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儒心慧质——山东当代花鸟画解读 (引用)  

2011-02-25 08:12:19|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儒心慧质——山东当代花鸟画解读
                                    华焱
  一、文脉精神
  1、儒学精神
  一个地域的绘画往往是其地方精神文化的一种反映,山东花鸟画在当代画坛上占据着重要的地位,这种位置与齐鲁大地深厚的文化积淀是分不开的。齐鲁大地是儒家文化的诞生地,孔子、颜回、子思、孟子这些先哲们留给山东画家们的,是一份最厚重、最扎实的关乎人生哲学上的精神积淀。“志于道、居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这些先贤之言都成为齐鲁大地上有志之士时常用于自勉的心灵炬火。
  齐鲁画家的精神与儒者精神是相通的,在山东花鸟画家中,画者与儒者精神的合一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一种仁者之心。宋代理学家程颢说:“医书言手足瘘痹为不仁,此最善名状。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莫非己也。认得为己,何所不至?若不有诸己,自不与己相关,如手足不仁,气己不贯,皆不属己。”(《二程遗书》卷一上)“仁”就是人对他人,对世界的一种关心,一种兴趣,一种感知。这种对大千世界,大到泰山、黄河,小到一棵松、一株竹、一朵兰花,以一种仁爱之心,给予一种“同情的理解”,这种“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的仁者之心,对于山东的花鸟画家们,可以说是十分熟悉的感受。这种仁者之心,是儒学精神与花鸟画精神契合的根本。第二是对道的追求。画既是技,也是道。没有扎实的技的操练,空谈论道,只能离道愈远。但是心中更高地对“道”的追求,而斤斤于“技”的考量也成不了大画家。山东的花鸟画家,在重视技的前提下,对于“道”这种形而上的存在,从来都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从来没有停止过追求。第三是对德的依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坤即是大地。在山东画家们看来,花鸟画是一种依托于大地的艺术,虽有鸟飞鱼跃,终是不离故土。生于齐鲁大地浓厚的厚德教、重礼仪的这种土壤中,德艺双馨,当然成为山东花鸟画家们的自觉追求。
  2、文人画传统
  自宋代以来,儒家精神在绘画上,更多地融入了文人画传统中,陈师曾说:“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重视人品、重视思想性与精神性的发挥,与孔子的“志于道、居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是完全一致的,而要求“能感人而能自感”正是儒家诗学“兴、观、群、怨”精神在绘画中的体现。
  山东画家对文人画传统的体认是深刻的,齐鲁大地深厚的儒家文化精神传统使他们对文人画的四种要素,有一种天然的亲近,血脉上与之相连。重人品、重学问、重才情、重思想,是山东花鸟画家的共性,也是对文人画精神的继承。当代美术史家阮璞曾把文人画分为文人正规画和文人墨戏画两种类型,山东花鸟画家大多都是具有绘画造型功力的文人正规画的画家,但是很多山东花鸟画家骨子里也都有文人墨戏的渴望。山东多写意大家,还有些画家其画风甚至已经逾越了传统写意的边界,这无疑是文人画个性精神的一种现代式的张扬。
