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元朝前中期两个规模最大的雅集—雪  

2014-03-13 11:42:27|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代的蒙族统治在很多人眼中都是造成了汉文化的衰蔽,但近来的一系列研究表明,元蒙政权对待汉文化时采取了相当宽容的政策。①蒙古初期大量利用招降政策来巩固统治,同时对降附者的固有文化、宗教用一!生活习惯并不加以破坏。降附者只要不背叛,也会保全他们的富贵功名,并没有历史上杀戮功臣的惨剧出现。其内在原因主要有两点:第一,蒙古的部族数量太少,不得不招纳臣服族群扩大其实力,从而产了“以降制降”的政策,以此维持北方秩序,防南宋北伐,有数十年之久。第二,蒙古崛起于荒漠原野,本身没有成熟定型的文化意识与宗教形态,因此对降附者的固有宗教文化,由惊奇而崇拜,由崇拜而吸引同化。②这一点在元初雅集的开展中就可以得到印证。元朝前中期两个规模最大的雅集—雪堂雅集和鲁国大长公主的天庆
寺大会,就都是有着官方背景的。
     雪堂雅集是至元年间僧人雪堂在自己的禅房天庆寺举办、由当朝19位名公参加的文士雅集。雪堂俗姓张,名普仁,字仲山,号雪堂。他随父在丰州(今内蒙古绥远托克托)时,就因机锋灵峻而得到元附马阔里吉思赏识,请他主持当地的法藏院。至元九年(1272年)奉世祖诏入大都,咐马又出重资购得遭受过兵火的永泰寺遗址作为他待问驻锡之所。至元二十二年(1285年),皇孙甘麻刺于永泰寺旧址为雪堂重构寺院,是为天庆寺。从元世祖忽必烈,到皇孙甘麻刺、雪堂,都可说是皇室贵宾。同时,他于“禅悦余暇”,又乐于从士大夫游,自己的禅房天庆寺便成为当时名公的雅集场所。从雅集参与者王挥《秋涧集》卷十八《题雪堂雅集图》、卷四十三《雪堂上人集类诸名公雅制序》、卷五十七《大元国大都创建天庆寺碑铭并序》,和胡抵通《紫山大全集》卷二《题雪堂和尚雅集图》等文可知,在至元年间天庆寺举行了多次雅集,其中重要的一次是包括商挺、王磐、徐世隆、李谦、王挥等19人在内的“即寺雅集’夕,雪堂将19人诗像并刻为“雅集图”以留存。后来从南方而来的很多士人,如赵孟顺也加入这个群体使其更加壮大。这个雅集与西园雅集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首先雅集的地点天庆寺为皇孙甘麻刺所建,有明显的皇室背景。其次,参与人员也如西园雅集一样或是朝中重臣,或是当时名士,同时也有僧人参与其中。从中也可以看出从北宋到元初士大夫雅集传统的文脉相传

     耶律有尚
  耶律有尚,字伯强,辽东丹王十世孙。祖父在金世尝官于东平,因家焉。有尚资识绝人,笃志于学,受业许衡之门,号称高第弟子。其学邃于性理,而尤以诚为本,仪容辞令,动中规矩,识与不识,莫不服其为有道之君子。至元八年,衡罢中书左丞,除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祭酒,以教国人之子弟,乃奏以门人十二人为斋长以伴读,有尚其一也。十年,衡告免还乡里,朝廷乃以有尚等为助教,嗣领其学事。居久之,拜监察御史,不赴。除秘书监丞,出知蓟州,为政以宽简得民情。裕宗在东宫,召为詹事院长史。自有尚既去,而国学事颇废,廷议以谓非有尚无足以继衡者,除国子司业。时学馆未建,师弟子皆寓居民屋,有尚屡以为言。二十四年,朝廷乃大起学舍,始立国子监,立监官,而增广弟子员。于是有尚升国子祭酒,儒风为之丕振。二十七年,以亲老,辞职归。大德改元,复召为国子祭酒。寻除集贤学士,兼其职。顷之,迁太常卿,又迁集贤学士。八年,葬父还乡里。已而朝廷思用老儒,以安车召之于家,累辞不允,复起为昭文馆大学士,兼国子祭酒,阶中奉大夫。
  有尚前后五居国学,其立教以义理为本,而省察必真切;以恭敬为先,而践履必端悫。凡文词之小技,缀缉雕刻,足以破裂圣人之大道者,皆屏黜之。是以诸生知趋正学,崇正道,以经术为尊,以躬行为务,悉为成德达材之士。大抵其教法一遵衡之旧,而勤谨有加焉。身为学者师表者数十年,海内宗之,犹如昔之宗衡也。有尚既以年老,力请还家,朝廷复颁楮币七千缗,即其家赐之。卒年八十六,赐谥文正。

元诗选    周砥


    《商挺 》传载

     至元元年,入拜参知政事。建议史事,附修辽、金二史,宜令王鹗、李治、徐世隆、高鸣、胡祗遹、周砥等为之。


      周砥

    過任彥升釣臺

      雪樹參差短,寒山迢遞明。春流釣臺沒,殘照夕嵐輕。萬化同澌盡,孤名似水清。誰悲范僕射,千載見交情。

      ○出西澗過龍巖途中瞻眺

      適意窮山水,覽物眷時候。蘭薄迷煙孕,桐林仰雲逗。卻立駐幽躅,前臨縱遐覯。谷鳴始嚶嚶,川響復瀏瀏。衝飇激高竹,晴曦艷寒溜。崖複翠羽戢,石觸金鱗皺。妙合理無遺,心怡興難究。逼仄緣石磴,岧嶢陟雲構。豈唯廬霍期,攬此嵓■〈山上咢下〉秀。素履非行險,逸想仍冒詬。遙遙此中情,庶以謝紛揉。

