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网易考拉推荐
 
 

想我别伤我  

2010-01-26 11:33:40|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一

  是冬了,在这个最寒冷的深冬里,一个小学弟的电话从另一座小城打来,告诉我你的消息,我等你的消息,整整已是六年。虽然电话是别人告诉我你家老人去世的消息,但我知道,今天,我终于再次走进了你的心里。

      二

   我们是哪一天认识的?记不起了,大约高一吧。我们都是那所高中的教师子女,在那以前我们见过,但彼此印象不深刻。高一后,我们都跟着自己的父亲上学,周末别的学生离校了,我们则留校学习,那时能享受这种待遇的只有高三毕业生。我的父亲和你的父亲周末回家劳动,而让十六、七我们两大小伙子在校学习,可见他们对我们的殷殷盼望。但我们并没有按他们的所想拼搏,除学习外,我们一起到学校南边的小山上散步游戏,你还和一位女同学谈了恋爱,我则和几位同学练过武术,在那两年,我们的宝贵时间多被荒废。人们说,一寸光阴一寸金,我们一起虚掷了多少金子般的时光啊。

    三

  高三时,你的父亲调回原籍,你也转学离去,对此,我们都很伤感。我之前没有写过信,自从接到你的第一封信起,我们便书信往来,互通信息。每当在学校大门旁的小黑板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我都有一种骄傲与激动,我知道,那是带着你思维情感的信鸽来到了。我不知道你在收到我的去信时的所感,反正我是以饱满感情去阅读你的来信中的每行文字的。那个和你有些意思的小女孩,曾几次找我打听你的消息,但我都按你所瞩,对她严格保密。在我面前,她的眼圈红了几红,我的心里真的软了几软,但我还是咬牙守住了。

  四

  我的第一年高三没有考中,你的高三也是同样的结局。我在父亲的鼓励下复读,你则因有招干的机会直接工作。我本来也能招干,但总想男孩子应为自己争气,喜欢狂背郑板桥的“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的句子激励自己。知道我的追求,你来信大为鼓励,并说你要挣钱了,如果需要,你将助我一臂之力。那年,我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寄你了一张我在大学门口的照片,你也寄给我你身着工作服的一张黑白照。二十几年过去,现在每年我的照片一摞又一摞,但你的那张黑白照,仍放在我最显眼的一本影集的首页位置。

   五

   我工作后,因为很多不如意,联系减少;再者我们都组织了家庭,有更亲近的人需要分心;血气方刚的我们还要一边干好工作,一边处理各种复杂关系;好在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我知道你做了一家单位的副职,我也由县城外调进县城,又由学校进入机关,我虽然没有和你时常联系,但每当夜深人静时,不觉会想起你我过去的故事。总想有一天,我会走到你的面前,和你笑着畅谈友谊。

  六

  当我脱离了繁杂的秘书科工作,当我出完自己的一本小书,当我的孩子上了初中,我开始找寻你的踪迹。是那位打电话的小学弟告诉了我你的电话号码,我马上照单打了过去。我没有考虑你此时的心情状态,过不几天就驱车去看你。那天我拿上了一位朋友送我孩子的学习机,心想你的孩子也该到了上初中的年纪,惹我儿子哭了几天鼻子。我还带了一张自己喜欢的山水画,那是我别人拿钱不卖的爱物。我知道我们之间不需钱物表达,但总想我拥有的,尽可能带给你一些,让你分享我这些年的过程与果实。但见面的那场晚宴,你深深刺疼了我,你找了两位有地位的新朋友陪我,你反复告诉别人,我们在一起时关系一般,我去看你好像是巴结似的攀附关系。虽然那晚我一直在笑,但血里的冰霜已经降温凝聚。

     七

  一晃又是六年,我的儿子已从初中生升入大学,这期间我还时常想起你,记起那晚告别时你说的有空会来看我,我在等,不等你真的能来,盼望你那天忆起了打个电话,但你没有。并且我知道,因我们两座小城距离很近,你常来我县游玩,我们的熟人曾向我谈起你的许多故事。每当有我小学、初中、高中的旧好找我有事时,我的脑海里有时会闪过你的影子。我是旧时同学中为数很少在机关工作的之一,我不因他们是一身土、满嘴口头语的农民工或下岗者就看轻他们,我觉得比他们或许多喝了几年墨水,更多的则是比他们多了几分机遇。没有机遇,我们或许远远不如他们有为殷实。

   八

    这个冬天真冷,电视上说是多年不遇。今天是你家老人的殡日,我就站在窗前,合掌表达自己的哀思。对老人,我印象不深,并且他已近八十,算是寿终正寝。只是对我的没有前去,不知道会不会刺伤你?如果记忆很浅,那就真的算了,如果真像给我电话下通知的那位学弟所说,你还有些想我,那麽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冷遇,又该从何说起?你知道,我不是矫情滥情的人,朋友不多,但很专著,我投李求报,该算不上自私卑鄙?

   九

   去了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的正在过去。我刺疼你之后,或许我们真的就成了路人。不是我不想,我也不缺少些许银子,我怕我再次前去,会是一次重新受伤的开始。

    我不会否定过去,无论年少时我们曾多么幼稚位鄙,我都不会背弃过去。我将把我们的友谊,定格在永远的十七岁。

  

想我别伤我 - 平湖墨客 - 颜建国的书画评论和文学原创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