  3、学院传统
  近代以来,学院美术教育为中国画带来深刻的改变。山东花鸟画,与学院美术之间,渊源颇深。建国前俞剑华任教于新华艺专,培养出于希宁、徐培基等山东画家;建国后山东艺术学院等一批院校的建立,培养出了大量的花鸟画人才;全国其他艺术院校尤其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原浙江美术学院)等也为山东培养了很多人才,并带来了纷繁多样的现代艺术理念的影响及艺术上不同风格的交融。这里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艺术院校不仅培养了人才,而且也帮助营造了山东花鸟画坛多元、开放的格局。如建国前于希宁在新华艺专求学,深得海派花鸟画的金石气息;毕颖之求学于北平大学艺术学院,由齐白石、陈半丁等指导,得京派真传。又如,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的郭志光、李波,也为山东带来了很多浙江美术学院的好的东西,如不断探索,重视材料,重视绘画肌理的制作等。而除了纯美术院校之外,如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山东轻工学院、青岛纺织学院、青岛工艺美术学校等也培养过一些花鸟画家,他们不同的艺术倾向,包括工艺美术中一些特殊工艺方法及装饰风格等,也都对山东当代花鸟画繁荣起到了作用。
  4、民间艺术传统
  齐鲁大地上,民间艺术资源是十分丰富的,这既是山东花鸟画取法的资源,同时也是花鸟画存在的文化环境,如潍坊的年画及风筝工艺,淄博的玻璃工艺等都增加了地域的文化厚度,也为花鸟画繁荣产生了促进作用。如老一代画家中陈寿荣,就是一位兼擅风筝制作的工艺美术大师,而自学成材的乍启典,更长期从事木工雕刻。当代中青年画家中,有意识地汲取民间艺术的一些要素,运用到自己的花鸟画创作中的,也很常见。更重要的是,山东的花鸟画家,其画法往往是虽有文人画之高韵,但少用文人画之孤独、冷寂的意境,其根本原因在于儒家入世精神的主导,但同时,民间艺术的影响也是其中重要因素。
  二、时代与地域
  1、老一代画家
  早在二十世纪之初,画家松年,即在济南成立“枕流画社”并自任盟主。其后刘秩东、黄固源、李眉川等都曾长期活跃于山东花鸟画界。
  老一代画家中,李苦禅、崔子范、郭味蕖、于希宁、柳子谷、孙其峰、张朋都是在全国具有很高知名度的大家。李苦禅、崔子范、郭味蕖、孙其峰建国后居住都不在山东,但他们对山东花鸟画家的影响是巨大的,这中间既有直接的几位大师对山东画家的师法授受、传道解惑,更有人格上的感召、心灵上的呼应、精神上的私淑。山东画家中亲得白石老人教诲的有傅星伯、毕颖之、王天池,得到李苦禅亲自指导的有王炳龙、宋新涛等。而于希宁、柳子谷、张鹤云、张朋在山东曾长期从事中国画教学,他们不仅以自己的艺术创作,贡献于中国当代的花鸟画,更以园丁的形象,培养了大批优秀画家。尤其是于希宁,从山东师范学院艺术系到山东艺专再到山东艺术学院,其对山东的花鸟画教学乃至整个美术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王小古、张茂才、岳祥书、毕颖之、曹更生、刘笑飞、傅星伯、赫保真、陈寿荣、吴天墀等都是在建国前即活跃于花鸟画领域的画坛宿将,这些老一代画家,画技精湛,人品高尚,个个都有自己的绝活。王小古、赫保真的牡丹,张茂才的水禽,傅星伯、陈寿荣的鹰,吴天墀的虎等,都曾得到过评论家的激赏,也受到了广大民众欢迎。
