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端午”结  

2012-06-27 10:29:58|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光棍多出”,不知道这样叫的是啥鸟?它在树林麦间叫起的时候,我们这些小男孩也唱起大男孩教我们的歌:“光棍好苦”“光棍好苦”,其实我们不知道光棍的内涵是什么?
     “端午”是一个节。麦子熟了,满地金黄,风一吹,有“簌簌”的声响。
      鲁西平原,是一个大麦仓,我家乡的汇河平原,是一个小麦仓。

     麦熟一晌。头晚还有几分青意的麦田,第二天看它,就已经变得一派灿黄。
      收麦,农人看得贵似命,很多人见面,不再问“吃了?”也不答“吃了”,而是代之“抢麦?”“抢麦。”抢啊,镰刀“嚯嚯”,车轮滚滚,拉车的牛连喘口气的“哞”都省得短而粗犷。

    
   我们小的时候,还有麦假。那时候麦收没有机械,全凭一把镰刀、两个肩膀,稍微让人省点力气的,便是谁家有辆马车或牛车。关系亲蜜的,有车的人家把自家的运完了,便帮亲邻拉几车,接着,他们要摊麦打场,赶紧把麦粒碾压出来。不然,稍有风云突变,抢下的麦子会在连阴天里发芽变霉,叫农人们捶胸流泪心疼一年。

   学生娃们虽小,但有许多可用的地方。大一些的,可帮大人割麦捆麦;中一些的,可在地里抗麦拾麦,或者拴一小绳牵引拉车;更小一些的,那就留在家里看门烧水。看着孩子们在麦地奔跑如风,掉了大牙的“五爷爷”漏着牙风喊:“麦收不让一人闲,兔儿惶惶,麦收光光。”这时候有几个孩子甩着汗珠子尖喊:“兔儿惶惶,麦收光光,掉了牙的五爷爷。

      狗们这时候真的比人清闲快乐。麦地一片片清出来,吃了一春青草的野兔没了隐身的屏障,它们“呼”地窜出麦垅,黄狗黑狗白狗花狗“唰”地箭飞追赶,兔子好可怜,为了活命,有时候被那只狗咬伤一只腿,还要没命再逃一程。狗们捕获猎物后的欢呼是暂时的,忙麦收的主人看到战果后,会呵斥几声把野兔夺下,晚上洗净炖熟吃完后扔给那狗几根骨头。

    我们兄弟三个那时年龄在十岁到七八岁。每年“端午”和别家一样煮分鸡蛋。一般每人二只或三只,挑的顺序是先小弟再我们,只是记不起奶奶和父亲母亲他们每人分几个,好像就是一只或半个,且是我们挑完的剩儿。

      那时候我们不知道“端午”是为了纪念屈原,猜想老人们给孩子们吃鸡蛋是为了帮忙麦收有力气。而今,当鸡蛋不再是我们乡俗里“端午”的专供,当每餐饭都有鸡蛋可吃的时候,我常常和弟弟们谈起当年为一个鸡蛋是大些小些而端详半天的旧景。

       我虽然写诗,但不为幼时不知道“端午”是纪念屈原而羞愧。屈原投江,是统治者腐朽荒淫让精忠报国无门之人罪;让百姓富足安乐,是无数仁人志士之追求。我们乡俗的“端午”吃鸡蛋,和别处的“端午”吃粽子一样诗意和飘香哦。

     “心如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端午”,屈原节,粽子节,我们汇河平原孩子们记忆里的鸡蛋节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