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文脉为宗 表意达性  

2014-01-06 11:17:28|  分类: 郓州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脉为宗           表意达性

                             ——东平府学文化对中国画传承创新的千年影响
                                                     (提纲)

     总引: 东平府学文化三个大的阶段对中国画传承的千年影响综述

            郓学——东平府学——龙山书院

    分论


          唐代苏源明做东平太守对郓学影响。苏善书法。

        一、唐、宋之际郓学渐成体系,部分士族子弟钟情绘画
         
          
        
         1、梁氏家族和梁楷

         2、郭茂倩家族

          3、王氏家族

         4、董逌、董弅父子
         
          5、赵渢
      赵渢,字文孺,号黄山,东平(今山东东平)人。大定二十二年(1182)进士。明昌末,仕至礼部郎中。性冲澹,工画。时称“草圣”,亦能绘墨竹。赵秉文评其书画云:“黄山先生擘窠大字,体兼颜苏,书画雄秀,当在石曼卿上。草书如行云流水,当在苏才翁黄鲁直伯仲间,非但不愧而已。”元好问曰:“党承旨篆,阳冰以来一人而已,而以黄山配之,至今人谓之党赵。”又说:“黄山书如深山道士,草衣木食,不可以衣冠礼乐束缚,远而望之,知其为风尘物表。尝著《黄山集》。平生撰文书丹碑书石甚多,存世书迹有《时立爱神道碑》等。
       

      二、元代东平府学文化达到繁荣,士族弟子和平民寒士同爱丹青

       1、元好问和赵孟頫
       2、孟奇父子

       3、赵元

        王蒙




    三、明、清龙山书院享誉齐鲁,少数学子游于画境



       

       王渔洋与《蚕尾山图》











  东平府学,北宋称郓学,有唐代的讲堂,名“成德堂”,王曾罢知郓州,颁学田二百顷。郓学中还有王曾和孙复、石介的祠位,据元好问回忆,泰和以来,平章政事寿国张公万公、萧国侯公挚、参知政事高公霖同出于东阿,故郓学当时很是兴盛,这种兴盛局面持续了近百年时间,从贞祐蒙古军南下攻金开始,府学处于瘫痪状态。严实承接府学的基础,以兴学养士为要务,从而揭开了东平府学兴盛的一幕。宋子贞、王磐、康晔、梁栋、元好问、李昶、徐世隆、商挺等名儒成为府学的主管和教授,各方学子慕名纷纷前来学习。到1240年,严实去世,其子严忠济接替父职统治东平,东平府学的基础已完全打牢,并稳定地发展起来。 府学的兴起在严实进驻东平的1221年严忠济1255年建成一座新府学,东平府学进入鼎盛时期。宪宗二年(1252年),东平新府学开始兴建,到宪宗五年(1255年)建成。


     东平派的成员在中统之后,大都出仕为官,成为元朝中央与各级政府的重要官员。元代人袁桷说:“朝廷清望官,曰翰林,曰国子监,职诰令,授经籍,以遴选焉始命,独东平之士十居六七。”(袁桷《送程士安官南康序》,《清容居士集》卷二四)他们在元朝政府里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也说明了东平府学取得了很高的教育成就。




   会通河的开通,使东平一时之间便成为南北大运河的重要交通枢纽,来往的舟船,过往的客商营贩,昼夜不息,东平由此成为元代中原地区最大的繁华城市之一。在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的眼中,东平简直是一个令人惊叹的城市,他在游记中这样写道:“这是一个雄伟壮丽的大城市。商品与制造品十分丰盛。……有一条深水大河流过城南,居民将河分成两条支流(运河),一支向东,流过契丹;另一支向西,流向蛮子省。大河上千帆竞发,舟楫如织,数目之多,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条河正好供给两个省区的航运便利。只要观察河上的船舶穿梭似地往返不断,运载着最有价值的商品的数量和吨位,确实就会使人惊讶不已。’


     府学是指古代官办教育机构,在元初,“今内外要职之人才,半出于东平府学之生徒”,形成了十分特殊的历史现象,也印证着东平曾经的文化繁荣。

  挽中原儒学于“奄奄几息”

  东平,山承泰岱之脉,水汇黄汶之流,历史上为国、郡、路、府、州等,一直是北方经济文化重镇。

  东平府学,前身是北宋的郓学,郓学所承的是唐代的“明德堂”。宋代郓学最初由资政殿大学士王曾创办,其景佑年间罢相出任郓州(今东平)时,“奖士类,立学置学田”,“买田二百顷,以赡生徒”。此后,东平文化教育更加浓厚,文化名人辈出,仅宋代就有郭茂倩、梁灏、梁固、梁楷、刘祯、钱乙等,在东平古城“是父是子同作状元千载少、为卿为相流传历代一门多”的父子状元牌坊楹联,成为这一时期文化繁荣的见证。