  乍启典、张鹤云、隋易夫、冯凭、宋式云、孙墨龙、魏启后都是花鸟画界的长青树,至今还不断地为人们奉献着优秀的作品。乍启典大器晚成,气势雄悍,张鹤云天趣盎然,隋易夫颇有逸气,孙墨龙一片化机……魏启后虽更以书法著名,但其花鸟竹石,亦为民间宝爱。马龙青、王企华、崔辉、董建、张雷白、张建时、宋新涛、胡翘然、张联珠、阎学曾、王炳龙、孔端甫、于善英等名家也都在画界具有很高声誉。郭志光、齐辛民、杨文仁、杨象宪、史振峰、谭英林、尹延新、彭昭俊、刘克训、曾昭明、马世治、王立志、吴玉田、牛锡珠、刘世俊在当下的中国花鸟画界,依然十分活跃,并对中青年一代持续产生着影响。郭志光“有吴潘遗意而不为所囿”,挥洒彩墨,很有张力;齐辛民富巧思奇趣,杨象宪淡雅宁静,杨文仁寄情于传统文人画的继承发展,曾昭明追求清新富丽的视觉效果,尹延新、谭英林、彭昭俊等皆师从于希宁,深得其旨,画风寓生动于严谨之中……这些老画家都有着很高的造诣和独特风格,在全国花鸟画坛,亦具有相当高的地位,足以模范后学。
  2、中青年画家
  与全国其他省市相似,山东的中青年画家,大多是在七十年走上画坛。这些画家大多是科班出身于各艺术院校,受过比较系统的专业训练。美术院校在专业上注重培养学生的基础能力、整体观察能力和敏锐的艺术感受力、艺术创作力;通过集体教学与个别辅导的结合,既强调专业基础也注意培养学生的艺术个性,能够营造美术专业的氛围,建立良好的美术活动平台。院校教育以注重思维训练、强调文化素质以及扎实的造型技能培养为美术事业的发展和艺术创新提供了保证。李波、沈光伟、唐秀玲、刘玉泉、韩玮、马林春、卢东、杜鹃等都是毕业于艺术院校,然后又在艺术院校任教的画家,他们沿续着于希宁、柳子谷、张朋、郭志光、尹延新、谭英林、彭昭俊等老一代画家的教学传统,都带出了一大批优秀学生,在中国画界产生了广泛影响。他们是新兴美术教育的直接受益者同时也是新一代的传承者,是与美术新教育体系同步发展的花鸟画精英。他们中间,李波画风多变,形式感强烈,唐秀玲以工笔加岩彩画法而显清新,沈光伟、刘玉泉深得于希宁画法真传,韩玮、马林春更注重向传统的切近,卢东则向西画借鉴有益的元素。
  房新泉、上官超英、杜华、郑向农、颜泉、韩墨、胡石、王有志、王盛华、乔法理、马硕山、任宝忠、秦海、雷家民、杨文森、陆山、张大庆、苏宗胜、徐先堂、朱全增、姚秀明、聂鸿立、孙华进等画家,大多也都曾在各专业艺术院校学习过,有的还多次游学京、沪、杭,现在都分别为各级美术家协会、画院或其他美术机构的负责人与专业画家。他们通过各自的创作,在画坛取得了影响与声誉。如房新泉以热压、冲漏等创新技法而吸引众多追随者,郑向农以重彩及平面构成而显现新意,韩墨、雷家民以形式和色彩当代性的新探索而颇受关注,颜泉、胡石、王有志、秦海、张大庆、苏宗胜则更多地强调对传统笔墨在继承中创新,王盛华在点彩与冲破间寻找平衡的效果,马硕山融传统意趣与形式构成于一体,朱全增墨彩相融,徐先堂刻苦写生并收到效果……
  无论是处身于学院还是身在各级美术家协会、各地画院,山东的大批优秀中青年画家已成为画界的中坚:办展、出画册、参展、参赛、得奖……他们是活跃在中国当代花鸟画界的不可忽视的力量,其丰富的创造活力与很高的艺术水准正引起全国美术界日益关注。除了前面已经提到那些画家之外,如常春月、韩英伟、公丕炎、潘文斌、王征远、王卫平、何乃磊、邵志杰、赵安民、于海龙、康仁君、陈文彬、陈福祥、王永胜、王有刚、张乐毅、赵先闻、李同安、赵英水、王广华、张相三等,都是山东花鸟画界比较有影响的中青年画家。
  3、花鸟画家的地域分布
  齐鲁文化并非单一文化,而是一种多元文化。总的来说,有齐文化和鲁文化,往细里说各地都有自己的文化传统和非常有特点的文化精华。从花鸟画来说,山东起码有这几个地方的文化是有自己独特之处的。一是济南。济南在山东的文化地位当然不待多言,艺术院校及画院、美术馆、出版社等机构也很集中,当然为中国画繁荣提供了很好的条件。济南在1897年即有了著名画家松年主持的“枕流画社”,1932年又曾成立了“济南国画社”。百年以来,济南一直是华东地区重要的文化中心之一,也是画家集中的区域。二是青岛。青岛作为一个同样具有浓厚文化氛围的城市,举办展览等活动的氛围很浓,产生过很多画家,不少画家最终落户于此地。马龙青、张朋、隋易夫等都是定居于青岛的花鸟画家。三是潍坊。潍坊有浓厚的书画收藏氛围,美术教育起步也非常早。1921年郝保真等组织“益社”学习国画,后来又扩大为