      ○賦得晚晴送禪師

      浮雲暮褰霽,空宇湛然清。復念還山客,遲遲南澗行。新禽響叢木,殘照入孤城。即此閒來往,方紆塵外情。

      ○對新柳

      纔弄新春色,已有縈愁意。欲倚不成眠,待扶還似醉。疏雨飄枝溼,暮雀銜花墜。脈脈獨含情,故園那得至。

      ○送梁生

      荷衣不掩體,客路暗傷春。誰是憐貧者?金陵有主人。

      ○遊龍巖三洞之間酬馬孝常

      商巖紫芝久不采,淮南丹書竟安在?仙人勸我三洞遊,身如騎龍倒東海。海氣茫茫雲霧回,白波捲雪連山來。雙童手弄海底日,紅光一道金蓮開。瑤草綠可折,瓊樹花冥冥。昔人煉丹丹竈在,錦苔繡石光青熒。雷行半空中,逢逢擊天鼓。玉女鸞笙時下來,前頭四足神魚舞。醉拂珊瑚鞭玉虎,我欲因之窮洞府。閒訪八公五雲裏,為說蒼生受辛苦。不然飛出西華顛,太極總仙之洞天。安得周回更二千,直與龍巖之洞相鉤連。蓮花峰上重攜手,笑攬霞觴窺八埏。

      ○春寒慰瓶中杏花

      銀瓶春靜竹風來,愁向花前把一杯。不得幽人相伴住,西園雨裏亦須開。

      ○聞笛聲送任掾

      春水綠波生柳塘,橫吹掩抑復悠揚。今朝送別已惆悵,前時渡江猶斷腸。

      ○經杜樊川水榭故基

      落花風裏酒旗搖,水榭無人春寂寥。何許長亭七十五,野鶯煙樹綠迢迢。

      ○贈昶公

      我本匡廬種蓮者,奄忽飄零塵網中。衣食坐為妻子累,文章翻笑古人同。酒醒瀑布千巖雨,恨滿江波一笛風。閒共山僧語終日,揮絃送目歎飛鴻。

      ○懷玉山子

      伊昔延清賞,玉山仙子家。風吟蘿磴月,雲臥雪巖花。海鶴西飛遠,吴門東望賒。相思似春草,煙雨滿天涯。

      ○戲和呈孝常

      澗房松竹靜煙霏,徑裏蒼苔行迹稀。相與尋君《遂初賦》,江花欲落換春衣。

      ○登西岡望龍池諸峰贈馬二山人

      登臨不涉險,緩步情始暢。振衣西岡頭,矯首一長望。朝陽匿光彩,宿霧猶隱嶂。山靈忽不靳,連峰洶波浪。何許芙蓉青,龍池半天上。銅官從中起,磅礴氣逾壯。回風過林莽,草木皆振蕩。青錦十萬繒,鈿車五千兩。山人地志熟,指顧名所向。窮歷吾豈能,高情倚疏放。平生煙霞志,配此丘壑尚。思欲逃喧卑,結茅計非曠。緣知兵革後,已恐淳朴喪。蕭條采芝意,臨流重惆悵。

      ○晏起一首

      晏起望南郭,依微見遠岑。疏花消夜雨,啼鶯罷秋林。偶有適道意,本無遺世心。不能勤四體,聊用寫瑤琴。

      ○夜坐懷孝常

      待月下石壁,罷琴竹間亭。坐絕百蟲響,旅懷纔夜寧。天高玉露瀉,草木流晶熒。四山湛秋色,萬物無隱形。風蟬抱葉落,雪鵠迎雲停。此時西澗人,柴門久已扃。誰同展清會,念此風泠泠。世難避空谷,憂思同醉醒。偶適不為貴,人生易漂零。茫茫河漢流,熒惑光眾星。干戈未衰息,前途杳冥冥。歲晏有結託,東去浮滄溟。

      ○寶粹二上人值雨留宿西澗草堂明日賦此以贈

      蕭條黃葉山中寺,回首松蘿滿夕曛。丈錫遽行三十里,一風相送兩孤雲。竹堂聽雨驚秋晚,木榻留燈語夜分。在昔山林憂患等,應修白業益精勤。

      ○過西澗

      放鶴白石上,曳履青林間。近竹門自掩,采樵人未還。草生西澗雨,雲斂南湖山。遊詠以終日,相依道者門。

      ○雨中一首

      淒涼懷故舊,寂寞臥丘園。溪冷風蒲折,林高雨竹喧。漁人留野渡,田犬吠衡門。無限清秋意,何從製一言。

      ○西池夜坐聽風竹

      泠泠不能休,瑟瑟還復輟。宮商發金奏,波濤滿林樾。聞性無合離,聲塵自生滅。適觀喧中靜,坐對窗間月。

      ○秋思次韻孝常七首 【 錄四。】

      白下門西江水濱,寒煙衰草臥麒麟。當時談笑塵沙靜,誰是東山折屐人。 
      金鼓連山震不休,旌旗獵獵楚江秋。猶喜雲屯三十萬,賢王自古填揚州。 
      雙眉一夜颯秋霜,望斷南天北雁翔。何許高樓吹玉笛,傷心不忍獨銜觴。 
      何日春還槁朽蘇,與君長嘯出長途。鑑湖三月花如錦,越絕名山天下無。

