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想起儿时打酱油  

2010-02-04 14:49:18|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由一网友自名“打酱油的”,不禁想起自己儿时帮母亲或他人打酱油的趣事。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或许很多人有过为长辈打酱油的经历。在这里,有一个问题需年龄小些的朋友注意,打是买的意思,打酱油就是买酱油。

        在我小时,钱比命还金贵,所以,上学之余除了帮家长割草拾柴之外,父母根本不给孩子自己拿钱的机会。只要买稍贵一点的东西,大人都是自己前往,只有买付钱很少的酱油或醋,才给孩子们一次单独带钱前往商店的时机。

       我下面是两个弟弟,小时候,母亲给我几角钱,让我拿上玻璃瓶去打酱油,是对我能力的肯定,每当从母亲手里接过钱和瓶子,蹦蹦跳跳跑出家门时,两个弟弟都眨巴眨巴眼睛对我流露出羡慕之情,看着他们仰视佩服的样子,我就愈是蹦跳得更高起来;那时,对一个正在长大的孩子,家长或他人批评较狠的一句话就是:“这么大了,连个酱油还打不了。”不要以为我是在说笑话,为了不负大人所托,在前往商店的路上,我嘴里一直念念叨叨的就是“打酱油、打酱油”几个字,老怕忘记了把酱油买成了醋,因为我目睹过许多小朋友在买颠倒后挨大人口骂或拳脚相加的实例。

     那时人们为啥多买酱油?大约是食用油太贵,有以酱油代油之意,或许在人们潜意识里,酱油也是油吗,炒菜时,多放上些酱油,就可以少放些食用油了。那时去买酱油的同时也常买醋,遇到别人问买的啥多回答打的酱油,为啥不回说是买醋呢?我以为那时酱油一角五分钱一斤,醋是八分钱一斤,如此回答有些说贵不说饯的虚荣。

      幼时我除了为母亲打酱油,惟一的还为一位看林人本家爷爷打过酱油。喊他爷爷不是因为他年龄特别大,而是因为他辈份高,他年纪和我父亲差不多,那时四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有一米六多,黑黑的,瘦瘦的,满脸核桃纹,枯枯硬硬,就如一棵山间干树。他脾气好,人极本分,但家里贫寒,一直没能找上媳妇。当时做了村支书的远房侄子照顾他,发展他入了党,一是提高他的地位,看是否能因此讨房媳妇;再者自己人心照不宣,支书有啥提议他都能积极拥护。真的,直到今天我都佩服那位支书的精明,他在位时发展的党员,没有一位是有能力和主见的村民,小车不倒一直推,难怪他一干就是十几年。

       那位本家爷爷虽然只是一位护林人,但这在当时是个美差,因为活不累,有树枝烧,还能种点蔬菜、养只小羊之类。惟一的不足就是寂寞,何况这位爷爷一直独居生活。树林里青草茂盛,我和小朋友常去割草,本家爷爷一边告诫我们不要毁坏树木,一边招呼说渴了屋里喝水。那座树林离村子较远,有时本家爷爷要买些小东西,就让我们中的一、两位替他跑腿。有些小朋友怕因此耽误了割草会挨大人骂,会悄悄躲开不让他选到;而本家爷爷对比较调皮的孩子又有几分戒备,于是我和一位叫“平”的小朋友就成了他的心中首选。那时我们为本家爷爷买的最多的就是酱油和烟柴,只有一次,他让我们再多买一两茶叶,为了发泄对他多次指使我们白跑腿的不满和怨愤,经“平”提议,我们偷偷把两角钱一两的茶叶换成了一角八分钱一两的,剩下的二分钱我们买了两块糖,一人一块藏在了自己的鞋面下侧,一跑一颠回来交了差。那晚,在黑暗的热被窝里,那块糖让我香了半夜。第二天上学遇见“平”,我们都会心相视笑了一笑,其他小朋友见了都一脸疑惑末知其妙。

      那位本家爷爷六十多岁就去世了,是死在林场不远的一个水池里。那水池不深,爷爷又熟悉水性,如果不是故意,根本没有被淹的可能。那时他当村支书的远房侄子因经济问题正被上级查问,他亲兄弟的儿子娶了媳妇也在强烈的闹着要分家另过,或许他想侄儿连亲爹亲娘都不容忍,何况自己只是一个大伯,老了不能动了更将无人依靠,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当然会五味杂陈不是滋味。或许他曾想过上吊投井之类死法,但他不想死后让人对他的死法过于激愤和指责,于是制造了失足落水而亡的假相,今天忆来,其情足怜,其事可叹。

      老人们常说,三岁看大。不错的,我的小伙伴“平”的精明那时已初见端倪,三十年后让更是呼风唤雨让很多人望背兴叹,他长大后虽然没有考上学,也没有当兵提干,但现在已是拥有几家超市的殷实老板。每当看到他指挥着员工把一袋袋糖果和其它货物装上汽车,有时真想问他一句:还记不记得当年藏在自己鞋面内侧的那块甜糖?

     哦,人生如白驹,一去不复返,我们那酱油一样有咸有苦有香有味的多姿童年。

 

想起儿时打酱油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书画评论和文学原创博客         

想起儿时打酱油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书画评论和文学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2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