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三代父子  

2010-06-21 11:18:17|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在我的眼中,父亲是一盏引路的灯。

     我从 没有见过爷爷,连张照片也没有,在我出生前的几个月,爷爷就因肠梗阻去世了。那时医疗水平差,在一个夏日,爷爷好好的突然肚疼,几个小时后,他就去世了。我奶奶说起爷爷,会提起他最后的疼;我父亲、母亲说起他,也会提起他最后的疼。都说如果是现在的医疗条件,爷爷会活到八十岁。

      爷爷活在奶奶的嘟囔中。起我记事起,奶奶就不厌其烦的向我数落爷爷,说起他的黑白干活,年纪轻轻就埚腰驼背,走路像一只后射的弓;说起他的俭朴度日,和我父亲一起挑春芽赶集,还要在担子上挂上一罐凉白开,裹上一兜玉米饼;他就苦着自己,也苦着家人,等他攒到几十亩地的时候,平分土地的大革命来临了。于是,一切化为乌有。我奶奶说,你爷爷就是一个苦干命贱的呆老头。

    我父亲对爷爷的看法和奶奶有不同。父亲也认为爷爷的勤劳是百里挑一的,但对爷爷数次出资救助因赌博败家的二爷爷,奶奶认为爷爷是犯贱,那个空有一副臭皮囊的老二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这种挣一花三的人给他座金山也会输个里外精光;父亲则认为二爷爷浑那是他自己的事,我爷爷帮他那是一母兄弟的骨肉情谊。

     爷爷,在我的眼中,就是一座埋着一位辛勤庄稼汉的黄土坟头。每次想到没有谋面的他,我就想起一张弓。

 

    

      父亲的腰本来是不弯的,但自从去年,驼背是一天一天明显起来。我母亲数量说,你父亲七老八十了,又爱上种地浇菜这些事了。父亲的菜地不多,就是几分大的院中和墙外几分地面。父亲每月有几千元的退休金,他和母亲不缺钱。他说,现在集市上的蔬菜打农药太多,自己种点菜就是为了我们兄弟能吃一些干净的青菜。

     父亲是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在我们那个村是第一个本科生。但父亲平生性格倔强,除了教学,他基本不过问其他事情。或许是他目睹了太多的党系争斗,对有关政治的事情,他想法敬而远之。在我的感觉中,父亲的思维是单向的,他不会拐弯抹角的想事情。比如,他年轻时,一次回家路上,碰到一位小孩掉井里,众人不敢下去,他却慌忙弃车救人,原来,农村的土井淤泥很深,有时不仅救不上人反而救人者葬身其中。父亲的古文功底深厚,作文教学也超出一般,他有好几年,到学校外的小树林辅导几位不是他任教班级的优秀学生,那时不仅没有报酬,考上的名额也算不到他任教的班级。对此,父亲说,这是为了给学生们找饭碗和出路,何必计较其他呢。

     对我和宏弟的成长,父亲几乎也是押了一次宝。那时,小弟还小,我和宏弟上初中,成绩一般。如果父亲提前退休,我和宏弟可有一人接班工作。或许父亲太喜欢教学,或许他怕我或宏弟一人接班后承担不起供养他人求学的责任。于是,他几经思考,决定自己不提前退休,而是让我们兄弟从老家转学到父亲任教的学校读书。我们没了退路,学习开始步入正途,结果不几年,我和宏弟同年考上大学。很多当年为我们担心的人,说我父亲的这次命运赌博——值。

     父亲爱好过文学,所以每次见面,他很关切地问我写了新作品没。他不知道我的苦恼不是发不发新作品,我已经走过发表篇作品就激动的年纪了,现在苦恼的是写不出有力度的作品来。对从政的宏弟,父亲的叮嘱更多,他一方面希望宏弟仕途顺达,一方面要求他清廉公正,别做党纪国法不允许的事情。我常说,这是老父亲在给我们上党课。

      父亲不是弓,他没有像我爷爷一样把自己深植土地。他是一盏灯,照耀过学生和我们一兄三弟。

 

     我和父亲接触不少,关系很亲近,但从来没想过多年父子成兄弟。昨天是“父亲节”,我儿子在网上祝福我节日快乐,同时引用了汪曾祺的“多年父子成兄弟”一语。

      现在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每家孩子单薄,于是两代人的关系亲密许多。儿子长大了,在我不知不觉之中。他在一步步坚强,有一个周末,没见孩子上网,以后问他,才知道那天在教室学习的,就他和另外一个人。今天的莘莘学子,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压力,但愿儿子挺着腰板走好一步步。

     想到儿子,我想,自己要走好未来的人生路,至少让儿子认为,他的父亲也是灯,或是弓。

  

 

    三代父子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书画评论和文学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