      ○桃溪泛舟尋方厓士玄

      放舟千山裏,嵐氣滿晴川。歌辭理白雪,水禽栖綠煙。蒼蒼野陰變,蕭蕭風景妍。尋僧轉回塘,望雲極遙天。萬事寧有素,一行忻偶然。

      ○不遇

      君去亦何速,我來自空還。白雲悠悠者,不染去來間。惆悵西飛日,茫然唯四山。

      ○讀書

      讀書易為感,時節已徂秋。行遊固可適,歲月懼不留。高齋曠而寂,人務罕相酬。千載事了了,寧不慕前修。道在無今古,天運每周流。萬理由我具,消搖極冥搜。為樂不在茲,況復儲怨尤。予本楚狂士,意氣邁九州。偶然似有契,持身寓林丘。萬鍾非所辭,一毫非所求。

      ○陪方厓士玄自桃溪看山至西岡

      冉冉歲云暮,淒淒霜露繁。良遊豈易得,賤子亦攀援。流飇吹我衣,植杖登高原。平郊羅遠岫,鸒斯鳴荒園。路迥蒼檜立,巖高白雲屯。寒日無留光,落葉辭本根。萬化倏榮悴,一息異朝昏。逝者已如斯,人生豈恒存。人生會有盡,親友義在敦。營營諒何為,撥棄不復言。

      ○孝常西齋守歲讀王臨川除夜寄舍弟詩愛其詞致清遠因用其韻各賦一首

      殘雪半窗春意動,餘香一榻夜忘眠。燈前對酒須今夕,客裏題詩尚舊年。風竹蕭蕭還自語,寒梅的的竟誰憐。知君賸有滄浪趣,待得秋風上釣船。

      ○元日試墨二首

      金鴨香猶吐,風簾影自飄。輕冰生硯沼,餘雪綴寒條。茅屋行堪賦,山雲坐可招。且無軒冕意,隨分樂漁樵。 
      萼綠花開未,春醪已滿缸。不須嗟往事,且復醉幽窗。采筆雲千朵,青霄鶴一雙。平生江海興,漸覺片心降。

      ○竹箘

      竹逕拾朝箘,中林露瀼瀼。宛轉童豎歌,頃刻易滿筐。粲然丹砂質,攜下白雲鄉。眄睞意忻喜,執爨屬初嘗。溉鬵沃靈液,登俎達馨香。腊毒懼厚味,餐霞祕仙方。得此與蔬筍,蕭然侑一觴。含和適勝韻,茹美貴清涼。孰謂可樂飢,庶亦潔中腸。非但紫芝曲,願繼《采薇》章。

      ○芍藥寄周山人酬孝常

      雨窗寥落誦君詩,芍藥西園寄一枝。那復舊遊春未晚,長洲苑裏欲開時。

      ○遇鄉人

      東望吴門愁路澀,暮帆春雨欲歸遲。朝來為說煙塵靜,不遇鄉人那得知。

      ○對雨懷竹素園

      幾回竹素園中醉,那復題詩共繞闌。花落碧梧金井冷,去年風雨別尤難。

      ○西澗讌集得體字

      永日池館閟,翳然此林水。夏綠繞澗榮,夕嵐當戶起。飛鳥翔深竹,游魚在清沚。覽物契真賞,開筵進芳醴。賓朋詠《大雅》,絲竹含流徵。意適神自曠,交親情益喜。凱風垂南沐,頹景汎西委。嘉會恆難得,世紛方未已。凡此賢達人,希當慎玉體。

      ○五月廿日雨中飲南樓

      何許開樽散旅愁,疏簾冰簟水南樓。天邊遠岫一黃鵠,雨裏垂楊雙白鷗。閒對故人思故國,不堪歸夢阻歸舟。東行未見煙塵靜,腸斷高堂鶴髮秋。

      ○雨後

      竹堂東偏之草亭,澗水繞榻風泠泠。碧梧鶯語嬌似醉,玉瓶荷花愁欲醒。可憐光景易流轉,無奈蹤跡尚飄零。瑤琴一彈為君掩,日暮高山雲杳冥。

      ○張公洞

      【 儵】 【 鯈】 忽鑿混沌,茲事豈其餘。不知幾何年,云古仙人居,嗟我至此為之躊躇。洞天諸宮窅兮黑,試命烈火燭空虛。森森怪石相對立,如口欲語手欲抾。前有紫翠房,白雲閟丹書。鷹揚燕舞化為石,芝田久矣不復鉏。可憐仙人常恍惚,雖欲相從已超越。昆侖閬風吁太高,時亦幽潛到巖窟。青泥爛爛浮土潤,綠髓涓涓映山骨。吾聞仙人不食而長生,何得有此鹽米之空名。豈伊往來真戲耳,簸弄物化令人驚。頗疑壺公壺,樓閣中崢嶸。摩尼珠光帶青色,千奇百怪誰所營?須臾眼暗燭欲盡,惟以拄杖相敲鏗。松風漻漻呼我出,耳中微吟白玉笙。竦身欲上不可登,綆引魚貫相支撐。歸來此境若夢寐,俯仰宇宙惟清明。

      ○望頤山

      曾著頤山屐,穿雲古洞歸。松浮仙嶠日,花落女蘿衣。翠壑晴蜺飲,丹房玉燕飛。煙塵此時路,長望一歔欷。

      ○至銅官最高處

      丹崖翠壁半空浮,秋盡銅官思一遊。何限吴天白雲裏,心隨飛雁到長洲。

      ○絕句五首

      朝朝感霜露,昔昔夢鄉關。何以慰親念,空悲行路難。 
      東城三百里,南雁一封書。整待今晨發,秋風吹弊廬。 
      失身紅塵裏,世路轉愁深。不汲寒泉井,何由清我心。 
      朝露塗野草,顏色暫輝光。不知秋節去,朝露變為霜。 
      操弧力不任,彈琴知者稀。白駒空谷裏,吾道此焉依。