“同志画社”,刘秩东、陈寿荣、郭味蕖、于希宁等都曾参与其中,现在活跃在山东花鸟画坛的画家很多都与潍坊这种氛围有关。四是淄博。淄博是一个民间工艺美术十分发达区域,淄博花鸟画家往往直接或间接受到了这种民间工艺美术的影响,在他们的画中往往会出现迥异于传统文人画的一些奇趣。淄博花鸟画家齐辛民、苏宗胜、马硕山、任宝忠,甚至祖籍并非山东人而任教于山东理工大学的李波,其花鸟画都有这种地方文化的渗透。其他像菏泽、临沂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景观都成为全国著名的写生基地,也出现了不少优秀的花鸟画家。如菏泽的上官超英,临沂的房新泉、颜泉、胡石、王有志等。
  三、题材、形式与风格
  1、传统题材的现代表现
  中国传统花鸟画,历来强调主体与客体的统一,视“抒胸中逸气”与“为天地万物传神”相一致,在花鸟画作品中对花木草虫、飞禽走兽皆赋予其人类的道德情操,所谓“花之于牡丹芍药,禽之于鸾凤孔翠,必使之富贵,而松竹梅菊,鸥鹭雁鹜,必见之幽闲,至于鹤之轩昂,鹰隼之击博,杨柳梧桐之扶疏风流,乔松古柏之岁寒磊落,展张于图绘,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宣和画谱》卷第十五之《花鸟叙论》)。以客观对象来展现主体的情思,并随着主体的情感变化,提炼出客观对象的主观感受的相应变化。注重对客体的观察、重视写生与强调主体性情的抒写,在花鸟画家的手中并行不悖。从老一辈画家于希宁、张朋、郭志光到中青年画家房新泉、李波、沈光伟、上官超英都既强调写生,同时又重视主观情愫的表露,正所谓“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李苦禅、崔子范、郭味蕖、于希宁、柳子谷等老一辈画家对山东花鸟画坛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在花鸟画的创作中既继承古代文人画家文化修养全面,重视笔墨,强调“心印”传统的优长,又高扬“师造化”的大旗,寻求着花鸟画中的真情实感,强化了花鸟画的入世精神,使花鸟画重写生的传统和文人传统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呈现出清新健朗的整体画风。他们在画法上强调提炼,强调成竹在胸,强调一种在细心观察、深思熟虑的基础上任意挥洒,这些都深深地影响了建国后的几代画家。
  题材问题实际上也是形式问题,题材问题与艺术形式问题是不可分开的。在山东花鸟画坛,有一些画家特别偏爱的题材,如于希宁之于画梅,柳子谷之于画竹,陈寿荣之于画鹰,张鹤云之于画鱼,张建时之于画鸡等等,不一而足。同时,还有一些大家共同喜爱的花鸟画题材,如很多山东画家都爱画牡丹和荷花,以画荷花、画牡丹而知名的画家很多。这一方面是因为牡丹是山东特产之一,菏泽牡丹天下闻名,吸引了画家的眼球;而山东处于南北之间,又多有水泽景象,盛产莲荷等。但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儒家入世精神和厚德思想,使得大气富贵,充满人间热情的牡丹和高洁、清凉,象征纯洁德操的荷花深得画家之心,大家都爱牡丹的富贵大气、荷花的清水出芙蓉。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从艺术语言本身讲,画家们发现这两种花特别适应于笔墨语言探索与创新技法的采用。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使得在各自探索的情况下,画家们并不怕题材撞车,因为各人心中都有自己对荷花、牡丹的理解,有自己不同的画法。画家们在画荷、画牡丹的过程还探索出了各自不同的艺术手段,尤其是画荷塘一类题材中,水法的运用得到了突破,已经超越了传统的书法用笔和以线为主的笔墨语言局限,使得花鸟画语言更加丰富起来,呈现出新的视觉奇观。