  经历了女真族入主中原的动荡后,东平作为金代山东西路的首府,继承保持了北宋文化传统,一度是金国南部地区的唯一策论进士府试地点。在金朝泰和以后,张万公、侯挚、高霖三位宰相先后出于东平,东平府学随之声名鹊起,“郓学视他郡国为最盛”。

  1213年,蒙古军击败金军,中原地区社会动荡、城市残破,人们四处奔逃,各处府学、庙学残破,文化遭到浩劫。1221年,长清令严实投降蒙古并不断壮大,在东平建行台后,阻止屠城、劫掠人口等落后做法,收聚人口,招贤纳士,恢复教育,给乱世中挣扎的文人名士不啻提供了避难所。

  当时不少无处托身的文人名士纷纷投奔,如元好问、王若虚、刘郁、康晔、杨奂、宋子贞等。这些文人名士使东平文化气息骤然浓厚,或为幕僚、或在府学教授、或兴办教育,在兵燹之余培养了众多人才,东平府成为金元之际的著名“儒府”。

  严实家族兴办府学

  严实,金末泰安长清人。史载其“幼警悟,略知读书,及长志节豪宕,不治生产”,“喜交结,好施与,落魄里社间,屡以事被系,侠少辈爱慕之,多为出死力,以故得脱去。”

  严实在乱世中不断壮大,降蒙后,进入东平,建行台于府治,辖五十四州县。严实保护境内及周边人口安全,多次劝阻蒙古军滥杀无辜的野蛮行为,流民纷纷迁入。通过改革吏治、恢复生产,东平迅速成为乱世中的“乐土”。严实以精诚的态度延请乱世中挣扎的遗臣名士,“四方之士闻风而至,故东平一时人才多于他镇”。.

  大量文人的到来为东平教育的复苏创造了条件。中原板荡之后,郓学久废。严实承接郓学基础,兴学养士,兴建了教育场所,派学者杨奂等专程到曲阜祭拜孔子,并将失爵北归的衍圣公孔元措迎至东平,先后迎请名儒元好问、王磐、李昶等为师。

  元好问,号遗山,山西人,著名诗人和文学家,金元时期一代文宗。元好问任教东平府学,在新府学建成之际写下了《东平府新学记》。作为领军人物,元好问8次到东平,在东平居处7年之久。

  还有“东平四杰”,指元初文儒名宦阎复,徐琰,李谦和孟祺。时逢“严实领东平行台,招诸生肄进士业,迎元好问校试其文,预选者四人,复为首,徐琰、李谦、孟祺次之”,皆就学于东平府学,师从名儒延前进士康晔,王磐,后多有成就,亦文又官。皆供职于翰林院为翰林学士,以至“翰林院东平之士独多,十居六七。”

  1240年,严实死后,其次子严忠济承袭职位,对府学的资助更加有力,建造了礼殿、贤廊、尊经阁等,“闳丽甲于齐鲁”。重建府学后,附近世家子弟和优秀学子纷纷入学,新招生员达75人,其中15人是孔氏族姓子弟,成为元初人数最多的学校。后来严忠范接替其兄主政后,又将50多亩土地划归府学,“其费尽出儒籍,为养士设也”,进一步改善办学条件。

  儒学倾向是东平府学的核心

  金代科举绍唐继宋,主要分诗赋、明经两科。东平府学初期的人物都是金末的名士,使得府学具有浓厚的儒学特色。如“康晔说《尚书》,李昶说《春秋》,李祯说《大学》”,讲授的都是儒家经典。当然,还有元好问、杜仁杰、张澄等擅长辞赋的文学之士参与其中,提高了学生文学素养。

  对东平府学儒学特色具有决定意义的是太常礼乐在府学的重建。元太宗十年,诏各处礼乐旧人并其家眷徙赴东平,令孔元措领之,“制冠冕、法服、钟磐、仪物肄习”,并不时召至燕京等处参加祭祀大典。太常礼乐在东平的存在,培养了大批音乐人才的同时,也使府学生员受到儒家礼乐制度的熏陶。

  同时,太常礼乐在东平府学的重建,为孕育元杂剧散曲艺术提供了条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水浒戏,产生了众多的戏曲作家,其中高文秀是其中的佼佼者,现存曲目达34种之多,如《黑旋风双献功》、《刘玄德独赴襄阳会》等,被大都人称为“小汉卿”,堪称英年早逝的多产作家。

  府学人物在学风上秉承尚经学、重辞赋的传统,而且出仕后身体力行,以恢复儒家思想的地位、启导蒙元统治者奉行儒家制度为己任,对蒙古贵族汉化的影响也是卓有成效的。元仁宗曾言:“明心见性,佛教为深;修身治国,儒道为切”,可见蒙古统治者对儒学的功用有了较清晰的定位。

  出于统治的需要,忽必烈领兵攻宋时,在濮州召问了东平府学的首脑人物商挺、宋子贞、李祯等,此后他身边的东平学者日渐增多,并参与决策。

  由于较早地恢复了儒学文化教育,元朝建立后的50多年里,东平府学生员遍布中央和地方机构,尤其集中在翰林院、国子监和秘书监等文华清要之地,有籍可查的东平府学人物在翰林院有22余人、国子监有14人、秘书监23人。来自同一地区如此多的官员集中在决定政令颁布、皇族教育和宫廷文化的部门,足以说明东平府学对元初的政治影响力不可低估,直接推动了蒙古政权的文化走向。

