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王芳的谋杀事  

2011-06-21 11:04:08|  分类: 郓州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王芳嫁到水镇已经八年,水镇是一个湖边集镇,属于历史悠久的郓州市,因为有水,郓州的女子都多几分水气。

      王芳是个小媳妇,不漂亮,但也算不上丑,就是人堆里的大众脸;她的丈夫叫李学强,大她半岁,跟水镇很多三口之家一样,丈夫常年外出打工,媳妇在家种地看护孩子读书,公婆分开单独另过,这就是水镇的当下。

      王芳的女儿叫小花,六岁,在上小学一年级,按说该上幼儿园,因为小学比幼儿园近些,再加幼儿园收费小学不收费,于是她买了一块肉找在镇上的表叔把小花安进了镇小学,虽然女儿开始几天总是哭鼻子。

      水镇临近省道,王芳的住宅就在路边,每夜,车轮滚滚,喇叭声声,刚嫁来的几年,王芳很难短时间入睡,后来就习惯了,成了丈夫所说的挨着枕头就睡熟的懒猪。

      王芳和丈夫近期的心愿,一是到了政府规定的年龄再要一子,不管是女是男;再者就是攒钱把平房换成楼房,顺街的人家有不少已经把新楼盖起了,虽然在水镇自家有地皮盖上几间上下两层的街面楼花不上二十万元,在郓州市里连一套几十平米的一般楼房都不止此数,可在王芳一样靠土里刨食汗里取获的农家人看来,已经是压断腰的山头般的大数目了。每年年底丈夫回来的第一个夜晚,他们亲热一番后,丈夫便掏出藏在编织袋里的工钱,王芳也取出藏在衣柜夹板里的存折,看看这一年的积蓄和收获,之后,他们又是一番新的折腾。毕竟,他们夫妻俩都整整旱了一个年头,有一次王芳说丈夫是只馋猫,丈夫不知道啥时听到的电视剧里的台词,他喘着粗气坏笑着编排说:就是西北大沙漠,也要一年下上两次雨来呀。

     一个五月的中午,下地回家的王芳想给鸡笼里的那只公鸡倒些水喝。鸡是邻村大姨家的,上次赶集没能卖出,大姨就索性留在王芳家了,说谁要都行,只要能给八十元钱。在王芳打开鸡笼的一霎,那鸡“扑棱”着先飞上一棵树,接着是屋顶,于是王芳拿了一根木枝赶,当王芳跑出家门的时候,随着屋后省道上“哧溜”一声刹车响,而后一声尖锐的鸡叫,王芳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路边,发现那只大公鸡已经葬身汽车轮下。王芳“奶奶、娘”的刚骂几句,那车上下来一位三十多的矮胖男子,一边骂今天晦气,一边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陪着不是说:“大嫂,我们还要急着去开会,你看这些钱赔偿可以吗?”接过钞票,王芳躲路放行,她提回那只死鸡,整理后炖了一大锅,以后几天,她家都被香喷喷的鸡肉味包围着,女儿走路跑呀跳呀,最乐的还是少妇王芳,她给了大姨八十元,自己净余二百二十元,那几天,她老哼一句歌:“咱们老百姓,今个真高兴。”

      六月,经过一个月的深思熟虑,王芳在自家的小东屋里喂养了七只小肥猪,每到喂食时,王芳都要用录音机放汽车的鸣笛声,小猪们就撒欢着一齐跑来。

      七月,经过饲料喂养的猪仔已经长到七八十斤,一天上午十点钟,王芳把一只饿一天的小猪放出家门,赶向屋后公路方向,一次不成,又来二次,到第三次的时候,小猪葬身于一辆大货车轮下,这是一个拉海鲜的厢式车,司机和老板自认倒霉,边赔不是边送上一千元钱。这次,王芳没有宰吃这只幼猪,而是把它卖给了街头杀猪卖肉的赵强。一个七月,王芳送走了六只幼猪,得到的补偿足足五千多元,在卖肉的赵强那里,她也得到了数百元。

    八月,在处理最后一只幼猪时,一直走运的王芳却失了手。倒不是她的过程不周全,实则是这位司机是个硬茬,黑脸、墨镜,看王芳拦车,伸手就是一记猛拳,当王芳爬起死抓车门时,黑汉一加油门,把王芳重重摔到路边石棱上,痛得她再也没能站起来。卖肉的赵强一边喊拦车,一边赶来扶起王芳,到镇医院一检查,王芳不仅受到皮肉伤,而且还伤及一根肋骨,那几个月基本花光了她这夏天在省道上挣下的活钱。赵强记下的汽车号码,经过交警查证,其实就是一辆套牌车,赔偿问题也就不了了之。知道这个结果,王芳揉着伤肋骂:“他奶奶的,他奶奶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骂谁?

   以后,为了安全起见,王芳再也不敢重操旧业,只是听说那天出事前黑汉曾在水镇的路边饭店吃猪肉水饺,王芳就接受赵强的建议,用猪血脖肉包手工水饺,冷冻后每天都有郓州城的饭店老板来用车拉走。王芳一边包肉馅,一边恶狠狠地对着饺子骂:“吃死你,吃死你。”

    不知道她包的“顶香”牌精肉水饺,会不会真的吃病了谁?

    在水镇,王芳不是一个人物,她平凡,就如水边的高高蒲草,或如水中没名的浮花。

    哪人是谁,前车粱搭一袋面粉,后座驮一个扎马尾辫的女孩,骑自行车急急火火向人群走来?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