  2、工笔
  老一辈花鸟画家,在艺术上大都有过从工笔到小写意再到大写意的一个不断演化,逐渐突出自我与主体的过程。因此,不少晚年崇尚写意的老画家如郭味蕖、于希宁、柳子谷、王小古、赫保真、陈寿荣早年都有工笔之作,王企华曾学习工艺美术,其工笔花鸟颇有装饰性效果;房润兰以大家闺秀而娱情于工笔花鸟画,亦有较高水准。郭志光、杨象宪、谭英林、孙爱华、周作民亦有一些优秀的工笔作品。
  中青年画家中唐秀玲、杜华、刘玉泉、姚秀明、韩玮、卢东、徐先堂、马林春、杜鹃等都在工笔花鸟画方面显示出很强的实力。强调写生,强调精确的造型表现是他们的共同特征,而具体画法上又各有不同,如唐秀玲对岩彩画法的借鉴就颇有成效。唐秀玲的工笔花鸟画作品还曾获得全国美展的银奖,徐先堂也曾在全国美展获得铜奖。在山东当代花鸟画家手中,工笔画已经与传统的工笔画法有了不同并突破了很多传统的限制,受各种思潮影响,同时也出于艺术自身发展要求,在工笔画中采用制作手段,已经成为常见现象。
  3、写意
  写意,在受文人画浸染颇深的山东花鸟画家心目中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加上李苦禅、崔子范、郭味蕖、于希宁等名家的感召,山东花鸟画家,写意画法当居主流。
  于希宁画梅、画紫藤,特别苍劲、古拙,有文人写意的崇高格调,又富有野趣,相较于传统文人写意,更有生气和活力。而且写实与写意的交融,使其花鸟画颇具现代感。于希宁在梅花、紫藤、果蔬等题材创作上都有突破与创造,尤其是其画梅花,可以说达到了前人未有的境界。于希宁在一生的创作中,充分体现出不断进取、弘毅深沉的儒者心襟。以于希宁画梅花为例吧,于希宁曾说:“古人画梅多是表现一种孤傲清高、不入流俗的情感,我最早画梅也大抵如此。但随着我对梅的感受的深入,已经不满足于古人对梅的表现。梅花是我们的国花,它不同于一般的花草,梅的精神气质玉洁冰清,铁骨其本,傲雪凌寒,使人油然而生敬意。我觉得梅花的气质尊严和我们的民族精神一脉相通,我要画出这种精神。”从不满足于古人对梅的表现,到上下求索,不断变法,经过不懈的探索与艰苦磨砺,于希宁最终形成了自己的一系列笔法、墨法、章法和设色技巧,丰富了古今画梅的技巧,提升了画梅的境界。与传统文人画相比,于希宁的画梅写生成分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与现实靠近,也是与大众靠近,体现了与文人画相反相成的一种写实倾向,从而使现代花鸟画显得更有生气,更有活力。
  王小古画法十分全面,在取法于石涛、扬州八怪和海派基础上多有创意。张茂材、郝保真、陈寿荣的写意花鸟,气息正大,有海派赵之谦、吴昌硕的金石之气,又有自己独特意思所在。傅星伯、毕颖之、王天池曾直接受教于齐白石,得到乃师的首肯。乍启典、隋易夫、冯凭、崔辉、王炳龙、宋新涛、刘克训等都深受齐白石、李苦禅影响。张朋的简化画法深得齐白石精髓。孙墨龙花鸟则颇有其兄孙其峰风范,别出心裁,新意颇多。郭志光画风多有变化,在传统写意画法基础上追求变调,强调制作手段的运用,及色彩与墨水的相互融合。谭英林、彭昭俊更强调传统的传承,以及写意画法的规范性,并扩展花卉画所涉及的范围。
