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那棵树  

2012-05-11 10:09:00|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那棵树应该是一棵银杏树。
      以前我没有注意过,补栽以后,我才发现这一行种的全是银杏树,于是猜想它不会是别的树种。
       平湖广场,我家附近一个百亩大的文化加绿地广场。
       两条十字的公路把广场分成四个部分,人是群居的动物,白天你看不出啥来,夜晚,平湖广场就泾渭分明拉开帷幕了:东北,是老者自由散步的地方;东南,是中年人散步的区域;西北,是跳双人舞的空间;西南,是一百多妇女跳健身舞的地盘。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真是的。
      我到中年,我在那,你知道。我在东南哦。
      东南广场中间塑的雕像是梁楷,他是写上美术史的南宋大画家,东平人。每天夜晚围着他转圈,我都觉得自己没有辜负了喜欢国画欣赏的虚名。
     广场上的树树花花很多,但我平时没有注意过它们,只记得草坪中央栽了两棵歪脖子的泰山松。因为它们造型奇特,所以我清晰地记下了它们。但要让每日在这里散步的我说上其它的花草树木,还真有些让我作难呢。因为,我注意了自己的散步,并没有注意身边走过的存在与风景。
     昨晚,一对老年夫妻走过,女的说:“这棵新栽的银杏也活了。”男的答:“是呀,它的新叶子已经冒出树干了。”这时,借着闪烁的街灯,我才看到,这棵后栽的新树,它的身高要比其它几棵要矮,叶子更是显得稀稀疏疏的。
     广场的大理石条凳上,常坐着闲谈的男女,更有在众人面前无拘无束亲吻的少男少女;这弯弯小路上,更走过如我漫游散步的中年人。我们,在意没有在意过这棵后栽的银杏树?
    先前栽的那棵银杏树,是个啥样子?我一点不知道,或者还有多位在这里休闲的人们也是丁点记不起。不知道那对老年夫妻知道不?
    但是,在多人没有注意这棵后栽新树的时候,这对老年夫妻关注了。他们,既注意了这里的雕像,还有红绿花草,以及这棵补栽的银杏树。
     那晚,我听见那对夫妻还说:“松树边栽的小花,开了好大一片。”“是呀,好多好多一大片。”他们还说:“南边的高树上,一对喜鹊搭了新巢。”“是呀是呀,过一阵子该有叽叽喳喳的鸟宝宝了。”这些,我都一点没有注意过。
     那晚,我认真地端详了这棵后栽的银杏树,感受了生命的喷薄与韧性。
      一片树叶,无边的风景;一只飞鸟,无边的风景;芸芸众生,都是有血有肉奇特景致呀。
     走在路上,身边那么多可以与心灵对视的绝美图腾。

   
      那棵树,有生命,是生命。
      
       那棵树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那棵树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那棵树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