      ○周將軍祠

      誰勸臨行以母辭,當年苦戰後人悲。祗應陽羡溪頭月,曾見將軍射虎時。

      ○孝常移居南樓

      高樓俯石瀨,野亭連竹園。中有林棲子,逍遙味道言。因山以崇德,觀水欲知源。非但相從屢,願一寫喧煩。

      ○因昶公歸簡王二秀才次韻孝常

      千巖春靜一僧歸,相送空林夕景微。茶具等閒拋石閣,釣竿行已臥苔磯。草生南浦牽詩夢,漚下輕波識道機。若見王喬因借問,雙鳧何日向南飛。

      ○官軍後還西澗草堂

      丈夫志四海,立身自有餘。安能事一室,遂欲遊空虛。嘉遯蓋貞吉,聖人不予愚。況當艱難際,行止豈敢迂。若為動干戈,爰及此林閭。風氣混六合,理難靜一隅。奔走固不恤,鄰里誰安居?所恤罔悔吝,類為時所驅。出門已憂勞,入門復歡娛。一欣朋徒合,再喜景物殊。綠竹灑秋色,疏花耀前除。開軒坐林杪,更取琴與書。西山澹相對,落日號驚烏。忍聞濮陽血,草木漬模糊。殺戮本群盜,哀矜為無辜。三歎觀化初,人生亦須臾。

      ○雨後偶題

      詩酒尚堪忘世慮,陶然且復詠閒居。園林幾日清秋好,風雨一番黃落初。翳翳荒村煙景寂,迢迢虛閣暮鐘疏。經時不得故鄉信,誰道雁來能寄書。

      ○食茯苓粥

      荷钁穿雲得茯苓,作糜從此謝膻腥。齋廚自啟添松火,香韻初浮滿竹庭。時憶紫芝歌舊曲,尚尋黃獨制頹齡。今晨暫輟青精飯,與潔方壇詠《玉經》。

      ○縱筆一首

      數卷《楞伽》一縷香,門前塵土浩茫茫。何人尚覓安心法,此處真堪選佛場。寒月流為千嶂雪,晚風驚散一林黃。可憐結習消除盡,筆舌紛紛故未忘。

      ○與孝常登善權 【 以下見《荊南集附錄》。】

      馬公才力世希有,金石千章喧眾口。登高覽古心不極,嗟我何人敢為偶。龍巖蒼蒼逼星斗,擘華親逢巨靈手。坐看中斷兩崖立,百折飛湍怒蛟吼。石房空中多怪奇,意象物物神龍守。虹光忽墜金畢逋,把光照遍青珊瑚。海濤驚翻屹不動,仙樂嘈嘈聽有無。億昔回舟洞庭野,七十二峰奔萬馬。躡雲丹梯不可望,俯仰鳶魚相上下。請君歌詩歌《大雅》,絕壁搴蘿與君寫。

      ○遊張公洞

      放船偶入清溪來,千峰擁翠花亂開。春風吹散碧雲影,洞門正對燒香臺。神仙之府此第一,何必採藥登天台。虛靈外發草木秀,富貴內積金銀堆。鬱然亦自有龍虎,欲入但恐生風雷。山頭無人賣松火,持燭下照何疑猜。步穿玲瓏驚幻化,錦屏丹竈封青苔。滴衣石髓寒透骨,使人不覺忘塵埃。張公萬古渺何許,隔凡流水空縈回。公能再騎黃鵠出,與吾同去遊蓬萊。

      ○留別孝常

      楓林寂寂水邊村,雁子啼時歸故園。舟楫暫移秋色裏,郡城遙望夕嵐昏。情知遠道難離別,心喜高堂得凊溫。草閣無為掩扉臥,新詩還待故人言。

      ○憶孝常

      山館荊南共苦吟,每於何處更關心。樽移曲澗花千樹,門掩疏燈雪一林。誰與情親踰骨肉,自憐年邁惜光陰。孤城目盡雲千里,惟有淒涼易滿襟。

      ○聞馬孝常在靈巖欲與周士行徒步往候信恐未真

      馬卿一別四經春,裋褐蕭蕭入夢頻。聞道東來猶未見,每因西望轉傷神。鬢絲禪榻風流在,竹色茶煙夏景新。何惜靈巖與徒步,尚疑消息未應真。

      ○晚經青祁渰懷馬孝常

      青祁適舉棹,綠芷滿芳洲。亂山昏漸匿,平湖晴不流。故人久去國,此處曾同舟。煙塵西北路,望斷意難休。

      ○懷荊南山中

      幽意不自愜,懷山耿予胸。荊南美春物,雲錦千萬重。綠溽錯眾卉,青峭羅群峰。雷鳴兩崖擘,日出萬象供。靈響落空谷,凝陰祕幽蹤。石泄寒瀨碧,花炫晨露濃。窺蘿駭猿鳥,涉澗趨虯龍。真境窈難狀,高情夙所鍾。時邁迹逾爽,神馳體焉從。喧呶非予樂,索寞適子逢。空室暫淹泊,諷詠聊從容。