  上官超英画风,强调整体,强调特定意象,与崔子范画法既有继承又有显著的自家面貌。尹延新于花鸟画题材涉猎广泛,造型严谨,笔墨灵动,追求形神兼备的艺术表现。沈光伟对于希宁画风强调精神继承,在用色、用笔上都有创新,以学院式的严谨治学态度来探索花鸟画各种意象表现,富有想象力和启发性。胡石、王有志、马林春等更强调传统文人画气息的捉摸,以今之描摹光影之笔,求古文人画之意境。秦海既继承了传统笔墨语言,同时形式上亦有新的探索。
  4、现代风格
  当代山东花鸟画风,是丰富多样的,在传统工笔写意之外,也有很多创新的风格,难以一律。尤其是中青年画家中,对现代性的探求更为突出。这种现代性诉求在老画家郭志光、齐辛民那里已有体现。在房新泉、李波、郑向农、韩墨、雷家民等中青年画家的创作中,这种现代风格得到了更集中的体现,他们的花鸟画创作特别注重形式感的新颖独特,在花鸟画中引入了重彩画法,以及很多现代平面构成的元素,也有很多制作的手段,像热压、冲漏,泼、洒、冲、流等手法,以及各种肌理的制作,这些都丰富了花鸟画的语言,也提升了山东花鸟画的现代品位。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探索已经在一定范围内形成了影响,在一些更倾向于传统画法的画家那里也得到了响应,这也是现代花鸟画既继承文人画优秀传统,又要突破文人画逸笔草草,忽视材料与形式探索的局限,赋予花鸟画更多的现代感的一种值得瞩目的尝试。房新泉曾获得全国美展铜奖,李波、郑向农、韩墨、雷家民等也在各种展览中收获过各种奖励,说明这种现代风格的探索,正越来越得到画坛的认可。
  
  四、境界与创造
  1、探索创新
  一部人类艺术史,就是一部不断探索、不断创新的历史。花鸟画艺术,是一种古老的传统艺术,而这种古老的传统能够发扬光大,离不开一代又一代艺术家的创造。山东当代花鸟画,是一个开放的艺术领域,20世纪初到20世纪30、40年代的花鸟画家们,北学京、津,南学海派,形成了饱含金石气息、古逸深沉的地方画风,气度正大高远,为建国后花鸟画的繁荣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各种画社的成立和学校美术教育的开展,更直接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花鸟画人才。20世纪50、60年代,于希宁、王小古、张茂才、岳祥书、赫保真等花鸟画家都曾活跃于画坛。“文革”10年,花鸟画艺术受到摧残,但自20世纪70年代起,一些花鸟画家又开始进行创作,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中期,一大批出身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的画家,几乎同时登上了画坛的一线,他们与老一代画家一道,撑起了山东花鸟画数十年的繁荣。进入21世纪,老一代画家的渐渐故去,给山东花鸟画坛带来了难以弥补的损失。但出身于50年代以及60、70年代以后的画家们逐渐成熟,担当起了继承老一代画家创作事业,促进花鸟画复兴的使命。
  于希宁画梅花,不断超越自我,突破固有程式的局限而走向无法之法;张鹤云画鱼,一改历代名家画法,空灵生动,切近“鱼性”。郭志光、齐辛民,各自在不同题材上探索新的形式。谭英林、彭昭俊画花卉,色彩绚烂,艳中有淡,趣味高雅。房新泉、李波、上官超英、沈光伟、刘玉泉、颜泉、韩墨,画法各异而探索精神相同,都在突破前人,成自己面貌,得自然化机上下足了功夫,也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不断在全国花鸟画界产生影响。
  2、和而不同
  山东当代花鸟画的成绩之大,已经可以说成为了一种值得学者们深思的文化现象。为什么在花鸟画这一最传统、曾经被视为离现实最远、最难以创新的领域,画家们完成了杰出的创造,涌现出大批优秀作品,也探索出很多新的画法、新的观念?甚至可以说重新定义了花鸟画的精神特质?
