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石巷卖油声  

2012-01-12 10:13:12|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打香油,谁打香油?”打,在我们老家就是“买”的意思。喊这号子的人,是一个穿红衣蓝裤、扎马尾辫的十几岁丫头,她就是三十年前我的姑家表姐,小名叫梅,大名叫赵秀梅。
    梅姐在他们家是老四,上有一姐二哥,下面是两个弟弟。姑和我父亲是堂兄妹关系,我爷爷是老大,姑的父亲老二,但因为二爷爷年轻时赌博搞得妻离子散,姑一直把自己看成我父亲的亲兄妹,我父亲也一直这样呵护她。记得那年,当梅姐十几岁,姑姑因中风去世时,父亲心疼得大病一场,人瘦了整整一圈。
      姑去世后,为了活命,梅姐上边的三个大的表姐表哥远赴东北谋生,姐姐嫁了人,哥哥们到一个林场做工,家里留下姑父和两个小表弟,可以说,十几岁的梅姐成了一个小小母亲,她一边随姑父到田里劳动,还要做饭、洗衣,照看两个弟弟吃穿,每次去姑父家,都看到梅姐忙得团团转,就如一个不息的陀螺。
       不知道是姑父的主意还是梅姐的主意,刚改革开放不久,他们家就卖起香油,姑父主要忙农活,香油的生意主要由梅姐操持。那时主要是人工,梅姐一个人要买芝麻、炒芝麻、磨油卖油,一天连顿热饭饱饭都吃不到肚里。比梅姐小一岁的我刚好上初中,每次在老家的石巷中碰到肩挑油担的表姐,她都叮嘱我好好学,我只是调皮地笑笑,不明白辍学在家的梅姐的苦处与辛劳。
    由于两个小表弟学习一般,他们以后到过东北,大些的叫“蛋”的表弟在东北成家,小一些的叫“红心”的表弟最后回老家谋生,是梅姐拿出积攒的万余元,几番托人使他成家立业。
    梅姐没有上完学,但她一直敬重学问人。当年找对象时,她一眼相中了几次复课正在考初中中专的涛哥,以后涛哥没能考取,梅姐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涛哥在家中是老大,下边也有两个弟弟,梅姐过门后又像母亲一样,帮着两位弟弟成家,在我们乡里乡亲,只要谈起梅姐,人们都会竖起钦佩的拇指。
   梅姐和涛哥有两个女儿,小的和我家儿子是一般大。她家大女儿考到泰山医学院,今年在读大四;小女儿考到泰山学院外语系,和我的儿子一样读大三。昨天,父母到我家来,捎来一瓶梅姐新磨的香油,我们不由谈起梅姐的过去与今日,说起她的不易与所获。父亲告诉说:“梅的小女儿今年英语考过八级了。”
    在冬日,在县城的街头,骑车上班的我,每当看到围红纱巾的妇女,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一个骑三轮车穿红棉衣于老家石巷叫卖农妇的影子,“打香油,谁打香油?”这个人已经年近五十,她是我辛劳多年的表姐,名字和我爱人一样,都叫秀梅。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