲宗即位歴官门下侍郎尚书右仆射以观文殿学士罢知郓州绍圣初坐党籍累贬鼎州团练副使新州安置卒绍兴中追赠少师谥忠肃事迹具宋史本传其文集四十巻见于宋史艺文志久无传本今从永乐大典各韵中裒辑编缀以原书巻目相较尚可存十之六七除青词斋疏等文十七篇谨禀承圣训删削不録各以类排纂厘为二十巻而仍以刘安世原序冠之于首摰忠亮骨鲠于邪正是非之介辨之甚严终以见愠羣小贬死荒裔其为御史时论率钱助役之害至王安石设难相诘而挚反复条辨侃侃不挠今其疏并在集中他若劾蔡确章惇诸疏见于宋史者亦并存无阙其所谓修严宪法辨别淄渑者言论风采犹可想见固不独文词畅达能曲鬯情事已也至集中有讼韩琦定策功疏论王同老攘功冒赏之罪而道山清话遂谓文彦博再相挚于帘前言王同老札子皆彦博教之乞下史官改正宣仁不从彦博因力求退今考此事史所不载而集中有请彦博平章重事疏其推重之者甚至尤足以证小说之诬葢当时党论交讧好恶是非率难凭据幸遗集具在得以订正其是非于论世知人之学亦不为无补矣乾隆四十九年十一月恭校上

    巩 湘:(1119~1191年),字采若,号曲湖,巩庭芝长子;浙江武义人。著名宋朝大臣。

   得父母启蒙,天资颖悟,孩提时即能日记数千言,年十五即赋声课试中举,二十三岁进士擢第,初任永康县尉,掌管军事与治安,一县秩序井然。

     后任临安府录事参军,审现狱案公正及时。狱岁无滞囚。后改宣散郎任信州州学教授,讲论经艺,慕名者自远负笈而至,求学者逾千五百人。添差通州抚州,治左十一郡,岁事大饥,监司合奏,乞委公赈江西十五郡,劝谕放粮,赖以接熟无饥,各郡奏其功劳第一。此后历任临安府推官,升司封员外郎兼司勋,吏部郎中,兼详定一司勅令所删定官,进书转朝奉大夫,迁军器监,乞补外之湖州。

   二年后为明州长史直敷文阁;过半年任浙东提点刑狱公事,后任广东经略按抚使。

    官至龙图阁大学士,在职近四十年。提带亳州明道宫,须城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赐紫金鱼袋皇恩封中奉大夫。

   宋绍熙二年(公元1191年)农历12月终于曲湖巩宅,终年七十三岁,著有《乾道刍议》三十篇。

     有子三人:巩文林,知临安观察推官。巩岘,修职部郎,任抚州金溪主簿。巩峤,奏补文林郎。父卒,侍母数年,卜居曲湖,守贫承志。

    巩 丰:(公元1148~1217年),字仲至,号栗斋,巩庭芝之孙;浙江武义人。著名南宋诗人。

   父巩法,赴京会试得病而逝,时丰三岁。母杨氏,通晓孝经毛诗论语,守节教子。

    巩丰稍长,从吕祖谦学,又拜朱熹为师,敏而早成。

   南宗淳熙八年(公元1181年),以太学生参加对策中进士。出任汉阳教授,福州帅司公事幕,讲授义理之学,影响远近。

   后调任临安知县,江东提刑,政事从简,刑罚从宽,人皆赞扬。陆游荐称:“巩丰文识超卓,文辞宏赡,可备文字之职。”年近花甲,始提任左藏库奉祀,掌贮藏金银钱币之事。丰勤于作文,尤善为诗。筑水帘亭于金柱山(遗址在泉溪镇茶亭)邀请师友朱熹、吕祖谦、陈亮等观瀑,作词唱和,留有《江南序·游水帘亭》、《归途咏》等佳作。

   朱熹晚年病休,巩丰常去信慰问,求教,得复信八千余言,多谈诗词之作。其文无怪诞华巧,而以理屈人,片词半牍皆清朗,深言好趣,尤工为诗多至三千余首。

   陆游赞其诗才:“能追无尽景,始见不凡人。”叶适赞曰:“简牍尤妙美,一字不可加。”