  原因当然有多方面的因素,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山东的花鸟画坛,是一个多元的、开放的、崇尚创造、崇尚自我、崇尚革新的画坛,各种不同的画风、画法甚至绘画理念之间,有碰撞也有融合,但没有非此即彼的互相排斥,而是充满了一种和而不同、共创繁荣的良好氛围。无论是偏重传统的画家还是崇尚现代的画家,也无论是酷爱水墨表现的画家还是喜欢色彩运用的画家,无论是执着于平面构成的画家,也无论是学习工艺美术还是借鉴其他画种,大家都在探索求新,并且都尊重别人的探索。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山东的花鸟画家们的传统意识特别深邃,即使是崇尚现代艺术理念、张扬现代意识的画家,在骨子里都对传统有着一种挚爱。熟悉传统,热爱传统,但又努力突破传统的局限,努力为传统增加一点新的东西,这是大多数山东花鸟画家的共同追求。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山东花鸟画坛才能繁荣昌盛,大家辈出。
  3、居高声自远
  山东花鸟画坛
的繁荣不是井底之蛙的自得其乐,更不是缺少文化内涵的短暂的泡沫,这种繁荣是以艺术的高度为保障的。这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有一批具有全国知名度的画家。于希宁、柳子谷、张茂才、岳祥书、王小古、张鹤云、张朋、孙墨龙、郭志光、崔辉、齐辛民、房新泉、尹延新、李波、上官超英、沈光伟等,都以自己的创作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而像李苦禅、崔子范、郭味蕖、孙其峰等虽离开了山东,但他们心系山东,以自己独特的花鸟画艺术为齐鲁大地争色添彩,与留居山东的画家们一道构筑起了山东花鸟画的高峰,老、中、青三代画家的创造,浇灌了山东花鸟画坛这一片神奇的土地,也造就了山东画坛在全国花鸟界的地位。
  二是在全国各种重要的大展中山东花鸟画家频频获奖,显示出了很强的实力。从文化部、中国文联主办的全国美展到中国画大展再到其他各种高级别、全国性展览,山东花鸟画家入选、获奖都是经常的事,可谓遍地开花。有的画家几乎每年都获得一、两项大奖,这既说明了山东花鸟画家水平高,技艺精湛,也与山东画家在艺术上的执着精神是分不开的。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靠的是自身雄厚的艺术实力。
  三是山东花鸟画家,不仅注重技艺的提高,还特别重视艺术理念、艺术思想上的提升,画家出文集,写随笔,甚至从事美术史和美术理论研究蔚然成风。于希宁、张鹤云等,都在学术上有很高的造诣,中青年花鸟画家也都很重视文化修养与理论水平的提高。从事学术活动提高了画家的学术修养,也使得山东的花鸟画家能够在艺术上更加自觉,能够不固步自封,不断超越自我,走向一个个新的高峰。
  五、结语:山东花鸟画的整体追求及21世纪的走向
  山东花鸟画,有自己独特的面貌与独特的创造性品格,21世纪,将是山东花鸟画进一步摆脱各种条条框框束缚,走向自我面貌成熟的一个世纪。老画家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形成了山东花鸟画既不同于京、津画风也不同于沪、杭的海派和广东的岭南派,一种具有山东地域文化特色的花鸟画新面目。而中青年画家,在创新理念和深入生活的基础上,进一步丰富了花鸟画的艺术语言,开拓了花鸟画艺术的新境界,并在全国乃至海内外产生反响,已经初步形成了山东花鸟画自己的面貌特征,正在建构起自己的花鸟画艺术语言体系。随着这一体系的逐渐建立与成熟,山东花鸟画,能否在现代性创造与传统精华继承之间达到更加完美的契合,以丰富多样的形式、精湛高超的技艺和努力不懈的探索,继古开新,走向更高的高峰,有待众人瞩目。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