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何日你再倡野风  

2015-02-10 11:40:18|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你就像秋天北方田野里的一株红高粱。”每每想到家山兄,我都能想起魏巍作品《谁是最爱的人》里的句子。
       杨家山是我高中时期的同学。当初,我对他的印象不深刻,只记得一个黑瘦同学,稍有时间就躲在教室的后面一角背啊背。高二的年假,他回家很晚,有一天学校食堂没饭,父亲领他到俺家吃饭,我们才稍稍接触,但是所说也不多。以后还去过几次,有啥吃啥,没有专门为他做菜。但家山牢牢记住了,以后接触的三十多年中,每说到俺当教师的父亲,他都是满怀深情与感激。
      家山的数学和英语特差,高中毕业连预选都不能进入。记得我高中复课考入泰安师专后,家山也毅然不再参加高考,而是到县酒厂从事文秘工作。他的文笔是好的,再加上吃苦耐劳,很快就在酒厂站稳了脚。
       父亲关注学习好的学生,也关注喜文乐诗的弟子。他长对我说:“杨家山父亲早逝,母亲也在他读高中时去世,为了生计,他曾到山西挖煤,真是一个苦水里长大的孩子。他凭着自己的文笔而谋生,你考上学后也要向他学习,多在写作上下功夫。”因为我也喜欢文学,其后便和家山兄有了较多的联系。
    家山大约1998年左右创办“野风”文学社,鼎盛时期全国大约几百人。家山兄曾有一个志趣相投的女友,但因为其家嫌家山穷,最后终于棒打鸳鸯;苦闷中,湖南姑娘张意中和家山兄鸿雁传书,最终结为秦晋之好。记得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和朋友骑自行车到家山兄家相聚,吃着意中嫂煎糊的花生米,看着强保中的新生男婴,我们为他们贫困和美的生活而宽慰,以为这就是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在泰安师专,我曾相应家山兄而组建“野风”文学社泰安分社,我是首任社长,矮一级的郭涛是下一任社长,社员以泰安师专和泰安师范的文学爱好者为主,人数最多时大约接近70人。其时,学子思想活跃,我的同乡学兄政史系马启岱筹办“宇宙风”文学社,在全省引起较大反响,我们的“野风”文学社泰安分社与之呼应,在泰安高校成为两道耀眼的风景。
     师专毕业后,我到东平当教师,家山兄又被选派到县武装部从事文秘工作。期间,为了有更好的写作环境,我想法设法到县教育局从事文秘工作,郭涛因为文笔出色分配到泰安市教育局从事文秘工作,和家山兄有着一样曲折人生经历的本家学兄颜丙环也在他鼓励下以拔萃的文笔到乡镇从事文秘工作。至此,我们这几个文学发烧友终于步入半工作半创作的人生新途。
     之后,家山兄借调到省军区从事《山东国防报》副刊编辑工作,这是他和意中嫂写诗为文最丰盛的时期。他们童年加入省作协,两人合用笔名鲁湘,曾出版诗歌集《两道目光》、小说集《两行足印》、散文集《两袖尘风》等,已整理杂文评论集《两指弹剑》、诗歌集《两肩绿荫》等。大约2008年3月,在我担任东平县作协主席数年后,我们和作家报社一起在东平县城举办了“杨家山、张意中作品研讨会。”活动由我们的高中同学周自强谋划和赞助。
      在家山兄于《山东国防报》借调期间,我的多篇诗文发表在报纸的副刊;一次,我和学弟徐广华到山师大拜访著名评论家宋遂良,夜晚曾到家山兄处小聚;以后,家山兄偶回东平,我和几位文友邀他到一家名为“天天好运”的餐馆小聚。以后,家山兄、意中嫂回家过年,都挤出时间到接山中学拜望我离休居住的父亲,我们见了谈诗论文,每人心里都知足快乐。
      这几年,家山兄回东平武装部工作,慢慢混上副科级;他们的儿子也争气,先考上山财大,以后入伍又考上南京陆军学院。我也慢慢出了几本书,孩子也先后上大学,后在山艺读研。郭涛由教育局转市委研究室,逐步成为副处级;丙环哥由乡镇调县机关,徐广华也由文学硕士毕业后到机关从事文秘工作。记得2014年暑假,郭涛到东平出发的空余,我和家山兄、意中嫂和他相聚,一直不饮酒的我难饮数杯,家山兄则几乎喝的大醉。我的稳,家山兄的豪,由此可见一斑。
       我县图书馆建立后,暑假期间县作协组织了东平作家赠书活动,我和家山兄、意中嫂、丙环哥一起参加了仪式;在此之前,由家山兄谋划,我们为文友徐衍喜兄举办了个人作品集《悬心》研讨会。这几年,我们唯一的苦闷就是不能超越自我,所写诗文总在一个高度打转。我们常常自我安慰说:“忙过这几年,不再弄官样文字了,或许我们会有新的突破。”家山兄在构思新的长篇小说,我则在谋划市井散文,我们都满怀憧憬的心情期盼明天和未来。
    今年2月,一直谋划和儿子到南京看书画展。5号前去,6号晚,郭涛在济南打手机,告诉我家山兄车祸危重,我和孩子7号坐高铁回,8号早去他家中,得知家山已经辞世。听着意中嫂子泪干的哭诉,我和爱人、儿子都不相信是真的,我的精神几度错位和恍惚。
     家山兄虽嗜好烟酒,但他的身体是好的。如果没有这次车祸,他再活个数十年不成问题。或许,他会像之前急人所急,会为儿子发展继续谋划。或许,他会写出全新的诗文,为我们这个小县文坛增添佳话。一切都在这次事故面前戛然而止。家山兄,与共与私,你都走得太早太急啊。

     好似两周前,家山兄告诉我,我老父和母亲来县城时,一定约他和意中嫂聚聚。他说:“老师年纪大了,见上一年少一年。”我说:“好的,家山哥,这事我近日就办,你放心。”没想,这样的小小约定没能完成。8号中午,我们全家开车去父母那儿吃午饭,看着年迈的父亲,我没有敢把家山辞世的消息告诉他。不知道这个让人心碎的消息,能够在父亲那儿隐瞒几时?
       看惯了世间的人情冷暖,不知道被家山兄多方帮助的人们是否能在今后照顾意中嫂母子?我和丙环哥相约,以后多到意中嫂处走走。哥们早逝,兄弟尽力。从没想过为早逝的文朋诗友写忆文,但家山兄之失是东平文坛之疼,是我们这些旧好心里割伤,不说如鲠在喉,寝食难安。家山兄,一路走好。
    


 


何日你再倡野风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何日你再倡野风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何日你再倡野风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何日你再倡野风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