      ○庚寅歲秋九月余邀張習之呂志學枉過雲丘志學過期不至獨與習之觴於紫霞丹房醉後因紀其事 【 以下俱從《玉山雅集》、《名勝集》諸選本錄入。】

      玄宮雲氣暖,玉瓶春酒香。亂山碧霞裏,錦幛相低昂。青童奏仙歌,半空鸞鵠翔。飄飄興方逸,奕奕思何長。便呼張仲蔚,爾來共銜觴。呂生褒衣人,置之亦何妨。謔浪古松下,攲傾琪樹傍。惟茲遂真性,誰復笑楚狂。嵩高兩道士,亦來與徜徉。勸我餐金波,遺以辟穀方。於時政酣暢,仰觀天茫茫。不暇譚玄理,邀之入醉鄉。

      ○寫懷寄吴下一二知己

      朔風吹庭樹,寒雨集楊園。此時懷故舊,悽愴不可言。憶向吴門道,挾書訪遺老。兩公即相知,把袂日傾倒。別來今幾齡,白日不留停。五見枇杷樹,開花拂草亭。相思亂心緒,搖搖無定處。飄若天上雲,隨風忽東去。知君臥紫煙,清真如晉賢。手持玉麈尾,相對談重玄。我若不得志,巖居非本意。寶匣劍空鳴,金尊日長醉。吐氣如長虹,古人敢追蹤。子雲天祿閣,宋玉蘭臺宮。奈何出門去,荊棘滿中路。當伺天□□,騎龍躍雲霧。君非知我深,何能說胸襟。聊茲寫情素,非為莊舄吟。

      ○擬古十首

      迢迢遠別離,相去幾萬里。月照魯陽關,風吹漢江水。宵夢不可託,路迷復中止。登山還有屐,涉水亦有舟。我心如懸旌。搖搖獨亡休。常恐瑤華落,春風不能留。豈君弗識察,故此長悠悠。安得白鸚鵡,銜書東海頭。 
      翠管鳴春暉,瑤箏弄秋月。孤鸞忽驚飛,哀吟中夜發。鄭衛久足貴,正始誰復陳。若無琴與瑟,寧知古風淳。 
      南國有佳人,蛾眉豔清秋。芙蓉含玉露,不足比嬌羞。明月照裳衣,清霜肅衾裯。因此貞潔性,宜為君子逑。置之昭陽殿,飛燕焉足侔。 
      別君能幾時,秋葉忽辭柯。蠨蛸已在戶,流螢亦渡河。感物抱悁結,容華恐蹉跎。黃鵠飛青雲,游魚潛綠波。豈不懷契闊,慰此離恨多。明月照機杼,不織鴛鴦羅。 
      風吹原上樹,綠葉如春煙。枝條既繁茂,根底亦以堅。如何兄及弟,骨肉自相懸。漢謠一尺布,民歌上留田。遐心賦脊令,我心已悽然。緬彼夷與齊,千古稱聖賢。 
      殽黽無虎迹,潁川有鳳音。朅來千載後,此風遂冥沈。騶虞固仁獸,虺蜴亦何心。不念君子懷,暴物良以深。浮雲西北來,望之如作霖。隨風忽飄散,汗漫不可尋。嗟哉古人遠,寂寞甘棠陰。 
      峨峨崐崙山,秀色翠如掃。白鶴銜瓊花,飛入紅雲島。仙人駕采鳳,手弄金芙蓉。青童玉節舞,鸞笙半空中。遺予紫金丹,服之壽無窮。相攜凌倒景,去入蕊珠宮。 
      翡翠栖蘭苕,鴛鴦上錦機。物固各有類,寸心獨何依。春色來幾日,海燕忽雙飛。迎風不須入,塵滿青樓扉。 
      漢宮起秋風,美人感團扇。褰帷坐遙夜,含愁獨長歎。桃李笑白日,垂楊拂青絲。既受春風榮,芳菲同一時。苟欲令偏瘁,造化庸可欺。願君心如日,照物無恩私。 
      大運有興廢,日月不停留。君看姑蘇臺,至今麋鹿遊。漢家五侯宅,富貴誰等儔。白玉刻窗戶,黃金飾驊騮。一朝天氣肅,霜落五花裘。風華不待晚,露葉已驚秋。所以賢達士,志不忘林丘。功成身自退,嘯歌常悠悠。

      ○春草池綠波亭

      風漪結蘭汜,澂綠汎沄沄。似將楊柳絲,織成縠紗紋。浮影動疏箔,新晴靄微雲。春草夜來長,萋萋綿夕曛。謝公久不作,寄懷良以勤。孰知後來者,亦足與斯文。

      ○讀書舍賦君子之所樂

      君子之所樂,其樂且何如?結廬在丘壑,委懷在詩書。肅肅整冠帶,雍雍對唐虞。披閱抱中默,諷詠博怡愉。聖賢千萬言,要之歸一途。渙焉心解悟,充然道敷腴。孰云足自守,覺可覺其餘。舍前有修竹,舍後有芙蕖。掇蓮置俎豆,清風當座隅。倦來聊掩卷,步出臨前除。形氣既和順,支體亦安舒。不知老將至,但爾惜居諸。君子之所樂,君子不我愚。我歌適有會,願言毋淪胥。

      ○可詩齋分韻得瑟字

      大雅何寥寥,千載幾絕筆。後來作者聖,間代亦輩出。小枝何足言,紛紛比如櫛。逮我治世音,昭然爛星日。我登君子堂,主人盛文物。中筵列彝鼎,四壁羅書帙。置酒高宴會,眾賓時促膝。高談三百篇,下筆無壅窒。陶寫性情餘,深入義理窟。空山風雨鳴,落葉秋瑟瑟。主醉客亦醉,臥予芝蘭室。明日拂衣去,長歌返蓬蓽。