    巩丰性质易无岸谷,告老还乡后,常载一瓢独行田野过问农事,登高北望,感慨不已。巩丰于宋嘉定十年(公元1217年)卒。叶适为其作墓志铭,明宋濂为其撰传。

    遗稿《东平集》二十七卷。

    巩 嵘:(1151~1227年),字仲同,号峒子、厚斋,巩丰胞弟;浙江武义人。著名南宋大臣。

    父亡逾月,嵘始生。幼时,母授字之形声,十五岁时就学于明招寺,得吕祖谦教。探索深奥学问,能神会心领,出题作论,使同舍钦佩。

    南宋淳熙二年(1175)中进士。初授建德县尉,赈济灾荒不遗余力,父老赞其“有乃祖遗风”。后调知丽水县,筑括苍寨,计划周全。提辖掌货务都茶场干办诸军审计司,抑制豪吏勒索,茶盐价平,岁入亦增。

    后迁太学博士,进大理寺丞,出知尹州。办理冶铸钱币之事。置高陶洗遗铜,铸钱十五万缗,使楮(红纸币)铜(钱)同值,国库得充实。待升太学博士,为大理寺丞,疏陈时政缺失,触怒丞相,贬知尹州。增修城郭,整训兵甲,奸贼遏止,一郡服帖。后任礼部侍郎,直秘阁学士,因谏议刚直而免职。赴知温州,利导海高,营造兵舰,加强海防。古稀之年任江西转运判官,旋任司封郎中。

    为官五十余年,廉明清正。垂暮请老回乡,杖履溪山间,弄花浣月,徜徉忘返。

     宋宝庆丁亥年(公元1227年),终武义太平乡昭化里曲湖,终年八十七。

     有子巩友闻,儒林郎,台州司理参军。友说,从事郎,温州司理参军。有孙巩端祖,从事郎,瑞昌县尉,著有《厚斋文集》八十卷。

    巩 信:(生卒年待考),安封人(今浙江建德)。著名南宋朝将领。

    曾经作过荆湖都统。他为人沉着冷静,智勇双全。后来加官进爵,升为江西招讨使,隶属文天祥部下。

    他初到都统府时,文天祥拨给他义士一千名,他婉言谢绝不用,到了江西之后自己招兵买马,集兵三千余数,亲自训练,作好战备。

    不久,元兵南下,他亲率兵马与元军交战于石岭一带,身受重伤后投崖而死,以身殉国。

 


      《东平茶刘族谱》旧序选集 

一、合   修   谱   序

 首届创修主编——宋都统制大将军宝公序

    东莱吕先生有云:古之言姓者,统其祖考之自出,百世不易也。吾祖姓其来远矣,奈世故更迭,莫能详其派系之源。虽出河北山东道东平府,靡究其始,姑以近代纪之。吾父隆,生宋癸酉元佑八年。值高宗南渡,携老幼再造,已三十六年於兹矣。建炎庚戌初,杨么盗起,眷属流离,不知其所。惟吾父殁於绍兴之后,幸独存余。余生五子,各已婚娶,子孙众多,族裔稍盛。诚恐支分派别,将无统绪。僭效古人为置家谱,垂示后昆,俾世世无失其序云。

                             茶 刘 氏 三 代 孙 宝 撰    宋乾道九年(1173年)

     第二届续修主编——宋义士用杰公序

     盖以人生天地间,如木之有水,水之有源。夫本源者,其所始也。本植而枝叶盛,源深而流脉长,此诚然之理也。因作而叹曰:“吾祖之本源,原出山东,止於华邑,已数世矣”。因观祖系图,由乾道迄今,百有余年,蠹弊之甚,勿堪垂示。子孙繁衍,不容不续。而彰之以纪序次,亦俾子子孙孙,知所自矣。

                                   茶刘氏六代孙用杰公敬撰     宋咸淳十年(1274年)

  孙觌《鸿庆居士集》

 洞庭善庆堂置酒小诗寄之

  幽絶小蓬壶参差见画圗乱青山四出一碧水平铺洲蕋红相照沙茸细欲无莲房骈百子橘圃聚千奴布谷休催种提壶且劝酤楚腰飞燕燕秦缶扣乌乌便旋惊回雪连娟引贯珠西风催画鷁落日咏骊驹浩荡川原隔惊呼嵗月徂寥寥清夜梦直拟控搏扶