     龙山书院位于山势峻拔、风光如画的龙山之阳。它历经元、明、清三代,可谓桃李满天下,人才遍域中。
    书院原为封建时代名儒学者召集青年讲学的地方,以研究四书五经等儒家典籍为主,有时也兼论时政,对学术思想的发展有一定的影响。至明清时,多数书院沦为准备科举的场所。
    我国书院始于唐,兴于宋,白鹿、石鼓(一说嵩阳)、瞧阳、岳麓号称四大书院。到了元代,元世祖通令全国各路、州、府均设立书院。至元三十年(1293年),东平在州城东四十里龙山设书院,名为东平龙山书院。
    龙山,为东平古八景之一。这里有龙山圣井,十里杏花,幽深奇邃的窟洞,古老别致的建筑群。有诗赞曰:“有史以来不记年,万代第一是龙山。诸君舍弃皇宫院,却奔深山住茅庵。龙山圣井甘泉水,天王殿侧建书院。藤萝乌柏遮天日,松柏长青伴春天。”的确是读书讲学的好地方,现院址遗迹仍清晰可见。
    东平龙山书院曾进行两次移建。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龙山书院遭火灾,遂在州城内北门里路西重建龙山书院;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东平遭水灾,书院受损,全州绅民捐资,将书院移建于小东门里(现东平一中校址)。新建书院,规模宏敞,有讲堂、斋室、伙房、宿舍、办公房、藏书阁等房舍百余间。光绪二年(1876年),又在书院东侧新建试院(亦称考棚)、堂室、号舍五十余间,为童试(考秀才)场所。
    东平龙山书院由州训导署领导,设书院董事会。董事会成员由本州德高望众的知识分子组成,公推书院负责人一人,元、明两代代称山长,清代称院长。书院章程规定:“书院为作育人才之所,而山(院)长即为人才模范。书院山(院)长由地方官绅自行延访品学兼优之人充任,无论何人不得徇情压荐。如山(院)长不实心教诲,即当辞谢,另请名师,一切情面嘱托亦不允从。”书院教习(教师)由山(院)长延请当地学行素著之员生、举人、进士充任。下设监学一人,负责生员管理;首士一人,负责办理生员生活事务;学长一人(在众生员中选举产生),负责办理生徒有关学习事宜。书院不仅有朝廷颁发的《书院章程》,还有各自的院规。咸丰九年(1859年),进士蒋作锦(州城西南大渔营人)撰写东平龙山书院条规16条,规定了院长、主讲、教习授课和生徒学习、生活制度及奖惩条例,以及书院经费管理和使用范围、手续等。各项规章制度的要求都非常严格。如关于生徒学习、考试及生活方面的规定:“诸生必须服从院规。对违犯院规、不敬师长、荒废学业者,进行严格管教,乃至鞭笞和除名。”“诸生住院,饮酒、赌博者,查出重责不怠,院中并禁闲人游戏。”对书院教习亦有明确规定:“为人师表,言行一致,处处做诸生模范。在教学上,要因材施教,循循善诱,以‘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夫子之言为左右铭。” 书院经费,主要来源于书院学田收入。
    东平龙山书院一向颇有名气。元代“世称三王”的文学家王构、王旭和曾任东平学正的王磐,都担任过龙山书院的主讲;元代农学家、东平人王桢谢职旌德县尹归里后,于元仁宗延年间(1314年至1320年),曾在龙山书院主讲其农业科学名著《农书》。据传,元代戏曲家、时人称为“小汉卿”的东平人高文秀,青年时代亦曾在龙山书院读书、习曲。
    明、清两代,书院亦人才辈出。明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东平人王宪及其子王汝孝都曾在龙山书院读过书。王汝孝,嘉靖五年进士,官至礼部郎中改翰林修撰。他遵父嘱,在龙山书院修碑撰文,感谢母校培育。碑文曰:“清河泱泱,龙山苍苍。桃李天下,母校永光。”仅清道光年间(公元1821—1850年),东平就考中了王圣来等3名进士,李树朴等12名举人,孟衍观等31名贡生。
    东平龙山书院的声誉曾一度影响省外学者。据龙山大殿东深沟上的悬石刻文记载:解缙,江西吉水人,明代洪武年间进士,授中书庶吉士。被罢官后,曾游学来过龙山书院,并在龙山的一块悬石上读过书。后人在那块悬石上刻诗:“学士被罢官,游学至龙山,钻过药王洞,住过太子殿,曾饮圣井水,悬石为书案,成祖永乐初,又任翰林院。”
    清代光绪三十年(1904年),废科举兴学堂,将龙山书院改为东平第一高等小学堂。东平龙山书院历经元、明、清三代,计600余年,对东平文化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