      ○吴越兩山亭

      兩山夾江水,孤亭橫翠微。吴雲與越鳥,千古不停飛。風厓灑松瀑,月壑舞羅衣。王氣未消歇,霸圖今是非。長歌一杯酒,掃席延清暉。

      ○題徐良夫耕漁軒

      夙存邁往志,結茅依山澤。不辭沮溺勞,更慕濠梁逸。既耕亦以釣,四體欣暫息。新稼登場丘,嘉魚薦晨夕。蒸嘗無足患,喜復留我客。野田荒煙翳,平湖澂景寂。開檐睇孤雲,窅然無遺迹。緬惟高世士,何嘗異今昔。識達理自周,情恬慮非易。念子屬紛糾,抗俗願有適。束帶趨城府,愧余尚促戚。百年誠草草,會當謝茲役。

      ○對春雪

      瓊葉綴玄圃,玉羽翔伊川。翻霙九霄下,呈芳二月前。低徊隔簾翠,玲瓏入綺錢。欲消不自駐,已斷復成連。珠幃凝華潔,花池舞影妍。相思梁園暮,曾賞洛城年。

      ○尚朴齋

      言甘知有吝,味旨閒其多。居恆屬念慮,抱朴心靡他。淳風返元化,至體適平和。意勝惟自然,道存諒不磨。營營彼澆俗,機巧滋煩苛。身偕百憂長,奄忽其奈何!

      ○風雨一首用高季迪韻

      貧富不相值,衰榮固有時。行哉徒自速,止尼未為遲。崎嶇千萬塗,辛苦豈要辭。風雨群雞鳴,壞屋起晨炊。一日不解醉,千古有遺悲。如何屠釣人,敢為帝者師。

      ○題吾子行遺墨後

      立世守茲道,毅然生死間。奄去同其盡,榮辱豈相關。若人固可悲,弔溺吾所艱。蕭瑟見遺墨,風雨慘容顏。秦唐去我遠,二李無時還。世傳斯有在,邈哉不可攀。

      ○芸閣讌集得壑字

      休沐出自旦,勝步非所樂。偶茲芸閣賞,得遂中林約。朱輪交廣衢,綺麗涉紛錯。寧復知閒燕,飛蘿散雲壑。池魚可以觀,幽蘭可以握。金題耀緗帙,紛墨間揮霍。覽物千古上,興謠契冥漠。縱縱不復云,悠悠付觴酌。朋簪既已盍,善戲不為虐。志適孤興遠,物遣萬慮薄。於世本何資,逍遙每恆若。行矣空谷深,撫心慚場藿。

      ○贈葉秀才

      日暮登高臺,浮雲結遠陰。樹木何蒙蘢,野雀噪繁林。驅車涉關塞,岐路鬱且深。借問子何之,故鄉阻崎嶔。曷不暫栖息,蓬藿非所任。隱憫□不發,威遲既前臨。脆管促飛觴,鵾絃奮逸音。仗劍從此別,秋風滿懷襟。寡立步非窘,薄遊志不沈。策馬欲俱去,我無當世心。

      ○送張吴縣之官嘉定分題賦得洞庭山

      山擁洞庭翠,雄蟠天下誇。雲峰七十二,面面是蓮花。風吹峨眉月,影落湖上沙。洞天閟五室,陽林耀丹葩。粲粲黃金橘,天寒霜已華。採摘奉君別,明發到天涯。

      ○寄張習之四首

      數日陰雨復寒凝,沙邊草閣非倦登。梅花蕭條竹枝瘦,大似不禁風雪凌。 
      枇杷花開繞舍香,竹枝披拂映滄浪。舊雨故人不相遇,亦可寄書來草堂。 
      空山寥寥獨抱琴,時過谷口之雲林。自從幽人采芝去,不見鹿鳴雙磵陰。 
      夕陽在山雲在松,松間石上憶相逢。西林問訊屢有約,且可會面得從容。

      ○鳳笙篇贈紫霞道人

      鳳笙十三簧,音響應天時。自從軒轅調律後,誰將弦管置之虞舜祠。神人以和,鳳凰來儀,後來作者不復知。頗聞仙人王子晉,好作鳳鳴花下吹。鳳鳴幾千載,仙人吹笙至今在。昆侖池頭看碧桃,玉振金聲過東海。過東海,遊蓬瀛,金霄冥冥鬱紫清。空中嘹喨回天聲,三十六帝下雲軿。中有綵女數百輩,玉顏如花珠珮明。手弄雲璈□,瑤瑟來相迎。相迎向何許?鳳笙鳴,朝玉京。

      ○送李生北上

      李生東吴人,住在東吴市。手持賈誼書,去謁漢天子。天子白玉闕,虎豹守九關。黃金爛初日,照耀蓬萊山。願為丹穴鳳,飛入五雲間。莫學襄陽孟夫子,誦詩玉堂空放還。勸爾一杯酒,與爾作離別。西風吹折楊柳枝,八月燕山夜飛雪。君當挂席大河去,我還拂袖東山岑。閉門自掃石上月,綠蘿樹底彈鳴琴。

      ○寄倪雲林

      魯連有志節,蹈海不復還。嚴陵不肯仕,歸耕富春山。兩公出處雖異代,千古同高天地間。我識雲林子,亦是隱者流。一生傲岸輕王侯,視彼富貴如雲浮。鯨魚未化北溟水,鳳鳥獨宿昆侖丘。含光韜耀人所慕,才華自可稱獨步。手弄雲霞五色筆,寫出相如《大人賦》。雖無天子詔書徵,不失前賢高蹈名。且須快意飲美酒,醉拂石壇秋月明。昨者相逢碧桃裏,衣上春雲照溪水。別君已是幾月來,芙蓉忽然江上開。知君此時臥煙島,而我相思滿懷抱。何當借騎茅君鶴,共入玄都拾翠草,胡獨商巖紫芝老。

