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颜建国的博客

尊崇学术性 推介实力派

 
 
 

日志

 
 
关于我

颜建国,山东东平人。出版 散文集《家乡的石板坡》 小说集《家事》、散文集《春风有约》、艺术散文集 《看画说画 》《艺与义》《文宗义脉》等六部三百余万字, 主持县校本教材《可爱的东平》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经典诵读》十七本编写, 曾获山东青年作家奖、泰安文学精品工程奖、东岳文艺奖,在《山东文学》《中国书画报》《中国青年报副刊》《时代文学》《大众日报》等发表二百余万字,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作家协会会员,数家报刊杂志专栏作家,2016年评为第二届全国“书香之家”。

 
 

关于房子  

2008-08-17 21:58:46|  分类: 心迹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建国

                                                                  

                                                                   一

   陈经理是我县某单位的经理,因工作关系,我们之间有些交往。月余前见他,忽觉有些消瘦与萎靡,问其单位下属才知,他家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老陈发妻前几年因病去世,经人撮合又续娶一妻。他和原配生有一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县城建局工作。儿子结婚不久单位新建住宅楼,因有部分优惠求购者众。儿子儿媳一时凑不足首付,于是儿子来找老陈相借。老陈为搞好和后妻的关系,当面给儿子说因其母治病花光了积蓄,房款之事让儿子自己想法解决。儿子碰壁后又到岳父家求借,老泰山得知此事亦冷眼相拒。老陈之子接连受阻后情绪波动,无人排解竟跑到县城东一小山悬树自尽。噩耗传来,老陈倒地:原来他已暗中凑起二万元,准备近日送给儿子。不料儿子意志如此脆弱竟寻短见,让他心如刀绞悔之不迭。从此,乐观的老陈心如死灰性情大改,一月下来人瘦如柴乌黑的头发变成花白。

                                                                      二

 

     老吴是我刚工作时那个单位的同事,记得几周前回家,母亲叹息一声后问我:知道不知道老吴的事?我问老吴咋了?母亲又叹口气说:老吴和他媳妇一块没了。

    老吴在单位上班,妻子在家务农种地。他们有一女两儿,大女早已出嫁,两个男孩经夫妻俩苦攻考上大学,去年刚刚参加工作。两月前两儿子居住地新建商品楼,未过门的儿媳提出买上房子才可领取结婚证完婚。两子打电话告知父母消息,老吴两口马不停蹄求亲告友,几天下来才筹到三万元离几十万元之数尚差甚远。老吴之妻意志不坚,心想本以为供完大学就可卸担歇脚那想更重的担子还在后头,思之又思顿觉无路可走,她那时正好一个人在农田打药,万念俱焚后她趁四下无人喝下半瓶农药,当有人发现时早已名归黄泉身体僵直。老吴在借钱回家的路上知道此事,他见爱人已死也心生短念,在人们慌乱失措中他触电而亡。族中之人虽怪老吴两个儿子因买房难死父母,但因其姐相劝再加人们不愿看到新的悲剧,于是电话告知二子其父母煤气中毒身亡。在老吴两口的葬礼上,其二子哭声甚惨,见者流泪,不知是否有人暗中透漏了事情真相?

 

                                                                  三

     一日我正在街上闲走,忽然“唰”的一声一辆奥迪车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下来一尖脸猴子。浓眉大眼,手长腿长,不是刘树宝那小子是谁。我们是高中同学,毕业时我考上大学他则到工厂上班,我工作时他因所在的企业倒闭以在路边修自行车谋生。我每次路过他修车的地方,只要有空闲便停下和他闲聊一会。每当我向他说起上班挣不几个工资时,他都要羡慕地说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们还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那像我一天不干都无法度日啊?听他此话我才心生宽慰。去年春在街上突然不见了刘树宝的修车摊子,问见过他的同学才知因其一表哥到邻市当分管城建的副市长,刘树宝摇身一变成了其表哥当后台老板的一空壳建筑公司经理,没想这家伙就这样平步青云大发特发,很快成了富甲一方的款爷。我问走下车来的刘树宝:“你还认得老同学啊,你小子真是时来运转,挣钱简直比拾钱还快。”他大嘴一张咧到耳根子说:“那可不,有咱表哥罩着呢,没他撑着你说我能干成啥?我有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我说回来了我为你接风洗尘吧,他小头一摇说:“不行,今天有要事,是关于一个楼房招标的事,忙过这阵我请你吃海鲜,除外再加洗桑拿。”说完,他两手向我一抱,急匆匆地钻进那辆乌龟壳车里,“嘟”的一声又没了影子。

   看着刘树宝远去的身影,我的脑子乱了起来。我不知道应为老同学的暴富悲哀,还是应为他的发迹欣喜。他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并不仅仅代表他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3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