      光禄董公挽词

      旧学江都相遗忠太史家绛帷今寂寞青简尚光华谩奏三千牍犹传四十车诸生半齐鲁东望涕横斜

    二

帐殿旌旗巻辕门鼓角悲江边五马渡天上六龙飞感愤冠冲发追攀肘见衣兴元戡难日零落寸心违

        董夫人挽词

      象服夫人贵荆钗列女风生儿真孟母择壻得梁鸿书费囊衣尽杯行涧藻丰龙池飞霹雳双剑已腾空

       董令人李氏挽词

   阆苑收花去无心对紫微寥寥鹤夜怨角角雉朝飞石窌名犹在邯郸梦已非郎君真骥子玉立换朝衣惠

        彦达承事挽词

鸠杖尊三夀龟床閲九龄名留髙士传光掩少?星圯下无遗躅江边有独醒潭潭馀庆在鸾鹄满家庭

       二

     逐客生还后臞翁耄及时长鸣风雨夜耐老嵗寒枝坐閲炎凉改宁随燥湿移只鷄浇斗酒敢忘故人期

         大资政张公挽词

大笔文章手飞扬独妙年判花森玉笋视草对金莲讲肆聨重席官花卧八塼他年紬石室妙絶冠遗编

         二

       礼絶迂三顾恩荣閲九迁秉钧平似砥履坦直如弦晋室戎和日周家鼎定年金瓯方卜相飊驭已超然

         三

   辇路追髙躅聨翩接两驺犹蟠倚天剑尚舣济川舟元帅俄分阃羇臣亦首邱一杯相属地囘首涕交流

       侍郎唐公挽词

     危言屡伏青蒲上直笔犹存白简中但见刳蟆救月蚀孰知炼石补天空牛鸣尚鬬床头蚁蛇影犹悬屋底弓一代风流今顿尽佳城白日卧

    滕公洪内翰母夫人董氏挽词

    鳲鸠一徳本来均七子劬劳咏棘薪种玉已成双白璧起家还见十朱轮鳌扉独步中兴日麟阁他年第几人送客谁为千家诔要看彤笔写光尘

        二

      万里龙沙握?馀古来忠孝两全无范滂死去亲犹在苏武生还老益孤旌节尽从蛮檄落彩衣重向鲤庭趋天敎住世如金母一笑迎还合浦珠


朋溪双莲记

徽猷阁待制董公令升卜居宜兴县治之北五里面南山俯流水筑室居焉自号朋溪溪之南有废田数十畆地与下污荆溪水漫而为一公损原直以取之规为大池植莲其中夏秋之交华叶芬敷繁红蔓緑风濯雨洗弥满四际如烟葢云幢霓旌羽扇错出乎珠宫贝阙之间世传所谓芙蓉城者不能过也未几忽産双莲竒姿殊状创见一时?客聚观太息公亦未之竒也越明年复生骈头并蒂繁丽丰硕翘然特出衆华之上公始异之客曰古有至人结茅宴坐山灵为之筑垣一夕而就如不见容则移文勒囘俗驾鬼啸于梁枭鸣于树妖狐夜嘷羣?尽出不得须臾宁焉公世家青社名园甲第为州东之冠南北阻絶不得还聚数百指侨寄异县其母齐安郡太夫人思望故里抑郁不乐公稍依仿旧制营一亭于舍旁于艺木芍药衆香草环之物也良是他日率诸左右奉板舆以?太夫人欣然娱笑如故过家饮酒欢甚自是晨夕燕嬉率以为常比捐馆舍塟有日矣方冬大寒发一花千叶重跗累萼艶丽殊常送客惊异以谓木芍药公所手种以娱亲者殆纯孝之感及是双莲又出池中凡三年三见之繄公隠徳髙行不愧于屋漏故溪神土伯相为守?呵禁不祥草木効灵间见曽出直家庭之盛事观不可上已昔周公得禾异畆同颖以名其事至于芝九茎木连理茅三脊神竒之纪于书传班班可考皆非偶然者公图以示俾书其后绍兴十八年八月日晋陵孙某记

 