      ○題滄洲詩卷後

      騎鯨東海上,豁然形神清。仰看中天月,逍遙吹玉笙。凌晨歸返三山住,銀闕珠宮渺煙霧。東風吹亂碧桃花,化作紅雲渡波去。

      ○新郭

      汎舟越來溪水旁,溪邊暮色何蒼蒼。主人張筵揮羽觴,吳姬唱歌聲抑揚。船尾挑燈大魚出,船頭洗秋波涼。夜如何其夜未央,萬壑不起星煌煌。酒闌客過別船去,木葉蕭蕭下如雨。船中醉臥忘西東,睡覺猶聞夢中語。此時月落天將曙,隔屋雞啼欲起舞。西風滿天鴻雁聲,瑟瑟菰蒲響秋渚。

      ○長句一篇留別草堂主人并柬匡廬外史

      玉山草堂絕清妍,畫圖書卷置兩邊。長松落子當窗前,鶴踏芝雲舞翩翩。碧梧翠竹搖秋煙,鳳凰一鳴三千年。松谿石磴相周旋,綠蘿飛花百尺懸。草堂主人真晉賢,手持麈尾談重玄。傲睨萬象心炯然,示我新詩三百篇。瀑流倒瀉挂青天,匡廬先生乃謫仙。謔浪高談驚四筵,樂府不寫金花牋,日日江頭浮酒船。愛我草聖如張顛,酣歌草堂屋西偏。醉來狂歌舞躚躚,共入芙蓉花底眠。

      ○至正壬辰九月十二日過玉山草堂留別山中諸公

      五陵豪英不足畏,丹徒布衣那可輕。萬事豈皆合天道,偶然遇之亦成名。我今困乏窮谷底,青雲之志何由平 愁來飲酒一百杯,拔劍高歌淚如傾。歌聲悲壯君試聞,江漢茫茫氣欲吞。附鳳騎龍豈難事,屠狗膾牛何足論。諸君古鄉舊知己,會面那得無歡言。平生心事難盡道,且復痛飲花下樽。明當大醉樓船上,橫吹玉笛過吴門。

      ○送淮南蘇同僉赴鎮

      大江洪流若奔馬,橫截中天向東瀉。吴楚風煙浩蕩中,海門赤日光相射。上將氣吞雲夢澤,猛士聲振長平瓦。靈旗遙指濠泗間,神戈暫駐狼山下。萬民不擾農業興,白叟黃童在田野。文武之道惟張弛,固識賢才天所授。去年開閫今復來,歡呼動地聲如雷。願翻長江作霖雨,沛澤何止沾枯荄。我欽當時羊叔子,峴山之碑傳未已。清德九世其在君,緩帶輕裘自茲始。

      ○放歌行贈宋君 【 仲溫。辛丑。】

      今日非昨日,今年非去年。天地不同老,日月豈停旋。寸心搖搖 【 一作「遙遙」。】 顏色改,只似秋蓬與夏蓮。柏梁賦詩不早上,長楸走馬未得前。閶闔九重虎豹守,我欲上訴無因緣。荊山泣玉徒自苦,夷門抱關誰復賢。寶劍芙蓉拂秋月,高歌對酒聲哽咽。當時輕意千古事,幽憤於今向誰雪。蘭臺公子天下奇,心膽豈是 【 一作足。】 他人知。荊卿不答魯句踐,項羽肯 【 一作豈。】 顧齊安期。東吴市上花漠漠,相逢意氣傾山嶽。笑說秦關百二重,卷舒風雲不盈握。一生不識平陽奴,況是霍家馮子都。明珠白璧等糞壤,玉環翠袖皆蟲蛆。甘心廓落事屠釣,矯如游龍不可拘。宋公子,爾彈琴,我放歌,白晝苦短夜何多。黃金臺,幾千尺,翳日浮雲奈爾 【 一作若。】 何。

