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亲情的温度  

2011-04-07 11:02:00|  分类: 郓州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我们身上都携带着一支温度计呢。

 

       他曾是我的同事,长脸,微黑,有几分男人的粗质;她也曾是我的同事,长脸,俊秀,有几分女子的水质。他比她大二岁,是一对教师夫妻。我在那个学校调出后,就不再是一起共事的同事。

      他们是在县城外的学校调入的,和我及爱人一样。他们都不是兄妹一人,他有自家的情况,她也有自家的情况,但是,她的老爸,那个走一步晃三晃的胖白老人,却要在他们家养老侍奉。于是,老人像一块吸铁石,牢牢把他们拴在身边:他每晚要为老人擦身、换衣、端尿,她则忙着买菜、做饭和洗衣。日子就如一只车轮,碾过他们平凡苦酸的岁月。

       春日,天气转暖,他们扶着老人下楼走动,邻人说:“大爷,你女儿女婿这样孝敬,您老人家有福哦。”老人咳咳说:“苦了他们,我真是一个老不死哦。”他说:“看看,说啥说啥呢。”她也说:“大,你说啥说啥呢。”

 

   

     他是我的一位艺友,他也是我的一位艺友。他们都是高高瘦瘦,他喊他舅哥,他喊他妹夫。舅哥在集镇经商,妹夫在工厂做工。

      他家生活一般,他家也生活一般。他家的儿子大些,已经读到大学;他家的儿子小些,还在初中就读。他们,已经有几年没有互踩门边。

      他有着一肚子怨恨:当年老爹可以退休让他进工厂顶替,但为了两个妹妹能继续读书,老爹选择了拿钱买断。两个妹妹虽然如愿读完中专,但时过境迁分配时都进了工厂。怨恨如春草,在他心里飞生野长,从此,他和父母成为路人。

      在一个夏日,老爹狂叫一声而终。他心里稍有宽松,但对老娘,他一样不能原谅宽恕:他占了老人的房,杀了她屋后的树,还想着早晚把老娘逐出家门。每当有本家劝阻,他都述说:当年,他们如何黑了心,今天就是对不起。

      妹夫难管家务事,只好自做自事随他去。只有老娘夜里骂:“当年为啥要生你!”

 

   

     温度计,在不同人身上,有的零上,有的零下,那数字,很清晰,很真实。

     我们身上都携带着数字不一的温度计。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2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