       东平集序

观文殿学士东平吕公以文学政事被遇神宗皇帝于熙宁元丰间进居从官大臣之列魁垒硕大世显三朝十直殿庐四易旌节竒龎福艾独殿诸臣老享夀八十薨于赐第终始大节具载国史而平生所为赋颂名碑制诰册命书奏议语之文数十万言藏于家凡若干巻号东平公集方是时也海内乂安二三大臣或操法令以断天下事而稽古不至秦汉以上天子慨然振千嵗积坏之蛊以追迹二帝三皇之始尊经崇儒崇王贱霸张王大中不杂他道一代弥文炳炳煌煌皆诗书礼乐仁义之实而左右前后之臣通经学古鸿文大手笔足以润色太平者皆不能称其位公自逺方召见擢侍讲帷掌内外制由三司吏遂跻丞辅魁名硕实为世大儒一时学士大夫慕其风声奔走谈说以不及为恐余读其书然后知公遭遇之盛所谓百世一君千载一时殆非偶然者也自六经之道熄而百子各自为宗怪奇可喜之论杂出于其间而六代弦匏之器雅颂之音已不接于世俗之耳目如张释之固无甚髙论文帝犹曰卑之秦孝公闻帝王之道三日而无所见焉士中有所挟者莫不欲夸见所长驰骋一世以就功名而流落不遇伏岩穴以死无足怪者惟公亲逢圣主明道术于絶学之后续微言于将坠之馀志合言行应期而出不数年遂参大政谋谟讽议劝讲论思典册施之朝廷乐歌荐之郊庙扶衰救敝尊主庇民之言丰财裕国治兵御戎之?弥缝政事之体不谬于古推原道徳之旨不悖于今声气相交风动云兴如龙吟虎啸如凤鸣髙冈之上也辞丽义宻追古作者如弹有虞氏之琴如鼓淸庙之瑟一唱而三叹也太音希声振越浑鍠如钧天之奏撞千石之钟振万石之簴也公之文章用于世传于今觉于后乃如此非所谓百世一君千载一时者乎虽然以公大臣践歴中外四十年尝一斥建安再贬宜城而辞气浩然百折不衰至一觞而一咏戏语弄翰率然而作未尝少贬以就俗根极理要一本于今经义非元志于文辞以循人年日观美而已神宗称公性与道契文为嗣宗赐礼一传天下颂之岂不信矣乎公之曽孙右通宜郎靖遭建炎兵火焚庐之祸徙家晋陵始从余游一日出公遗稿请余序而识之某为书生时词习公文知敬慕公至于今老矣倘得以姓名托于公文之次岂非区区之愿也哉公所著书又有孝经论语注解周易大传尚书周礼义毛诗集传注老子道徳经庄子内篇凡若干巻皆不列于此而注庄子方盛行于世公讳惠卿字吉甫爵东平郡公云



     宋故吕恭人胡氏墓志铭故东平吕公出入文武佐佑三朝周旋二府四拥将旄十迁殿学士宠禄光大为天下巨室赐第一区壮丽甲淮海族大家肥舄奕蝉聨孙男之胜衣冠者数十人晨起诣寝门问安否退就学舎施施然如鳯九雏集于仓梧翠竹之上一时公卿大夫慕其家法荐女请昏者不可为数于是龙图阁学士胡公以息女归公之孙寔奉直大夫讳申之妻通奉大夫讳渊之妇是为太恭人太恭人入吕氏门内逾千指上自姑嫜下至媪御事尊慈拊育卑幼无一不当其意者春秋馈祀眡牲省器治酒食接缀宗姻皆中节法观文公薨天子赠?加等官其子孙七人太恭人曰皆公孙也奚择请分受之奉直公称善表请于朝有?从之以故二子皆不及人皆以为难后十年靖端被赏延皆有名籍于吏部靖今右奉议郎贤而有文尝一试礼部治县有能名以经界不中因失部使者意触罪罢归靖皇恐谢太恭人曰崇寜中蔡京当国日雠复故怨观文公斥居建安汝祖徙海上翁亦迁滁阳其家破矣未??恩甄复父子祖孙团栾如初真一梦耳汝小官忤大吏获罪宜也姑省循以俟其视宠辱盖如此喜读书畧通大指晚学佛寡居二十年宴坐一室表里翛然若无意于世者初感?疾便节后事才三日而逝实绍兴十九年六月三日也享年六十有八太恭人以夫贵凡三命赐号宜人靖登朝乃得今封姓胡氏鄂州崇阳县人祖拚赠开府仪同三司少师父龙图公也故先奉大夫生四男子长端右廸功郎建康府溧阳县主簿早卒次即靖也次翊未命而夭次●右廸功郎孙男女七人安时安诗安持女适右廸功郎监潭州南岳庙孙大宗左廸功郎蒋亿右廸功郎洪熚馀未行诸孤卜以其年八月庚申?于平江府吴县长洲乡之横山祔奉宣公之兆壻大宗某犹子也知太恭人为审铭曰

横山之阳兮夜漏尽谁氏?母兮车辚辚哀哉抱官兮身欲徇路人失声兮涕如陨盖苫藉草兮茹荼堇杖而土负兮起一笨有坟岿然兮髙可隠刻此铭章兮视不冺

    大德二年他(王构?)为参议中书省事,以选士为急务, 举同乡陈俨,王恺.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