      ○題宮人行樂圖

      金宮游素女,玉笛弄清暉。月殿龍香度,風簾翠影飛。雲開移綵仗,花落卷春衣。莫買相如賦,長門事已非。

      ○漁莊

      楊柳拂紫扃,芙蓉落晚汀。鷗眠沙嘴白,山近屋頭青。樽酒何勞勸,漁歌豈厭聽。王維愛裴迪,聯句不曾停。

      ○送鄭同夫歸豫章分題百花洲

      洲上百花明,春流日夜生。祇看維客棹,無復度霓旌。落日山如舊,東風鳥自鳴。蕭條千古意,離別暗傷情。

      ○枇杷樹下懷葛石泉道士

      曬藥枇杷林,秋陽滿山澤。不知林間風,吹花墮巾幘。道心政散浪,野性非頗僻。不有孤桐琴,何以寄遠客。

      ○題倪雲林畫

      雲木蔽清野,峨眉橫素秋。一雨過大壑,百川會新流。未能聞至道,寧即歌遠遊。歲晏且歸去,采芝南山幽。

      ○夏日同強二秀才過鑑公山房因游仁壽精舍

      尋僧直到梵王家,便汲山泉為煮茶。阮籍從來無禮法,湯休何用著袈裟。醉眠石閣聽風樹,步入松雲掃磵花。與子歸時仍並轡,蕭條墓道夕陽斜。

      ○寄楊文可

      屋廬星散當山郭,門前小溪相與通。橘子壓樹千頭綠,鯉魚跳波雙尾紅。空梁寒月拱夜鼠,傍壁燈火鳴秋蟲。故人亦在他鄉住,此時作客情思同。

      ○寄周子羽

      乃翁天性唯真率,縱酒狂歌老未休。不是生前渾欲醉,卻緣客裏易為愁。百年心緒留黃卷,幾樹梅花共白頭。昨過比鄰司馬氏,阿戎譚論更風流。

      ○春日

      空山寂寂行人稀,岡頭落花如雨飛。罷琴惆悵不能已,故鄉寥落何當歸。南去百粵羽書急,北來三吴戎馬肥。安得龍驤擁戰艦,掃除俘寇揚國威。

      ○送福上人遊江西

      西江江水漾明霞,買得吴船泊晚沙。春鳥銜花落經卷,涼風吹月上袈裟。廬山屹立千峰秀,瀑布流傳一道斜。愛爾心源絕清淨,東林寺裏白蓮華。

      ○題可意樓

      吴興山水稱奇絕,愛汝樓居事事清。花片拂雲飄几席,湖光浮日動檐楹。主人好學三冬足,對客高談一座傾。樂事本來皆可意,為君拈筆賦閒情。

      ○玉山草堂

      憶汝草堂何許在,辟疆園裏玉山陲。方床石鼎高情遠,細雨茶煙清晝遲。鴻雁來時曾會面,枇杷開後更題詩。山中容易年華暮,書史娛人總不知。

      ○芝雲堂

      芝雲主人絕蕭散,燕坐草堂門不扃。古鼎隔簾香裊裊,新篁拂几玉亭亭。十年苦思耽詩卷,三日清齋寫道經。邀我醉眠書畫舫,月明吹笛看雲汀。

      ○次玉山遊寒泉登南峰有懷龍門雲臺

      秋波漠漠靜朝暉,畫舫開筵興不違。濁酒清歌香縹緲,青山黃葉路依稀。夜涼金雁箏聲細,雪滑銀盤鱸鱠肥。顧我慚為塵俗累,不能同載月中歸。

      ○虎丘有作

      著屐登山寧憚勞,樓臺重玩一周遭。劍池下見蛟涎碧,寶塔平臨鶴背高。窅渺吴封難極目,淒涼霸業謾揮毫。把杯別有踟蹰意,不為西風歎二毛。

      ○送趙一陽真士歸霅上

      渺渺晴湖白鷺飛,青山迢遞夕嵐微。閒操桂檝雲生腋,欲采芙蓉露滿衣。紫翠房深丹竈暖,松杉秋靜鶴巢稀。明年去覓封君達,應駕青牛說息機。

      ○次韻介之夢山中

      松花金粉落春晴,白鶴看棋如客行。疏雨竹窗緣是夢,隔林茶臼只聞聲。繁華久困心何得,澹泊相遭思亦清。不有鹿門高世志,山中幾日道能成。

      ○送李用和之常熟知州 【 至正二十年。】

      落日孤城近海邊,川流九道直如絃。朱幡到邑歌來暮,玉帳論兵思去年。楚水南回多賈舶,虞山西望少人煙。從來惠化同甘雨,還使殘民得灑然。

      ○和遂昌鄭先生題大尹所藏唐人書經

      雪鬢龐眉咏《玉經》,宛然南極老人星。石壇帚拂青鸞尾,煙閣衣飄白鶴翎。寶氣虹光輝日角,錦囊瑤軸閟雲扃。道成騎鹿三山去,瀛海茫茫萬仞青。

      ○絕句四首奉答惟寅高士見贈 【 錄二。】

      誰識元方趣,高居湖上山。詩成不求賞,獨詠兩松間。 
      列岫供秋色,遙風散水文。明當思舊隱,歸棹一川雲。

      ○漁莊欵歌二首

      傍水芙蓉未著霜,看花酌酒坐漁莊。花邊折得芭蕉葉,醉寫新詞一兩行。 
      秋月團團照藥欄,水邊簾幙晚多寒。素娥不上青鸞去,借得銀箏花裏彈。

      ○發齊門次玉山韻

      西風洲上荻花明,秋水船頭落雁鳴。誰抱琵琶涼月裏,為君彈作斷腸聲。

      ○觀音巖

      白鸚鵡小穿雲幕,碧海波澄浸石扉。一片巖前秋月影,涼風吹上藕絲衣。

      ○石湖

      煙中白鶴獨飛還,相伴孤雲盡日閒。落日放船湖水上,一簾秋色看青山。

      ○寫畫寄良夫

      山館風清白日涼,硯池水滿墨花香。青藤三尺清如玉,閒寫喬松近石塘。

      ○題雜畫二首

      離離江樹暗芳洲,江上西風幾度秋。別鵠未歸天又晚,不勝清怨憶丹丘。 
      水闊天低欲盡頭,柳花如雪暗歸舟。平生解識滄洲趣,何處飛來雙白鷗。

      ○八月廿一日惟寅徵君踏雨過林館為留終日因誦近賦絕句三首愛其詞致清婉輒走筆次韻如上古道寥寞人以角逐聲利為務惟寅獨逍遙恬淡之鄉時來□之篇章翰墨之事豈易得也哉

      野花疏竹媚幽姿,翡翠簾前雨散絲。最愛陳琳詩句好,玉盤春露捧金芝。 
      秋來長掩竹間扉,過客誰能識道機。慚愧廬山陳處士,時來共葺薜蘿衣。 
      晚風吹雨過林廬,柿葉楓紅手自書。無限蕭條江海意,一尊相對憶鱸魚。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